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一個台灣字型設計團隊「justfont」,在網路上發起「全球第一件中文字型的募資計劃」,希望以群眾集資的方式,開發出一款台灣原生的全新字型:「金萱」。
字體是一種文化的容器,然而近幾年來,台灣字體界鮮有新作,多數設計常用的漢字字型多來自日本、香港與中國;但由於盜版猖獗,字型從業者也往往需要靠著對志業的熱情,燃燒勞動條件的不足。
justfont 團隊變有鑑於此,打造出一款混合明體與黑體風格的新字型「金萱」,希望藉此引起大眾對字型產業困境的重視。而除了字型集資以外, justfont 團隊本身也早已在字體圈耕耘一段時日,除提供全球第一個中文字體的雲端服務以外,也不間斷地舉辦字體課與字戀小聚的實體活動。
金萱上線將滿周月,迄今已累積超過兩千多萬、七千多人的支持,而在集資結束前,有幸專訪 justfont 團隊,理解他們對文字的熱度,與一路以來的冬寒與春暖。

Q:首先想請問台灣的字型產業困境?
A:台灣整體而言,不管是對字體、或是整個設計產業的專業,都並不重視。其實中文字型工作者處境都很類似,例如做信黑體的柯熾堅老師,花了七年開發這個字型,他卻很難靠這個維生。
這對一個字型產業――如果我們真有這種產業的話――是可悲的。這麼資深、這麼好的設計師,全心全意地投入字體設計,卻沒有應得的回報。後輩有鑑於此,又怎麼敢投入?,一直以來不是只有我們,也有很多人在默默做字型設計,但是卻沒有被看到,這非常可惜。
同時大家普遍把字體當作一件「很簡單的事」。認為字體只是線條、版面拼湊而已,但在電腦發明前,其實每件事都有特定的職人在負責,招牌、字體、排版的職人。但現在是概念普及跟不上科技普及的速度,大家不知道字體有更漂亮的使用方式,習慣用電腦內建的黑體或明體,將就可以用就好。我們希望從金萱開始,開始培育對「字體」與「設計」專業重視的環境。

Q:為什麼要取名「金萱」?
A:其實命名是很有趣的議題。例如歐美字型的「Helvetica」,是以中立國家瑞士的拉丁文 Helvetia 的形容詞格取名,符合當時現代主義標準化、規格化的需求。或是「Futura」也很明顯有未來的意味,彼時在 1920 年代時全人類都在往機械時代邁進,心理狀態是「我們跟以前不一樣了,是工業發達的文明」,所以 Futura 也可以說就是一種具體化的時代精神。
而在台灣的中文字型,早期取名像是一號宋體、二號楷體,其實很大方好懂,跟台灣人的性格很像。但我們生在現代,則應該可以多注重一點,要想如果一接觸這個名字,會給人什麼聯想。像柯熾堅老師的字型命名就很美,「儷宋」或「儷黑」的「儷」,代表著「美麗的一對璧人」,這個命名在當今中文世界沒有人可以超越。
而取名金萱,是因為金萱是台灣自己交叉培育出來的本土茶樹品種,若做成烏龍茶的發酵程度也介在中間,和黑明混合的字型風格很像。我們確實曾經也在烏龍、鐵觀音等其他茶種間來回選擇,後來選擇金萱作為我們第一套字型的名稱,是因為筆形硬朗如「金」,但呈現優雅的韻味則讓人聯想到「萱」的茶香氣。

