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了很久的旅行,總會因為一些毫不相干的事而作罷,有時候很無聊,有時候相對嚴肅,但總之是無可奈何的了。我們坐在房間裡潮溼,反覆掀開然後捲曲,流掉大片大片的假期,像一對在海邊分娩的蛞蝓。
然而這都無所謂,真正令我在意的是,宇宙到底是從哪裡窺視我們的?

撰稿:詹欣穎

攝影:詹欣穎

Bio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