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話是一時,殘酷才是解藥


練習小提琴相當講究音準,姜智譯老師說要把一個樂器練得悅耳要花很多時間,這就是為什麼人家說台下十年功。「樂器講白就是個人內心想法的延伸,這是蠻困難的事,要把樂器練得像生活一樣。」在創造自我風格前,姜智譯認為必須先找到自己,認識自己的優點,尤其更要能夠接受自己的缺點。
 
「認識自己是非常殘酷的過程,要進步必須先踏出這一步,人都喜歡被誇獎,有些人是因為讚美跟鼓舞而能夠生存,相反的,有些人是因為自卑和挫折能夠成長。」
 
「站在舞台上,黑或白自己最清楚,好或不好自己最知道!奉勸學藝術,尤其是站在舞台上的人,好話是一時的,也沒有人可以告訴你有多不好,自己在台上的表現自己最清楚,千萬不要相信恭維,那是人情世故公關話,很早就要懂得面對自己的缺失並且有勇氣處理它。」
 
「我們這一行將來出路很狹窄,大家都是踩著別人的肩膀往上爬」,因為位置、名次都只有一個,同學、朋友多半都是競爭者,「交情能有多深?」
 
姜智譯表示過去自己比較孤僻驕傲,因為練音樂從小閉關,過去相當怕生,直到進入藝專的大熔爐雖逐漸改善,也僅限於女生(學音樂以女孩子居多),「我入伍(國防部示範樂隊)後心想完蛋了!前 3~4 個月完全不知道怎麼應對。」
 
就算是現在的姜老師,覺得自己人緣不錯,但還是不太知道怎麼跟人相處,「我不知道怎麼應對、不知道是否得體、講話太直。」
 
▲TSO演出活動海報。(via
 
入門篇 - 用情緒去感覺
 
「古典音樂會最難就是踏進一次很難再踏進第二次,這真的要非常專業,等於是一門課,聽古典音樂的觀眾其實很勇敢。」
 
姜智譯老師接著談起,對於不熟悉古典音樂知識的人,在入門階段只要覺得音樂好聽就好,用情緒去感覺,不用花費太多力氣去理解,「假如這個音樂會會讓你想睡覺,那就睡吧!因為我也是這樣,能夠帶動你的情緒、感受到情緒的拉扯,那就是很成功的音樂。」
 
「人家說外行看熱鬧,那就看熱鬧吧!假如你聽不懂就用看的,看一個演出者在台上是否表現優雅,在觀察動作中還是會有一些收穫。」
 
姜智譯老師建議,可以透過瞭解音樂家生平,將他們偉大的地位從高處拉下,當成是非八卦聊會更有趣;音樂就從近代、感染力較強的先聽,有興趣再繼續往前推、往前找,會比較簡單。
 
浪漫&國民樂派
如柴可夫斯基浪漫主義音樂,或後期 18~19 世紀國民樂派較浪漫的旋律,或熱鬧的新年音樂會。
 
小約翰.施特勞斯〈藍色多瑙河〉圓舞曲

 

民族樂派
如蕭士塔高爾契、德弗札克,較貼近人心也具多樣性,富想像力。

德弗亞克-交響曲第 9 號 新世界-第四樂章

 
古典非小眾,音樂簡單化
 
姜智譯老師認為,其實不只是歐美日韓普及古典音樂,他以「台灣學樂器的小孩很多、學校也都有樂團」說明古典音樂在台灣也不是小眾,只因為台灣缺乏人口,真正會踏進音樂廳的人太少。
 
「熱愛音樂的人為什麼踏不進音樂廳?因為我們的藝術教育做得不夠好」,美術、音樂為五育之一卻常被學科犧牲,「一天只有兩佰塊可以生活的時候,娛樂永遠是放在最後的」,「你買票我們就在台上表演給你聽,我們也是服務業,只是剛好興趣是職業。」
 
「要讓這個環境本來就有這個東西,而不是要哪個人在做,要放開,音樂就是這麼單純,我們所做的就是簡單化,只是希望未來有一天古典音樂也像流行音樂那樣簡單,是人的關係讓它變得複雜,因為不常接觸它,要讓市場充斥這個音樂,簡單化!」
 
http://thumbs.boardme.net/thumbs/editor/swfupload50469bd6936e5?size=600
 
「因為音樂是從心裡、腦袋出來,你怎麼想才能創作,先認識自己、開發自己很重要!」「我講話非常直,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我不會因為你而違背我自己,我還是會很勇敢的做我自己。」

用你的風格建立你的道路
 
對於未來,姜智譯老師希望貢獻大環境,多拉拔年輕人。
 
「刺激他們、逼他們勇於改變,不要窩在溫室,你們永遠只在模仿別人的路,這不可以的,因為別人已經做得很好啦~用你的風格建立你的道路,而不是用別人的道路規範你的風格。」
 
「人生苦短,把握現在!」
 
http://thumbs.boardme.net/thumbs/editor/swfupload50469bd61c0b5?size=600

TSO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官網:www.tso.taipei.gov.tw
FB:Taipei Symphony Orchestra 北市交
 
【撰文:蔡舒湉 Lakeisha/攝影:黃聖雯 Poppy/圖片協力:姜智譯、T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