Q:為什麼一個社會會需要字體設計師?
A:文字背負太多精神與文化意涵,你設計出了某個字之後,他會存在很久,甚至在意想不到的用途上都會一直使用。說是素材、說是文化媒介也好,字型都在建構出整座城市的風貌。公車、招牌、任何有字的東西,都有字型在背後支撐。
而不同的字型會傳遞著不同訊息,例如日本有個雙人平面設計師組合「大日本タイポ組合」,他們實驗在作品中把照片中的文字都抹掉。呈現給「習慣了現在充斥著文字與字型的我們,體驗一個無聲的世界的感受」。最嚴重的結果在超商你只能看到商品的包裝與顏色,卻無法知道產品本身內容物是什麼,或不同廠商想強調的產品特色。字型不僅承載著訊息,也承載著情緒、脈絡、情境的重要性,會帶來不同風格與視覺印象。
所以設計師就很像導演,字體就像演員,並不是每一個好演員都適合、都能演出每一齣戲,例如康熙字典體就是古裝,跑到一些現代場合就會顯得奇怪。我們一直強調「沒有錯誤的字體,只有錯誤的場合」,所以設計師需要定義好用途場合以及找到對的搭配。

Q:為什麼要走群眾集資?
A:當初提金萱的募資計劃,跟我們很好的前輩不看好,覺得我們不超過三十萬,他們覺得在台灣不可能有人付錢買一套字型,台灣其實並沒有付錢購買字體的習慣。群眾集資的好處就在於可以先測市場水溫,可在字型開發早期,就知道大家是否喜歡這套字,不用等一兩年必須將整個字型開發完成後才知道市場是否能接受;更重要的是,藉由募資可以讓個人設計師或小型團隊,不至於因字型開發的投入成本過高而卻步,這代表的意義非凡,相信後面幾年會有許多台灣小的字型開發團隊,以這種方式募籌資金開發更多的字型。
當初設定一百五十萬不是字型開發的成本,而是覺得我們募資努力可以達到的金額,其他部分由我們自己來補足,就算沒能籌到足夠的金額,我們也會繼續完成這套字型,但如果錢不足夠,我們就需要分心在其他部分,來補足字體開發的花費,是無法專心的;而金萱這次獲得不錯的成績,除了開心獲得許多肯定和支持,也表示承諾跟責任就更重。而除了把字做好之外,更希望吸引更多設計師投入字型領域,趁這一波要拉其他人起來。我們這次會藉著這筆資金,做很多以前因為沒有資源做不到的事。

Q:網友質疑「金萱」與教育部的標準體寫法(台標)不同?
A:台標一直是沒有共識的議題,尤其在印刷字型上。三十年前教育部的「台標」制定,不管是印刷廠或是書法家,全部人都驚呆了。這個標準沒有和民間溝通,都造成大家很大困擾。
教育部的「台標」的意義只能用來學,可是無論閱讀的舒適性或美觀,都還是該用印刷體的標準,就像是依照台灣標準的新細明體,細看會發現字的平衡和美感被破壞。我們還是很開心大家能開始對字體關注,就像是前幾次重要的社會議題,都是透過事件來引起大家關注,開始關注手寫字或印刷體的美感。
而即使在日本,標準體的議題也有很多爭議。每個國家都有不同標準,有時官派標準並無法反映時代,在日本也有學者說,真正的標準體應該要參考歷代書法家的字體。又比如說日本現在寫法參照康熙字典的寫法,天空的「天」上面是長的,因為在康熙字典裡天的上面是就長的。所以到底有沒有誰才是真正標準?我們覺得並不盡然。

漢字的源流相當長遠,在不同時期因為考據資料不同,在字的寫法上也會有不同的見解;如果以遵循教育部寫法標準就是代表正統,是排除異己的說法,是不太恰當的;其實對我們而言,遵循台標是最簡單的,但我們無法接受製作金萱這套字型時,明明是印刷字體卻以手寫的風貌呈現,這不是我們要的結果。但我們會利用 opentype 的方式,可以容納較多的寫法,也是想要讓大家在這個議題上儘量客觀,並容納不同的建議。

(justfont 團隊成員:葉俊麟、蘇煒翔、曾國榕)

採訪:簡維萱

撰稿:簡維萱

攝影:李晨瑜

資料提供:貝殼放大

圖片提供:貝殼放大

設計 justfont 金萱 漢字 群眾募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