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動物森友會》,還有哪些讚遊戲?鄧福如 ╳ Zzifan_z ╳ 廖小子 ╳ 周東彥玩這一款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7.04.2020

居家隔離的日子,就和朋友相約在遊戲裡一起種菜釣魚!任天堂遊戲《集合啦!動物森友會》啟售那天開始,這世界就分成了兩種人:有無人島和沒有無人島的。遊戲爆紅加上疫情衝擊,日前任天堂也曾發佈聲明暫停日本的 Switch 主機出貨,讓站在坑口的玩家們哀鴻遍野。但除了住進無人島,還有哪些讚遊戲可以解悶?

BIOS monthly 邀請四位創作者分享自己近期最著迷的遊戲,範圍從手機遊戲橫跨到 Xbox One,當然還有超夯的《集合啦!動物森友會》——

Zzifan_z 子凡|《集合啦!動物森友會》:後來,我幾乎沒有出過門

雖然我平時就很少出門,但《集合啦!動物森友會》(後稱《動森》)發售後,我幾乎沒有出過門了(笑)我平常玩電動的頻率其實不高,算是遊戲品味滿老派的玩家,喜歡的遊戲類型就是 RPG 或是戰棋類這種快要絕種的遊戲,偶爾出現喜歡的遊戲時才會一頭栽進去。

遊戲_Switch_任天堂_動物森友會_Zzifan_z

而《動森》對我來說就是個徹底的精神時光屋,我在發售隔天就買了,兩個禮拜內已經玩了 140 個小時,立馬榮登我 Switch 主機上遊玩時間最長的遊戲。它其實是一款經營模擬型遊戲,基本上就是讓你來到一個無人島,透過採集、釣魚、抓蟲,還有買賣大頭菜股票(?),用這些原始的方式賺錢,並打造出心目中理想的小島。

《動森》最吸引我的是它的高自由度,你可以在這個島上創造各種可能,你喜歡畫圖,可以盡情設計自己身上的衣服;喜歡賺錢,就努力刷狼蛛來還房貸;喜歡某部動漫,還可以直接在裡面 cos 喜歡的角色。

你也不一定要當個善良的島主,很多人玩這個遊戲就是以欺負島上的動物為樂,一百個人來玩,就會有一百種不同的樣貌。

遊戲_Switch_任天堂_動物森友會_Zzifan_z

但自由度高也是有缺點,如果玩家在遊戲中沒有目標,很容易就沒有動力繼續玩下去。我覺得《動森》最厲害的就是它很聰明地克服這些問題。它的主線流程設計很細膩,遊戲每天會給你一些小小的目標,沒有時間壓力,也不會太困難,但在過程中你會很有成就感,進而發現更多小驚喜,然後它會慢慢引導你解鎖新功能,如此一來,你在島上能做的事就更多了,自然也就越陷越深。

除了每天的小目標,遊戲也會為我們創造期待感。因為遊戲的時間跟現實是一致的,假設今天建了一座商店,沒有辦法當天就建好,必須等到隔天才能看到完工的樣貌,你就會期待明天再回到遊戲裡。《動森》的優點真的講不完,希望大家都有機會在這款遊戲最火紅的時候來體驗一下。

Zzifan_z
Zzifan_z 是由 Zifan 和 Zoey 共同經營的創作平台,希望用溫柔的線條和顏色,描繪出自己正在參與的世代。負責繪畫的 Zifan 作品多以時下少年少女為出發點,展現不同面向的活力,創作類型除了圖文漫畫,也經營穿搭畫作等等。

周東彥|《LINE 熊大上菜》:講一個「有志者事竟成」的故事

之前在墨爾本的演出結束,澳洲的疫情爆發,我剛好回來,就在家裡自主管理了 14 天,這 14 天我在家裡破了《LINE 熊大上菜》其中一關(笑)

LINE 推出的《LINE 熊大上菜》裡設定熊大是個追夢的廚師,他在各種不一樣的餐廳打工,有個老闆會和他一起不斷開新的餐廳,包括鬆餅店、日本壽司店、拉麵店,或是泰式料理店。遊戲主要就是讓你在限定的時間內送菜出去,這些菜色有很多種排列組合,所以它其實就是一個很考驗反應力的遊戲。

遊戲_手遊_LINE_熊大上菜_周東彥

一開始看家裡的小朋友在玩,會覺得他們的腦袋怎麼那麼快,自己根本完全無法。結果他們放假回去後,我就想說不然也來玩一下(笑)從小到大我都不是一個會玩遊戲的人,有部份是因為我有點工作狂,玩遊戲會有微微的罪惡感,但像《LINE 熊大上菜》只有五條免費的生命,你只要送錯一次餐就少一條命,所以一局的時間不會太長,坐捷運的時候就可以玩。

遊戲裡的生命其實是可以買的,但我就覺得用免費的命玩才有挑戰性。抱著這樣的精神,就開始踏上這條不歸路。玩一玩覺得有點樂趣,就開始推薦給朋友,真的有人被我拉進這個漩渦(笑)而且我是用「人生的道理」來推薦。對我來說,這個遊戲最簡單的道理就是「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很像什麼勵志格言吧?很多人一開始都覺得自己反應沒那麼快,不擅長這種遊戲,但當你練到一身功夫(?)後,發現自己做得到,就會很有成就感,這個成就感還滿重要的。

遊戲_手遊_LINE_熊大上菜_周東彥

後來我們還會開玩笑地講自己在遊戲中悟到的道理。《LINE 熊大上菜》的設計其實就是個極度簡單的資本主義世界,你有越好的道具,就越容易賺更多錢;你也就越不會死,更容易過關。每個人好像多少都可以在裡面看見自己生活的映照。

