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講堂影片:http://goo.gl/QDajyP(錄音吳書瑤 / 上)
乍看之下,劇組是性別比例懸殊、陽盛陰衰的世界,女性從業人員似乎僅來自美術與造型兩組,在拍攝現場的確如此,然而這個產業中其實有著一個以女性工作者為主、男性很難坐得住的部門,那便是聲音後製。
高中在樂隊吹了三年黑管,後因手傷放棄演奏,但仍無法忘情音樂的吳書瑤,是在進入台藝電影系第一天就決定專攻錄音的,幾位慷慨的師長影響她很深:當時校內製片廠有位配音時代就入行的劉文斌老師,特別課外指導她們剪接磁性聲帶;梁清一老師則培養了她主動提問、自發學習的態度;長她兩屆的直屬學長,如今的知名攝影師馮信華,除作業之外也自己拍短片,在吳書瑤大一時就找她幫忙錄音,「我覺得他超有膽量,他說心態比程度更重要。」電影聲音分為同步錄音、對白、音效、環境音,交作業時,別組同學多是把音樂和對白混完就交差,她卻愛玩環境音和音效,「那時沒有人可以問,學長姐雖然會幫我,但他們也不太懂,全部是做中學,常常花好多力氣但成果糟糕透了。」每次都被老師念,但當聯合實習驗收時,老師把所有人罵過一輪,卻沒有提到她就下課了,當下她才知道,原來錄音是「做對了就沒有人發現」。
一般學生四年內大約就拍兩部片,吳書瑤由於抱著「以後再也沒機會,在學校能碰盡量碰」的念頭,無論學長姐、學弟妹的片都跑去軋,總共累計了 10 部錄音作品,但當業界人士來學校徵才時,她卻一律被「女生我們不方便帶出去」的說辭回絕,連實習機會都沒有。畢業後已經報考公務員,放榜前得知杜篤之在找後製助理,她帶著忐忑的心去面談,「第一次見到杜老師快要哭出來了,在學校因為性別關係一直被放棄,很難過,杜老師卻說他不奢求我待很久,只要我想學,他都可以教我。」吳書瑤自此開始了她的電影之路。

總有人詬病台灣電影的師徒制,但若真正認識技術組的專業如何養成,就能理解從基層爬起是再合理不過。她在助理時期每天把錄音帶整理成 wav 檔,過程中學會聽頻譜,所謂頻譜即如攝影裡的光譜與顏色;學院出身者經常有個盲點,認為必須學到一定程度才能開始做,她也曾不解,明明自己都還不到位,為何要這麼快就開始製作?她整理出十多年來的心路歷程:首先會遇到三個月的關卡,這時候操作要熟練,也要完成初步的小工作;一年後很多人會告訴你應該怎麼做,自己則會不斷懷疑何為對錯;三年後能看清工作中的問題、知道該如何調整,但就是做不出來;五年後好像都做得出來了,但穩定性不高;十年後什麼都會了,但是時間永遠不夠,一天可能要想 3 至 5 部片,尤其轉換成 DCP 數位拷貝之後,導演常常做完又想再改,一路上有無數情緒和心理上的挑戰。吳書瑤解釋,數位化之前的年代,需要八年時間在各部門跑過,始能往單一專業鑽研,因為下音效時要知道 Foley 演員能否做到、能否用音效庫或別的方法取代,完成一件事的方法不只一種;到了數位時代,流程已縮短為三年,技術工作沒有三年不會有概念、沒有十年則不能懂,「有些新人從國外念錄音回來,每台機器他都知道,但是真正叫他做他也不會,因為聲音是需要好幾年才會聽的。」在她進入後製工作室前,杜篤之一直是一人完成一部電影,收了這位女弟子後,意識到每分鐘都有人在旁觀摩見習,後來他將這份初次帶人的心得傳授給吳書瑤:透過幫忙後輩會發現自己的不足,被問要能說得出來才表示你懂。她也因此明白師傅的安排與步驟都有其道理。
聲音的製作程序是錄音、剪接、混音。錄音包括同步錄音、人聲配音、動作效果配音;剪接分為對白、音效、音樂。吳書瑤前 12 年多在錄音和剪接,近來開始負責混音。每接一部片,她先從劇本去了解導演的初始概念,但剪接後往往會和原本想法落差甚大,她因此更希望能幫導演保留最原始的 idea,不斷以 keyword 提醒自己,做完草稿跟導演討論,完成到一定程度再跟師傅腦力激盪,做整體的音效設計。過去她常執著於自身概念,無法接受修改,現在她則認為那是沒有試著去理解導演,「像《刺客聶隱娘》,剛開始我們覺得畫面那麼漂亮,一定要用相對應的聲音,但侯導一來就要求把所有音效恢復到和現場一樣乾淨的感覺,突然我發現畫面跳出來了,反而會屏氣凝神去看那麼美的影像。」通常一部長片理想的工作時程是四個月,然而僅有十天時限的超急件也不在少數,吳書瑤說,能在十天完成的只有兩種狀況,一種是錄得很好,一種是錄得超爛。(待續)

in微創 ╳ BIOS|大師講堂電影職人篇

 

近年介紹過不少新生代導演,顯現的是台灣電影青春朝氣的一面,然而新生的芽尖之下,都是仰賴無數從業人員築成枝幹,擔任強韌厚實的中堅,撐托起整座產業,該是時候令他們獲得多一些目光與關注。本系列專訪了十位術業有專攻的電影工作者,有的自片廠起步,有的是學院背景出身,資歷橫跨八〇年代至今,即使在攝製領域的職涯中他們慣於退居幕後,卻有許多經驗、故事值得以文字和影像記述,關於拍電影的種種,以及他們深愛電影的人生。

 

孫志熙
曾任《CUE電影生活誌》、《SCOPE電影視野》主編。現從事專欄與文案寫作、短片推廣、獨立製片、跨國當代藝術組織台北組頭、地下電台主持人等,擁有多重身分與很多款名片。

採訪:孫志熙

撰稿:孫志熙

圖片提供:in微創

in微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