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是否還是台灣人?——61Chi ╳ 顏訥 ╳ 林唯哲的投票宣言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0.01.2020

1 月 9 日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在凱道造勢,官方宣佈現場人數達一百萬人,當晚社群幾乎被焦慮感籠罩,有人以此為警惕呼籲大家站出來,有人則被自己同溫層的厚度驚呆——原來立場對立的選民,全在舒適圈的門外。

同溫層已如此厚,你有票還不投,是在哈囉?總統大選前一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催票招數。面對那些不想投票/懶得投票的朋友,如果你還沒想好怎麼說,就讓來自不同領域的創作者:61Chi、顏訥與林唯哲,從自身經歷出發,告訴你「回家投票」為何超重要。

61Chi|投票跟點餐一樣——請想像你快要餓死了

「你會回去投票嗎?」
「不會,反正他們都一樣爛。」

每每聽到這類對話,我就會升起一股無名火。通常講出「一樣爛」的人平常根本不關心政治,才會用這種假中立的話為自己脫身。而且為什麼會因為覺得一樣爛,而不去投票呢?投票是公民權利,是每幾年可以自己決定國家未來的方式,即使投廢票,也是一種表態。

請試著把選舉想像成以下的情況:

你已經餓到腿軟,但是你沒錢,手上握著一張餐券,走進唯一的餐廳,然而餐券只能兌換  ABC 三種套餐其中一種,菜單上的其他品項都不能兌換。或許你喜歡 A 套餐的主菜,但不喜歡料理的方式,而 B 套餐只有旁邊附的小菜對胃口,或者你覺得 C 套餐主菜小菜都不錯,就是沒附飲料。無論如何,你就是得用餐券換一個套餐,不然會餓死,不是嗎?

我想表達的是,候選人並不是神(燈精靈),他們的言行、政見或施政不可能滿足你所有願望,但再怎麼樣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會有個喜好順位,就像在餐廳兌換套餐,一定有各種評估後的選擇。除非地球毀滅,1 月 11 日那天開完票就是會有人當選,但你如果不投票(不自己選擇套餐),結果當選的恰巧是你最討厭的那個人(員工隨機給了你一份最不想要的套餐),其事後謾罵或後悔,為何當初不把握機會,投給喜歡/最不討厭的候選人呢?

1 月 11 日,大家回家投票吧!

顏訥|收到訊息請回電:給不投票的你

囡囡,這兩天打好幾通電話給你都沒接,沒關係,我跟爸在猜應該是這陣子工作太忙。不過你每次加班都會忘了回電,有空的時候還是要回一下啦,媽打字很慢,用 Line 傳訊息都要弄半天。爸一直要我不要窮緊張,其實他才是最操心你的那個。

12 號禮拜天中午大舅已經訂了福滿園,只是吃個飯,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結束就可以搭下午的火車回台北了。

雖然你說可能不回來投票,但媽想告訴你,這次投票真的攸關重大。不要覺得少一票沒影響,如果大家都這樣想的話就糟糕了對吧。所以前天還是跟大舅說你應該會回來,隔天就一起吃個便飯,希望是慶祝。

火車票媽也幫你買好了,雖然只搶到分段車票,到宜蘭的時候記得要換到 6 車,不要又睡過站喔。這次擅自幫你作決定你不要生氣啦,平常看你在臉書貼文關心政治,媽不敢按讚,還是顧慮三舅的立場。但知道你一直很擔心香港抗爭的狀況,也很焦慮這次選舉結果。

看完總統政見辯論會,媽也覺得很氣啊,你說的沒錯,台灣值得更好的候選人,但好的候選人也值得勇於思考的選民勤於付出行動。

台灣要贏,要實現我們的理念還有意志,投票只是最基本,但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對吧。

外婆說,里長這幾天都跑去告誡附近老人家,如果不選前縣長當立委,農會的補助會取消。這根本是騙人的,我真的氣死了,但是老人家分辨不出來,也沒有正確資訊去了解真正推動農產保障與農民職災保險等等,根本就是現任立委的政績。這種選舉奧步到現在還很常見喔,媽沒誇張,真的很需要年輕人回家投票。

這幾天終於鼓起勇氣跟你三舅吵了好幾次,也向他解釋政黨票為什麼重要,算是有說服他了吧。你說你媽平常最怕吵架了,但現在我是不是也算是個辣台妹了,哈哈。

總之,囡囡,媽把票用宅即便寄到你公司了。這幾天你慎重考慮一下好嗎?爸一直要我別煩你,但他昨天已經去囤了大量麻花捲和花生酥,就說吧,他才是最操心你的那個。

如果可以的話,1 月 11 日早上見,走前站,記得帶外套車上冷。對了,記得回電。

IMAGE

林唯哲|必須擔心自己明天是否還是台灣人

我們出生在一個高度民主自由的地方,民主自由就像空氣一樣,以為它用之不竭。回想起 12 年和 16 年的總統大選期間,一次在學校食堂、另一次和日本同事們一起看著電視,電視裡都播著台灣選舉時發生的抗爭事件。我問,「日本不會像這樣為自己爭取權益嗎?」兩次竟然都是一樣的回答:「你們花這麼多時間在這些事上,哪有時間把自己的事做好?政府會付好責任,我們顧好自己的事就好」。

也是。在我聽來,是這麼平心靜氣的一段炫耀文。兩國根本上就不同,日本只有一大黨,也沒有被併吞的擔憂。某方面來說這叫信任與責任,另一面就是對社會冷感、都自顧不暇了,國家大事也不是我們該管的。因此日本年輕人投票率一直都非常低,政府政策基本上說了就算。

在近日以前,我的政治觀念都是家人「遺傳」。播放著特定媒體,從小到大告訴我什麼政黨很差勁惡劣、國家不能給他們統治等觀念。支持的是與從前高雄的主流政黨對立的「少數」黨,我是自視甚高的。一直覺得吾黨多麼具有國際視野,行事風格也高雅,這才是國家應有的樣子······。

一切都在我離開台灣後開始改變。獨立思考、判斷、中立地接收各方媒體之下,我才深刻意識到權力鬥爭和國家安危的問題,才知道我們不像日本可以把國家就這麼交給政府,我必須擔心明天我是否還是台灣人。

投票,並非你習以為常的民主體現而已,我們投的是對國家的認同,也承諾自己還有未來。

 

【61Chi】
漫畫、插畫與平面設計自由接案者。金漫獎、日本國際漫畫大賞得主。曾於捷克庫倫洛夫鎮與法國安古蘭城藝術駐村。著有《房間》、《南方小鎮時光》、《城市裡,有時候》等書。

【顏訥】
1985 年生,跨下系寫作者。清華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研究港、台文學傳播與唐宋詞性別文化空間。創作以散文、評論為主,得過少數文學獎與創作補助。著有散文集《幽魂訥訥》,合著《百年降生:1900-2000 臺灣文學故事》。

【林唯哲】
2014 年東京藝術大學設計科視覺設計研究所畢業,後於東京 GK Design 設計公司任職。2016 年與友人於東京創辦了選選研品牌設計公司及 NIBUNNO 創意旅店,目前擔任選選研設計總監,提供品牌設計規劃服務,也分享對設計的深度觀察與動態、展覽等消息。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61Chi、顏訥、林唯哲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曾勻之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