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出國唸過書,百分之百 made in Taiwan,妳的問題可能是針對一般音樂家的想像,但我不是,其實我的資歷很簡單,就是小學畢業之後考上國中音樂班,國中音樂班畢業考上國立藝專,但因為愛玩多唸一年,所以總共讀 6 年,畢業之後當兩年兵,當到一年 11 個月、退伍前一個月有人跟我說 TSO 招考團員,所以我準備一個月,沒想到也讓我考上了,我 23 歲進樂團,26 歲就坐上首席的位置,陳秋盛老師是提拔我到今天這個位置的人,我很感謝他提拔我。」
 
採訪到一半時,姜智譯老師忽然轉了轉眼睛說:「Okay!」然後微微晃著手中的 TSO 鉛筆,以韻律感十足的語氣整理簡歷給我們聽。到後段又越發覺得姜老師其實一直都在心中組織堆疊接收到的問題,對答如流的同時,默默分析與談者的想法。
 
 
姜智譯,1975 年次,魔羯座,現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首席,畢業於秀山國小、仁愛國中、國立藝專(今台灣藝術大學)及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研究所碩士班,除了在樂團演出,近期也指導過炎亞綸和修杰楷在偶像劇《給愛麗絲的奇蹟》拉小提琴。
 
王子類型的人物吧!在前往市交的路上,我跟俏搭檔打趣地說官網上放的通常是最好看的照片,本人應該有落差喔,然後兩個女孩子促狹地哈哈大笑。其實「細緻的禮服和拉提琴的英姿」真正讓我感到不安的,是腦中對樂團首席的刻板印象:拘謹矜貴的紳士嗎?希望老師能親切點。
 
http://thumbs.boardme.net/thumbs/editor/swfupload50469b5d6fcdb?size=600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成立於 1969 年,隸屬於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電梯門打開,唯一看見的是個穿著帥氣牛仔夾克的男子,他站起身將包包甩到背上對我們微笑示意,耳上綴的銀環熠熠發光。儘管稍後姜老師多次提到自己是個不善交際的人,從他的銳利眼神、大方氣度、有力道的談吐,以及相當具感染性的爽邁笑聲,著實在在讓人驚豔。
 
http://thumbs.boardme.net/thumbs/editor/swfupload50469b5da0a1c?size=600
▲收相機前的側拍照,畫面最前方的紅影子是老師採訪時把玩的 TSO 鉛筆。結束採訪時,拿起筆問已經走在前頭的老師是不是忘了拿?老師說:「不是我的,只是講話時手上拿著東西比較有安全感。」然後又一陣爽邁的笑。
 
把握天份苦練,邊練拉琴邊看電視
 
姜智譯的父母也是將夢想投到孩子身上經營的例子,雖然經濟不甚富裕,仍積極栽培三個小孩學音樂。他是 YAMAHA寶寶,四歲時在母親的安排下開始學習鋼琴,到了小學二年級,有天姜智譯在路上被一個提琴盒的男生吸引,那時他還不懂什麼是小提琴,只是那只琴盒讓提著琴的男孩成為茫茫人海中的亮點,「覺得好瀟灑!開始想像自己也提著琴盒的樣子」,於是姜智譯每天吵媽媽讓他學小提琴,吵了一年之後,小學三年級開始同步學習小提琴。
 
許多老師的肯定讓媽媽看見姜智譯的天份,她決定嚴加要求兒子的練琴時間(每天小提琴練習 2 小時、鋼琴 1.5 小時,假日則要花雙倍時間)。「我媽每天陪我一起練,不然依我的個性不可能,我小時候是過動兒,沒有學藝術今天不可能在這裡。」「最辛苦的一部分是你要忍受門外的花花世界,要關在自己的世界把琴練好。」
 
「我很小就知道自己有天份,我都看電視練琴,而且難聽死了,家人都覺得很奇怪,也從來沒聽我完整拉過,直到坐在觀眾席上才知道,喔,原來這首曲子長這樣子。」

什麼是好的基本功?從容優雅、游刃有餘
 
「我的老師們都非常好!自幼受劉賢灼老師啟蒙,劉賢灼老師在我小學給我非常嚴格的訓練;國中三年、國立藝專五年到現在,都還跟得過國家文藝獎的廖年賦老師學習、聯絡,他也非常嚴格。
 
