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日本的獨立樂團 Lamp 自 2000 年成立以來,發行超過十張專輯,獨特的曲風與音樂編制一直是日本當代樂團中難以被複製的一股奇流,曾被歸類在「澀谷系」、「City-pop(註 1)」、「喫茶搖滾」等標籤底下的 Lamp,經過十多年的淬煉,今年將二度來台開唱,向樂迷們展現他們獨一無二的創作能量。

多年來致力於音樂創作的 Lamp 鮮少在媒體上曝光,宣傳、行銷更是低調,甚至在成團早期連現場演出都非常少見,因此即便是 Lamp 的資深樂迷,也沒有太多深入了解他們的機會。接下來,就以這次珍貴的專訪內容,為 Lamp 的樂迷做個今年演唱會前的暖場吧!

將時間拉回 2000 年時的日本流行音樂場景,曾由 m-flo 等樂團帶起的「澀谷系」曲風在年輕人之中的熱潮逐漸消退,City-pop 仍由 70 年代組成的 Sugar Babe 盤據最經典的傳奇角色,儘管只出過一張專輯,團員山下達郎和大貫妙子仍活躍至今,寫下無數 City-pop 名曲。同時期的日本也出現「喫茶搖滾」這個新詞,形容鬆軟輕柔,適合在咖啡廳聽的音樂。而 Lamp 新音樂的出現,在當時也免不了快速被聽眾歸類的宿命,一時沈浮於當時的日本獨立樂壇中,然而屬於他們的獨特卻越陳越香,逐漸長成今日無可取代的音樂風格。

由永井祐介(男主唱)、榊原香保里(女主唱)、染谷大陽(吉他手)三人編制組成的 Lamp 就像是日本漫畫裡主角在一段旅程上相繼相遇,等待成員受日月之潮引依序到齊,就能發動無人能擋的奇幻招式。父親曾是日本傳奇叛逆樂團「村八分」(註2)團員的染谷,在中學時偶然拿起父親的吉他,便從此欲罷不能,高中時在社團結識了小一歲的永井,兩人聊起音樂,發現彼此同樣喜愛 60 年代的音樂,而且都是 The Beatles、Simon and Garfunkel 的樂迷,不過當時個性害羞的染谷只是在心裡暗自地想要和永井玩音樂,組團的事情也僅只是心裡的小秘密。直到染谷大二那年,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了榊原,音樂興趣相投又非常合得來的三人才正式展開他們的音樂之路,Lamp 就此誕生。

成團後的第一張專輯《そよ風アパートメント201》集結了三年以來的創作能量,帶著超級有自信的態度首度出擊,迎來的卻是讓團員們失落的銷售數字(雖然實際上對於獨立樂團來說這個數字還算可以),但染谷透露當時可是帶著自卑與反抗的心情,製作了隔年推出的《恋人へ》專輯,也就是許多 Lamp 樂迷的定情專輯。

初期平均一年推出一張全新專輯的 Lamp,在 2008 年推出的《ランプ幻想》中展現了不同的曲風嘗試,為樂曲加入濃厚的和式氣味,榊原也表示從這張專輯開始感受到團員創作的變化。Lamp 的創作風格受到 60、70 年代的歐美搖滾影響,同時融合靈魂、爵士、南美音樂與日本民謠等元素,聽著 Lamp 的音樂,總會讓人不自覺的跟著擺動肩膀、腳尖也隨著輕快旋律打起節拍,每張專輯都能讓樂迷細心玩味他們精巧的音樂編制與近乎完美的製作。

其後的幾張專輯更在在展現了他們在音樂製作上強大的野心與進化:《八月の詩情》將靈魂律動帶到另一個高峰、《木洩陽通りにて》輕彈鬆快的都市節拍,《東京ユウトピア通信》則領著聽眾進入一場瘋狂的森巴音樂實驗。很多樂迷不知道的是,這樣多產且音樂層次豐富的樂團,竟同時有著上班族的身份。

直到 2014 年推出《ゆめ》後,Lamp 終止了和原本音樂公司的合作,自立門戶開創音樂廠牌「Botanical House」,為團員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改變。成為專職音樂人後,不但要學會照料自己的演出與宣傳等行政業務,也要具備靈敏的嗅覺挖掘唱作新人,如新川忠、菅井協太與韓國的公眾道德都是他們旗下的音樂新人,三人合力漸漸形塑這個音樂廠牌獨特的品格。

而談到創作方式,簡直可以用一個宅字形容 Lamp 的成員。永井稱自己是個「宅錄職人」,近期的音樂創作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完成所有東西,最後才會在現場做調整;染谷則習慣用手機錄下彈吉他時的哼唱,並且特意在作曲的一天中休息好幾次,反覆的摸索,每次的休息過後再重聽剛剛錄下的曲子,看看會不會有種「湧上心頭」的感覺,這時候就能決定該繼續還是重來。

資深樂迷可能也會發現,Lamp 歷年來的專輯封面多次使用插畫元素,無論是畫《東京ユウトピア通信》封面的漫畫家鈴木翁二,或是《ゆめ》的林靜一,都是團員們私心非常喜愛的漫畫家,透過他們之手,為 Lamp 每張專輯的裝幀帶來如樂曲般夢幻的烏托邦世界。

如果你也想念 2017 年 Lamp 在 The Wall 的現場魅力,染谷有彈性的吉他節拍帶出永井沈穩柔和的嗓音,以及榊原精靈般輕巧舒坦的棉花糖歌聲,今年夏天他們將帶著全新專輯《彼女の時計》,再度來台捲起一陣鬆軟音波浪花。

註1|City-pop 雖然一般是說 80 年代由山下達郎等日本創作歌手,受到 70 到 80 年代歐美流行音樂影響,結合流行、靈魂、民謠、爵士、和式曲調等,成為一種受外來文華影響的獨特的在地音樂風格。但也有一說是山下達朗等人早期在主流被視為旁門左道,是因為日野皓正等爵士樂手將融合爵士在日本發揚光大,影響了主流音樂,才讓 City-pop 成為一種顯學,也才有機會出現後來的澀谷系、近年的 City-pop 復興風潮等。

註2|以藍調搖滾為基底的村八分,與頭腦警察、外道樂團被視為 70 年代初日本搖滾最受爭議也最重要的三組樂團,各與毒品、左派政治活動、暴走族有關聯;雖然反社會情節很嚴重,但他們確實在音樂上作出令人震撼的作品,作品散見於各式日本搖滾百大榜單。

【Lamp "A Distant Shore" 亞洲巡迴台北場】

演出日期|2018/8/11 (六)
演出地點|The Wall 公館
購票請見此
主辦單位|SEED TOSS、LUA tpe.

撰稿:SEED TOSS、陳祖晴 Allison Chen

圖片提供:SEED TOSS

責任編輯:陳芷儀 Rachel Chen

音樂 lamp 日本 樂團 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