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情有終點

我們將理所當然地選擇離去

為了已經消失的慾望

 

所以我們總在路途上

準備出發而張望」

——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柯家洋

「一旦開始,就在通往結束的路上
即使如此
也寧願捕捉那些摩擦出的點點星火
將自己燃燒
愛情,害人不淺的東西」
——Frandé 法蘭黛樂團 Fran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各自隸屬於不同樂團,在裡面寫詞、作曲、歌唱。2013 年10 月,這兩個樂團 Frandé 法蘭黛和南瓜妮歌迷俱樂部,將一起站上 Legacy 的舞台,為了愛情吟唱。
Fran 說,「愛是什麼」太深又太難,她到現在還未能參透。但若要為愛情找一首歌,那就是王菲的〈你快樂所以我快樂〉。「求之不得 求不得 天造地設一樣的難得/喜怒和哀樂/有我來重蹈你覆轍;天曉得 不問為什麼 心安理得」,恰恰是描述著愛情真正的模樣。或者,也像是莫文蔚〈午夜前的十分鐘〉裡寫的「放縱記憶像鐵路越拉越長/沿著你的氣味 虛構我的方向/不能自已 不停止」,愛情就是兩個人間彼此的舉動相互影響。其實,Fran 在自己的歌裡寫下各式各樣的情感,只有她知道發生了哪些故事,但隱晦蜿蜒的歌詞表述,讓每首歌都像極了對愛情的描繪。
「那我懂你意思了」主唱修澤曾對 Fran 說,她創作的歌詞既直白又赤裸。柯家洋笑說Fran曾在〈可是啊〉裡直言不諱地寫下「我愛你」作為歌詞,相較之下他的創作倒是顯得迂迴。如果要用一首歌來表述愛情,他會選黃小楨的〈大溪地〉。「約好住在漏水的公寓 一起接雨和拖地/等天放晴 到大溪地 或在家裡/你看(著)我睡醒/也許陽光透過玻璃上凝的水滴 好安靜/不需多說一句」歌詞裡寫的情境就像是日常生活的場景,但都有著兩人相愛的默契。「那種可以正視情緒,知道自己身處熱戀的人,是勇敢而美好的。」柯家洋的歌詞並不直接和愛情相連,就像他在〈我多麼想成為你的鹿〉裡,用鹿替代了戀人間的倚靠,畢竟愛情,只要彼此知道就好。
對愛情的不同看法,就像是兩人對創作或生活的不同解釋。Fran 的愛情典範是哲學家沙特與西蒙波娃的愛戀。兩人是彼此的理想對象,卻不互相羈絆,各自都能擁有自己的羅曼史。但他們從不欺瞞彼此,跳脫情侶間常有的摩擦,用最純粹的情感作為彼此的戀人。Fran 說,創作者捕捉的靈光就是日常生活裡和親朋好友間互動或接觸到的事,如果和戀人間都能毫無隱瞞,或許創作內容就能寫得更為直白,讓歌詞講出更多內心想說的事。
但柯家洋卻認為失去對彼此的(佔有)欲求,那就不是愛了。「愛從來不可能是無私,」如果愛情有終點,那絕對不是結婚,而是彼此失去渴求後的離去,否則,你就還在愛的道路上。柯家洋認為自己是比較任性的人,都是從自己的解讀出發,做出自以為對對方好的表現,這都體現在愛情生活或寫歌創作裡。
談起自己的歌,Fran 推薦歌迷以第一張專輯《受寵若驚》裡的〈親切〉陪伴戀愛生活。「你越對我陌生 就越親切/真的有什麼特別/多少的感動一瞬間 我多陶醉;如果情感發生的瞬間/是我拿期望來重疊/是不是你 是不是我 也無所謂;可不去愛/不愛/我 怎麼存在」這樣的淡然的情感態度,是法蘭黛樂團少數以正面態度看待感情的歌曲,特別適合用來陪伴。
對柯家洋而言,他特別喜歡南瓜妮歌迷俱樂部的〈微光〉。「俯瞰水中的自己/懷疑是否仍獨特而透明/跨越了那一片擁擠/我正試著讓自己清醒;當你說你願意陪著我流浪/我看見了你眼中的微光/世界上也許沒有任何地方/擲棄我們的憂傷。」這首歌就像在講每個人面對感情時,渴望得到的光芒。他曾和朋友聊起自己很喜歡〈I Will Follow You Into The Dark〉這首歌,內容說著自己追尋戀人的腳步走進未知的黑暗,但朋友卻認為任性的他才是真正在黑暗之中,期盼哪天有個人可以依循而來。「每個人在感情中,都像是那個黑暗,期待有人點一盞燈,帶著你走。」柯家洋說,大家也能當那個點燈的人,照亮世界。
這次的合作以愛情為名,Frandé 法蘭黛樂團和南瓜妮歌迷俱樂部會改編彼此的經典情歌,或許可以在他們的演出中,感受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愛情詮釋,從中找到生活的共鳴。

活動預告:
10 / 04(五)【好聽推薦系列】謝欣穎 × 柯宇綸的本月私選: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 Frandé
10 / 25(五)20:00【隨波逐流我不介意】Frandé 新專輯發表演唱會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採訪:YURiA

撰稿:YURiA

圖片提供:法蘭黛樂團、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休閒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