比方說兩廳院的同事就説,常常在處理節目製作的各種大小事,但他就只能自己 handle。就像《LINE 熊大上菜》,如果你沒有在時限內出餐給這些客人,他們就會不高興;他們一不高興,這個關卡就破不了。但是再怎麼樣,我們就只有兩隻手啊(笑)

前陣子在工作室和同事開會,討論到受疫情影響,很多活動隨時都可能取消,大家也不太確定哪些活動資訊是現在可以發佈的。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我在玩《LINE 熊大上菜》,會議上我就舉例:假設你把菜放在盤子上,但其實你做錯了,因為根本沒人點這一道。這時候要記得其他東西一定要繼續煮下去,不然你就會沒料可以出。講完大家都覺得很扯,我自己也覺得很扯(笑)

但那真的是我玩這個遊戲體悟到的,一個極為重要的道理:就算卡關,還是要繼續準備你的食材與柴火。

周東彥
狠主流多媒體總監、狠劇場導演。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暨設計學院劇場與多媒體碩士 MA Scenography;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畢業。創作以影像和劇場為核心,亦跨足錄像藝術、紀錄片與 MV 等。影像作品曾多次入圍金馬獎、臺北電影獎及參與國際影展。

鄧福如 AFÜ|《隻狼:暗影雙死》:在生命的盡頭擊殺你,最爽

我打電動的頻率其實非常地高,現在又因為疫情關係,生活中除了一些零星的採訪工作之外,就是寫歌、錄音和打電動——好啦當然也有一些其他活動,比方說遛狗啊⋯⋯(笑)但這三件事就是幾乎佔據我生活的時間。

遊戲_隻狼_暗影雙死_鄧福如

我最近很著迷的遊戲是《隻狼:暗影雙死》(後稱《隻狼》),它是一款第三人稱視角的動作冒險遊戲。它特別的地方是,戰鬥方式和我以前喜歡玩的動作遊戲邏輯都不太一樣。不是單純削弱敵方的生命值直到他死掉為止,這款遊戲的玩法比較像是要你去找到和對手戰鬥的一個節奏,然後在這個迂迴的過程中,抓到一個時機點給對方致命一擊。玩這款遊戲,你必須要很精確地看到、猜到敵方的下一個動作,然後馬上做出應對。

所以在戰鬥當中,你會突然死掉,又再重新磨練一次,然後再死掉⋯⋯不斷重複這個過程,直到你真的征服敵方,那個瞬間的爽度真的非常、非常高。

另一個很喜歡的地方是它的自由度很高。因為主角「隻狼」是忍者,根據遊戲「潛行」的系統,我們可以利用「躲藏」去找到新的走法並進行暗殺,所以其實沒有一定要和對手正面衝突。當然有一些 boss 還是必須要面對面交戰才可以推進主線和支線劇情,不過用剛才的方法,其實就可以殺掉很多讓我困擾的小 boss。而且這種殺法特別有成就感,就是一個「爽」字,這也是《隻狼》最吸引我的地方。

遊戲_隻狼_暗影雙死_鄧福如

我以往玩的一些手遊,比方說《傳說對決》就沒有主線劇情,而是讓你去拚一個排位上的名次。但《隻狼》讓我想一直玩下去,主要也是因為它有一個主線劇情,就是讓人很想快點知道下一步的情節發展。但也經常會遇到卡關,可能你打到一個程度還一直破不了,就會不開心,就會關掉想說:算了,我先去做別的事。

可是睡一覺起來後又不一樣了,因為那個晚上你可能會突然參透,「欸,搞不好我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擊殺他」。當你靈光乍現,發現一些有可能執行的戰鬥方式,又會很有動力想快點把這個關卡破掉。

鄧福如
創作女歌手,演唱的歌曲類型以節奏藍調及輕電子音樂為主,又有多首搖滾抒情和民俗小調的中國風作品,清亮獨特的嗓音在華語樂壇中獨樹一格。2020 年也推出全新創作單曲〈在我們的星球眼淚不超過三秒〉。

廖小子|《這是我的戰爭》:以生命作為代價的選擇

曾有段時間,非常沉迷一款遊戲——《這是我的戰爭》(This War of Mine)。從名稱就知道跟戰爭有關係,但跟以往戰爭遊戲不同,比起戰鬥本身,遊戲更關注玩家在其中的經歷。這次玩家扮演的,是努力在斷垣殘壁中生存下來的一介平民,為了活下去,除了得找食物,還得不斷交易與探索,努力度過寒冬、疾病、被搶劫,或做出更多人性的選擇與犧牲。

遊戲_這是我的戰爭_廖小子

製作公司還推出了不少故事線來虐心玩家,其中一個主角是名廣播員,每天向整個城市發送戰況同時,也得選擇到底要隱瞞反抗軍的消息,或是要通報政府。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它在裡面提出一些問題:假如幫助反抗軍的代價是自己的生命,你又會怎麼選擇?

廖小子
一名靠著藝術力過活的設計師,辦過一本雜誌,也是兩家獨立書店的老闆,以及酒商,兼任樂團槍枝改造技師,a.k.a. 稿子的冒險王,草稿與成品完全是兩回事的男人。

#周東彥 #遊戲 #廖小子 #Zzifan_z #子凡 #Switch #動物森友會 #熊大上菜 #LINE #這是我們的世界 #隻狼 #在我們的星球眼淚不超過三秒 #鄧福如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曾勻之
撰稿曾勻之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