「萬能雜貨店,超乎想像的書店。」這是《放哲學》一書中給予永業書店的定位。

永業書店鄰近金華國小,常駐在永康商圈。店門前擺著的扭蛋機,看起來有點陳年,裡面放著公仔、彈力球、紋身貼紙,相較於便利商店外的扭蛋機更為親民,轉一次只要 10~20 元。一走進裡面,也有各式各樣小型玩具,方便主力客群(小學生)挑選。

不過,現在最吸引國小學生的東西,是店裡的 6 台電子遊戲機:偶像學園、寶可夢、百獸大戰、妖怪手錶、萌學園、星光樂園。「很多小孩假日會跟爸媽說要吃永康牛肉麵,其實都是為了來我們這玩遊戲、逛書店。」

永業書店創辦人周清永本來是玩具批發業務,專門將玩具賣往各個小書局,後來乾脆自己開書店,招牌上寫著「圖書、玩具、文具、禮品」,做起自己的生意。從 1989 年開了 10 坪的小店,365 天全年無休,之後因緣際會遷往現在 60 坪大的一樓店面,並逐漸擴充品項,現在連 3C 用品、生活雜貨都找得到,一樓和地下室擺滿商品,總數加起來近三萬項,「書店裡面堆的產品,加起來的價值就破千萬元。」

賣書難,賣玩具、文具也沒想像中容易

這幾年書店的風雨飄搖,用數據來談最為直接。

周清永說,以前在玩具公司負責台北區的業務多達 12 位,一個人負責跑 200 家店,表示那些年,最北從宜蘭礁溪、最南到桃園林口的範圍,有 2400 家小型的書局和文具店,「但現在縮減到剩下 1/3。」

就連永康商圈的金石堂都賣起伴手禮,就知道書籍和文具市場有多難做下去。「網路書局會影響,但少子化還是關鍵。加上年輕一代的閱讀習慣改變了,以前文化人士看到新書就會買,回家不一定會看,可是這種人慢慢消失,基本採購量降低,書店就不能只靠賣書和雜誌。」

可是,賣其他東西也沒想像中容易。

文具、禮品、玩具的週轉率不高,每一次進貨都像是賭博,投入大量的資本後等著客人上門,押錯就容易週轉不靈。之前黏土有紅過一陣子,許多書店跟風進了各種黏土類玩具,「結果新聞爆出黏土裡面可能含重金屬、塑化劑、有毒物質,雖然你的商品不一定有,一樣會滯銷。」面對這種賣得慢的產品,只好祭出折扣或是打包成福袋銷售出去。

周清永觀察,能長銷的產品通常是可以代代相傳的玩具,例如戰鬥陀螺就更新好多代,來買的小孩,都是因為自己的叔叔、爸爸小時候曾經玩過,也會願意購買。「這種產品很厲害,可以在基本款上不斷更新玩法,吸引新的小朋友。」

面對小偷的哲學:一次悔改的機會

《東京本屋紀事》作者吉井忍訪問十家東京書店,提及書店經營的麻煩之一就是小偷。老闆在結帳、補貨、招待客人的同時,都要能夠分神留意,也算是必須練就的技能。因此,忍不住問了周清永,店裡會不會有小偷啊?

「有啊!」周清永透露了好幾段偷東西的故事,有些穿西裝、打領帶的大人,或是看起來乖乖的小孩,還是會因為一念之差,隨手拿走不屬於他們的東西。

一開始,周清永都會直接撕破臉,說要送警局,讓對方當場認錯、交還商品,「但被我當場戳破後,這些人都 20 年不曾回來消費。」倒不是說想賺這些人的錢,周清永希望,那些曾犯過錯的人,能有改過自新的機會,真心悔改、勇於面對,自然能夠再次抬頭挺胸地走進書店。

後來,他發展出一套面對小偷的哲學:給對方改進的空間。

他先把偷東西的人叫到書店裡面,狠狠地罵,但罵的過程裡找機會稱讚對方,像是「你一臉就是要當立委的樣子,怎麼可以偷東西?」再強調「老闆希望你可以改過,不要再犯,之後再來店裡玩,我也不會追究。」鼓勵對方改過自新。這下子,偷東西的孩子都敢回來,書店依舊是他們的小天堂。萬能雜貨店不僅進了各式各樣的貨品,也收納了各式各樣的人。老闆周清永,意外開展了一個「超乎想像」的空間。

現在,周清永慢慢退出書店管理,放手交給兩個兒子經營。書店門口的跑馬燈寫著,歡迎使用支付寶、街口、微信,並掛著紅布條宣傳自家網路書店。顯然地,永業書店將持續進化,在永康商圈裡,繼續做那個小孩喜歡逛、大人常來買的萬能書店。

採訪:Layu

撰稿:Layu

攝影:兄弟項

書店 文具 玩具 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