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張很純|小白兔 ╳ 大浪漫 ╳ PAR:究竟世界能不能被音樂改變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6.01.2020

滑遍 Spotify,還是找不到喜歡的新音樂嗎?BIOS monthly 新專欄邀請來自 PAR records、小白兔唱片和大浪漫唱片三位唱片廠牌的主理人,推薦一張他們近期的心頭好,這裡有最純最讚的專輯,解你耳朵的渴。

1、小白兔唱片主理人 KK CICADA 《走入有霧的森林》

cicada

創團於 2009,CICADA 以鋼琴、吉他、大提琴與小提琴的基本編制在台灣的獨立音樂圈獨樹一格。他們是創作場景的跨域的高手,樂團的演出游走於漂亮的咖啡廳、搖滾 VENUE,古典音樂廳;合作的創作者包含畫家、設計師、舞者、導演、攝影等等⋯⋯。欣賞 CICADA 的專輯就像預習台灣的創作舞台有哪些人物將要發光發熱。在連續三張以海洋為主題的專輯之後,2019 年《走入有霧的森林》CICADA 開始爬山了:「抱著想要創作的心情去爬山」,創團成員鋼琴手江致潔如是說。

「觀察台灣的全貌,只去海邊是不夠的」——CICADA 以樂器書寫他們眼中的海,動物,以及山。在這張屬於山的專輯中,CICADA 展現前所未有的協調性——所有器樂編排更宏觀、更沉著;還有一份成熟與謙遜,聽眾可以在樂句的空白處感受山的靜謐與神聖,和搖滾樂團熱切愛台灣的姿態不同,CICADA 的書寫更多是敘事性的,溫柔但不抒情,內斂而充滿細節。

看到 MV〈降落在金黃色草坡〉團員們行走山中,曲子結束才讓觀眾略略感受拍攝的辛苦與狼狽,爬過山的人都會心一笑。作為曾經和 CICADA 合作的資深樂迷,更推薦〈山屋裡的小腳印〉,其實三拍子小品一直是 CICADA 經常運用的創作架構,而〈山屋裡的小腳印〉無論在和弦編排,器樂分部以及音色掌握,都展現了新的高度。

2、大浪漫唱片 主理人 寺尾Budha tawings《tawings》

TWANINGS

說到 tawings,凡是有在關注東京的獨立樂團,甚至在歐美被稱為車庫搖滾、後龐克、new wave 的粉絲中,早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

形象一直都是尖銳後龐的女子四人組(現為三人)的她們,在發行出道專輯之前就已經是 The Lemon Twigs、Hinds、Japanese Breakfast 等海外的 artist 們的暖場常客,可說是一支被東京的地下文化細心呵護著成長的樂團。

這次的專輯也是耗費了極大量的時間,從不斷反覆實驗的錯誤中拾起一首首標新立異的作品,有著多樣的色彩、充滿了新鮮 new wave 感的集大成之作就這麼誕生了。

若要說得直接一點的話,現今日本的 new wave 或後龐的狀態其實是停滯不前的。在西洋音樂的聽眾之間,這個類別的音樂已稱不上是流行、也不見新的群眾更迭,甚至可以說將來的展望不甚明朗。

這麼說可能有些言重,但最大的問題就是現在的 new wave 團已經不再是 new wave,而是一昧地模仿過往曲風的樂團罷了。雖說對於此樂風狂熱的粉絲大有人在,但日本文化的惡習便是狂熱過了頭導致不知變通。想當然爾,這類的群眾對其他類型的音樂沒有興趣之外,大多數的人也就更沒有機會認識 new wave 了 。

讓我們打破這個規則吧,回到那時的黃金年代。

對樂團來說,改變是必然的。而把這一切記錄下來的就是這張專輯。究竟這張專輯會是拯救抑或是拋下現今的 new wave 呢?我想這就要問問這個世代了。但毫無疑問的是,tawings 已經遠遠超前了吧。咻♩

3、PAR 主理人 洪申豪 The Comet Is Coming 《Afterlife》

afterlife

在這個專欄第一期連載的時候,原本打算推薦的是 The Comet Is Coming 於今年四月發行的專輯《Trust in the Lifeforce of the Deep Mystery》,能遇到這個樂團說來要感謝 BIOS monthly。當時的我處於對接觸新音樂頗為消極的狀態,原因大概是我來到人生一個相對劇烈變動的階段,在這個狀態中,我試圖在以往聽過的音樂中找到我遺漏的細節(不論是歌詞還是樂器的表現)想通過以這樣的方式重新認識自己的種種生命過程。另一方面其實也是我對於新發行音樂的一種消極逃避,在當代這麼即時大量的音樂發行、這麼多新的樂風中,我要能夠跟上腳步理解和欣賞並同時思考比較自己的創作,有時真的是蠻讓我焦慮的。

因為《Trust in the Lifeforce of the Deep Mystery》不符合這個專欄要書寫「三個月內甫發行的國外作品」原則,於是當時我就選了別的寫。豈料 The Comet Is Coming 今年的產能旺盛,在年底將近時又發行了一張專輯《Afterlife》,且延續了《Trust in the Lifeforce of the Deep Mystery》的主題,在一氣呵成聽完前後作後,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推薦這兩張專輯給讀者聽。

團如其名,慧星將至這支來自英國倫敦的三人組合揉合了 Nu Jazz/電子樂/迷幻樂以及太空搖滾,試圖以音樂勾勒出遼闊壯觀的生命宇宙,《Trust in the Lifeforce of the Deep Mystery》的調性神秘暗沉,開場曲〈Because the End Is Really the Beginning〉仿若走進無法以現代建築技術闡明的遠古宏偉神殿遺跡的神聖莊嚴,雖然專輯中不乏如〈Birth of Creation〉〈Super Zodiac〉或是〈Unity〉這些可使人舞動的曲目以及電子音色的融合嘗試,但整張專輯的氣氛平衡掌控十分了得,節奏和原聲樂器的表現生猛,在民族/世界音樂和電氣聲響之中令人頗有穿越古今之感。而緊接而來的《Afterlife》專輯第一曲〈All That Matters Is The Moments〉精彩程度過之而無不及,Tribal 節奏、厚麻的 Synth Bass、King Shabaka 的薩克斯風 Solo 加上奈及利亞裔詩人 Joshua Idehen 的唸唱有如一場熱烈的 Heavey Dub 儀式。《Afterlife》整體調性比起前作較為明亮以及充滿生機,最末曲〈The Seven Planetary Heavens〉在瀰漫東方雲霧的祥和旋律中迎向落幕。

這兩張專輯明暗對應,抽象與明朗週而復始,是我今年聽到會放進心中收藏的新作品。雖然很容易會拿出爵士、迷幻老團如 Mushroom、Sun Ra、Can 等前輩來做比較,但基於一些理由,我私心地把這兩張作品當作是瑞典龐克樂團 Rufused 於 1998 年發行的經典專輯《The Shape of Punk to Come》的衍生作。從政治結構和反抗不服從,到思考生死形上,究竟世界能不能被改變?這些問題有沒有答案我不知道,但對於人與音樂的存有除了大寫的是以外沒別的答案了。算是我透過森羅萬象的音樂理解世界的個人體會吧。

再次謝謝 BIOS monthly 的邀稿和收看這專欄的人,今年也請繼續指教。

#PAR #小白兔 #大浪漫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KK(小白兔)、寺尾Budha(大浪漫)、洪申豪(PAR)P
責任編輯李姿穎、王晨熙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