學音樂的基本功就和練武的人下盤一定要很穩一樣,好的基本功不論多困難的曲子,拉起來都不會讓人看起來覺得很難、很吃力,好的基本功代表內功很強,就是從小花很多時間紮馬步。」
 
「比較難的曲子譬如帕格尼尼小提琴協奏曲(Paganini - Violin Concerto)韋尼奧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Sinfonietta Cracovia, Henryk Wieniawski - Violin Concerto),還有很多需要在 5~10 鐘內表現非常多個性和技巧的小品……這個講下去真的很複雜,你可以觀察表演者是否專注在某隻手上、是不是看起來很辛苦?基本功好,不管表現難度多高的曲子都能同樣從容、不急不徐、游刃有餘,同樣表達出味道、非常優雅,這代表已經駕駛技術了!」
 
◎Csárdás 查爾達斯舞曲(Violin : 姜智譯 Harp : 李哲音)

 

創造與熱情,你的藝術斷奶沒有?
 
姜智譯從 16 歲開始教第一個學生,以「引導」做為主要教學方針。
 
「教小朋友必須放下所有頭銜和自尊,小孩子不懂市立交響樂團首席有什麼了不起,小孩子是很直接的,而且有時候國小、國中 6~70 個學生一起練團,面對這麼小的學生你要跟他玩、用他們的口氣跟他們講話,他跟你沒大沒小、沒頭沒腦,你不要跟他認真,也跟他沒頭沒腦;當身邊的大人都不會這樣做的時候,他就會想要親近你。」
 
「我的小朋友們都很親近我,就像朋友一樣,但一旦上課、琴拿起來的時候,他們就開始發抖,可以區分那條線在哪裡、給他們無形的壓力。我不會罵人,學習是你在學,不是我在學的,我撥時間給你,你要感恩。」
 
「我的生命熱情表現在音樂裡,在音樂這個領域,我會小提琴、中提琴、指揮、薩克斯風、其他管樂,也在錄音室幫歌手錄過音、Live Bar 演出,這些都可以讓我對古典不斷產生熱情。」
 
http://thumbs.boardme.net/thumbs/editor/swfupload50469bd534f18?size=600
 
姜智譯表示,歐洲人生活隨處是藝術,文化滲透於建築和講話方式上,由於是外來文化,東方人演奏古典音樂多了一個手續要去瞭解他們的生活,先融入該民族的生活情態,自然能拉出曲子本身的風情。
 
「各民族的音樂為什麼有特殊性?從講話來的!發音的方式、位置、共鳴、講話抑揚頓挫…...你聽法國人講話再去聽法國的音樂,會覺得很像;你去聽德國人講話再聽貝多芬、布拉姆斯的音樂,每一個字、每一個音節都很有份量,你只要去理解他們怎麼生活的,就知道怎麼研究他們的音樂!」
 
「所以東方人教東方人那教不來的!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很少教學生,因為我覺得教不出學生完整的音樂,我可以教給你技術,但我的音樂你沒辦法模仿,我也沒辦法告訴你要去模仿我的音樂,你要去體會,多聽、多拉、多看、多到全世界各地多走走,不要想說要去旅遊或拿學歷,待個10 天、一個禮拜、一個月,真的進入人家的生活,再來告訴我你懂人家的音樂。」
 
「我教學用引導,不要給太多指標性的東西才不會教出機器人。學藝術的很明顯,琴拿起來就開始想怎麼拿、老師以前怎麼教我,這表示你還沒斷奶,不敢創造,創造是現在教育最缺乏的。」
 
http://thumbs.boardme.net/thumbs/editor/swfupload50469bd573eeb?size=600
 
TSO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官網:www.tso.taipei.gov.tw
FB:Taipei Symphony Orchestra 北市交
 
【撰文:蔡舒湉 Lakeisha/攝影:黃聖雯 Poppy/圖片協力:姜智譯、T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