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機場往往是外國旅客對一個國家留下的第一印象,被視為國家門面,各國為了國家形象,無不在機場的興建上投入巨大心力和資源。不過對臺灣人來說,自家最大的國際機場卻似乎在很長的時間內都與恥辱畫上等號。機場航廈外型殊無可觀不提,漏水、停電、食物又貴又難吃、跑道不平等窘事接二連三發生,都讓國人對這個國門毫無信心。

直到桃園機場改制為機場公司,機場的軟體服務日漸改善,而歷史最悠久的第一航廈,更在 2013 年完成擴建工程,臺灣的國門好像終於比較體面了。原本的一航廈是蔣經國時代十大建設之一,完工之初被譽為東亞最現代化的機場,但卻也引發抄襲美國華盛頓杜勒斯機場(1962 年)的批評,單從外觀來看,兩者確實十分近似,側面看起來像飛揚的雙翼。但事實上一航廈沒有那麼不堪,建築學者畢光健認為,一航廈的建築師林同棪雖然有意沿用杜勒斯機場建築師沙理南的設計理念,但是在建築結構上卻另有創見與巧思,仍然是一件十分具有成就的作品(註 1)。

桃機一航廈屋頂的面積比杜勒斯更大,林同棪卻使用更經濟的方式完成,用縱橫交錯的懸索鋼梁搭建出屋頂的骨架,在鋼梁之間放入方形藻井模板,再澆灌混凝土到模板中,形成懸掛於空中的巨型天花板。這也讓一航廈的屋頂鋼梁成為內部空間重要的視覺印象,結構和視覺合而為一(註 2)。只不過當年走在設計前面的建築,經過三十年的風霜後難掩老態,再加上屢創新高的旅客量,在在讓一航廈的空間亟需大幅改造。

後來一航廈擴建案由日本建築師團紀彥率領的團隊所主導,雖然保留原來航廈的屋頂弧度,卻比以前更像向外伸展的翅膀。新一航廈最精采的部分,可能是構成鳥翅形狀的弧形鋼梁之間再搭建橫向短梁,使得屋頂鋼梁猶如魚鱗一般由上往下層疊而成。雖然新航廈的配色是相當素樸的,但魚鱗短梁讓航廈內外都可隨自然光而出現豐富的線條變化。改建後的一航廈不論裡外都煥然一新,讓人不禁感嘆臺灣終於有個漂亮的機場了。

相較 1979 年落成的一航廈,完工於 2000 年的二航廈,從裡到外仍散發著些許簇新的氣息,這座航廈由玻璃帷幕和金屬桁架所構成,大不同原一航廈以混凝土為主要建材。由於建材的差異,二航廈輕盈明亮的空間讓它的科技感更加強烈。然而二航廈很難算是傑出的建築作品,不論是外觀或內部空間都缺乏鮮明意象,簡單的四方形幾何構成空間線條,像扁扁的四方形積木堆疊起來,很輕盈的建材卻作出很笨重的感覺,或許台灣人內心深處就覺得自己飛不起來。最嚴重的問題是忽略玻璃的吸熱問題,造成這座航廈宛如巨型溫室,必須耗費大量資源在空調上面。

或許正是因為二航廈的耗能大缺點,促使政府在三航廈眾多競圖作品中選擇了最節能的一個。擴建後的第一航廈,年旅客服務容量提升至 1500 萬人次,第二航廈則有 1700 萬人次,兩者相加仍然不敷使用,政府不得不積極籌建第三航廈。第三航廈由英國爵士建築師理查.羅傑斯取得設計權,這座將誕生於未來的新航廈是否值得期待呢?我們可以先來看看理查.羅傑斯最有代表性,也是在國際上深受好評的機場作品──西班牙馬德里巴拉哈斯國際機場。

機場航廈的空間必須具備某些特質,才能讓航廈的功能充分地發揮,如流暢簡明的人流動線,盡可能縮短旅客來往航廈各空間的時間,避免迷路發生的機會。羅傑斯建築團隊在此基本需求之外,更強調航廈的節能效果和空間利用的彈性。完工於 2006 年的馬德里巴拉哈斯機場,擁有優異的空間動線,建築風格更是非常「羅傑斯」。在建築結構上,樹枝狀鋼柱撐起波浪狀屋頂,鋼梁和屋頂的結構彷彿有律動一般,營造舒服而又輕快的視覺感受。機場鋼柱依據彩虹顏色而排列,不同顏色代表了不同的登機位置,配色活潑大膽又具備識別功能,正是羅傑斯一貫的設計風格。

羅傑斯在機場波浪狀的屋頂特別開闢圓形天窗,讓陽光自然灑進機場內部,不過最特殊的設計,應該是它的天花板是用一條條竹片鋪排形成的竹幕,不僅具有裝飾功能,更可以調節室內溫度。色彩鮮艷的鋼柱和色調樸素的竹幕相得益彰,讓機場在高科技之外多了生命的溫度,整座機場既有年輕活潑的氣氛,又維持建築的環保效能,獲得世界讚譽並非僥倖。

羅傑斯設計的桃機三航廈之所以雀屏中選,也在於簡明的動線設計,至於可能被很多人視為最重要的建築外觀,則延續全世界國際機場的主流風格,以波浪狀曲線構成航廈的主視覺印象,從三航廈的模擬圖可知屋頂四個側面的主要線條都是弧型。

若只是營造輕盈、飛揚的意象,那麼三航廈就跟世界上大部分的機場一樣,要作為一個國家的門面仍嫌不足,還需要加入一些有別於其他航廈的設計,讓航廈可以傳達臺灣特性。三航廈的特殊設計,就在於它的天花板,羅傑斯希望做出有流動感的天花板。因此三航廈的天花板將會用鋼索懸吊花瓣型構件,每個懸吊鋼索的長度不一,構成如波浪起伏的平面,使得花瓣構件有如飄浮在空中的花海。

這些花瓣將會安裝 LED 燈,所以將它們視為三航廈的燈具也可以,但花瓣構件的功能遠不只有妝飾和照明而已。花瓣構件採用吸音材質來製作,可以大幅度降低空間內的噪音。花瓣 LED 燈可以根據需求做出不一樣的光影變化,讓機場的天花板充滿變化,即使只有自然光,透過花瓣間的空隙照進航廈,也可以形成有趣的光影變化,不需要額外的照明(註 3)。

花瓣與臺灣特性的連結則不言可喻,臺灣盛產蘭花,許多縣市都有享譽國際的花卉產出。花本身就是意義豐富的符號,與建築中的光影變化結合在一起,可創造出繽紛美麗又生機多元的意象。桃機三航廈將會是兼顧效率、美感、節能三大優點的機場,以此作為國家門戶,應該是值得期待的。

註 1|畢光健:〈理解尊重與創新──論桃園機場第一航廈增建案〉《建築師》(2014 年 10 月),頁 86。
註 2|畢光健:〈理解尊重與創新──論桃園機場第一航廈增建案〉,頁 85。
註 3|編輯部:〈臺灣桃園國際機場第三航站區國際競圖〉《建築師》(2015 年 12 月),頁 75-77。

撰稿:莊祐端

圖片提供:kome(CC by 2.0)

圖片來源:1 2 3

藝文 建築 桃園國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