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及你我結霜靈魂相互進出,分離使我如履薄冰。此刻,我想你正在八小時外的遠方,對生活仍抱持著與我同樣失溫的信仰;我想你在故鄉冬陽下,睫毛才在風中打了顫、指間便抖落海藍色的煙灰。當你掀起較薄的上唇,彷彿將要講話,我的思考卻突然凍傷。

撰稿:潘怡帆

攝影:潘怡帆

Bio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