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講堂影片:http://goo.gl/WfLXqn燈光師葉明廣 / 上)

銀幕上,夥伴與追夢的故事不外乎在兩種地方發生:日本高中生的社團辦公室、美國年輕創業者的自家車庫。銀幕下,鄰近台北浮洲橋一棟民宅的一、二樓,10 年前曾經聚集了一群有志於拍片的電影青年,他們多數是台藝大的學長學弟,其中不乏如今電影界線上的從業者,也包括燈光師葉明廣。當年的據點還在那兒,只是從共用辦公室轉而成為堆放器材道具的倉庫,葉明廣領我們造訪,回味或者說檢視這些年的拍片歷程。

這群人的第一部短片是 2008 年程偉豪的《搞什麼鬼》,辦公室本身就是片中場景,大家沒拿薪水,極其認真又克難地拍完,之後哥兒們便混在一起互相 pass 案子,但新人案量不穩定,無法單靠這個群體維生,葉明廣還是得跟著前輩攝影師們拍片,累積了一些短片和廣告經驗,2009 年開始接觸長片,參與《一個夜晚》、《眼淚》和《一席之地》後,他跟隨資深燈光師丁海德麾下,也就是《10+10》〈潛規則〉裡吳中天角色的造型範本,「他長得跟達摩一樣,真的很 hardcore,早上起來一定要洗冷水澡,不管冬天夏天。他不像傳統燈光組強悍、大嗓門,他都是以身作則,不太跟你囉嗦,我很慶幸在那時候遇到他。」當時國片環境不如現在,薪水更不寬裕,但丁師傅在生活上特別照顧助理,即使有補餐費,也一定會帶他們去吃飯。他的行事作風造就葉明廣在拍片時絕不想偷工減料的想法,好比色溫紙一般是製片方有給,燈光組才用,但丁師傅無論如何都會自己準備一堆,「現在已經不會出現很ㄍ一ㄥ的預算,但很多新人仍覺得條件不理想,又想求快,卻不管影像內容或人的素質和工作穩定度。人不是東西,沒辦法像網路快成這樣,回頭看的時候發現大家都很希望飛黃騰達、平步青雲,丁師傅讓我覺得穩紮穩打是很重要的,他是一個典範。」這是他有機會就想感謝的人,說是給了他人生方向也不為過──人要活得帥,窮一點沒關係。

那段隨師傅進門的經歷之所以給他及時雨般的感悟,遠因要從大學時期說起。15 年前,台灣對傳播科系的理解就是廣電、廣告、新聞,沒人會鼓勵孩子學電影,世新和台藝大的電視組錄取分數也比電影組來得高,他原本就讀文化大傳,大二因為拍攝招生簡介影片,朋友說侯孝賢的《戀戀風塵》和《南國再見,南國》很厲害,由於當時打工的老闆就是流氓,葉明廣看了電影,覺得片中角色好真實,拍電影似乎是很神奇的事,一頭栽了進去因而被退學,鬼混一年後才決定重考台藝大電影系。「在學校沒想過要走燈光,是因為攝影和導演大家都搶著做,搶剩下的就是燈光。」系上沒有燈光專門課程,他只能一面不得要領地摸索,又一面摸出一些成就感來,而拍片難有作息正常這回事,他甚至懷疑過這樣下去可能活不到 30 歲,家人自是不支持,常要他去考公務員,故當他面對出社會的焦慮與家庭的壓力,便窩在大家合租的辦公室裡,那並非表淺的熱血逐夢,而其實是最苦的時候。

但就如同先前製片徐國倫所提過的,正因產業尚未成熟,只要努力,現在有著比過去任何時候更多的晉升機會。葉明廣也在短短數年間長成了獨當一面的燈光師,一般而言,他的工作從讀完劇本、找出困難點開始,和攝影師討論出共同方向,再跟製片談預算和需求,他強調,資源絕對決定了風格和美學。剛開始會基於不安、急於證明自己,而一直想很難的花招,那通常會被老師傅和老助理笑,因為不理解很多事情的分寸──這樣助理會不會太累?會不會太危險?太耗時間或太耗錢?現在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控制資源,並且做七到八成正常的事,只有三成是新嘗試,畢竟「太多的 try 會讓別人恐慌」。此外,美術陳設其實左右了 90% 的燈光,而外景又是製片決定,勘景時可以觀察什麼時間光從哪裡來、樹葉的密度等等,但若是場景不好得用很多燈,甚至連打都沒得打的時候,就像煮一道菜,攝影和燈光只是大廚和二廚,食材新鮮度早已經決定結果了。

in微創 ╳ BIOS|大師講堂電影職人篇

 

近年介紹過不少新生代導演,顯現的是台灣電影青春朝氣的一面,然而新生的芽尖之下,都是仰賴無數從業人員築成枝幹,擔任強韌厚實的中堅,撐托起整座產業,該是時候令他們獲得多一些目光與關注。本系列專訪了十位術業有專攻的電影工作者,有的自片廠起步,有的是學院背景出身,資歷橫跨八〇年代至今,即使在攝製領域的職涯中他們慣於退居幕後,卻有許多經驗、故事值得以文字和影像記述,關於拍電影的種種,以及他們深愛電影的人生。
 
孫志熙
曾任《CUE電影生活誌》、《SCOPE電影視野》主編。現從事專欄與文案寫作、短片推廣、獨立製片、跨國當代藝術組織台北組頭、地下電台主持人等,擁有多重身分與很多款名片。 

採訪:孫志熙

撰稿:孫志熙

圖片提供:in微創

in微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