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小數據:1976、五月天和蘇打綠都愛寫進歌裡的詞?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5.01.2021

你常常聽到他們這樣說:現在的樂團都寫一些厭世的歌/最近的歌詞好爛都是小情小愛/感情了無新意主題沒有創新⋯⋯聽來好像有點不對,又不知道哪裡不對。

雖說對音樂的形容不一定只與歌詞有關,但歌詞確實是理解歌曲的鑰匙,通常也彰顯了作品命題。這十年,台灣樂團所背負的印象從何而來?台灣樂團的歌詞都在寫些什麼?光說不算,我們決定使用詞頻分析軟體分析他們的創作,看看統計數字能不能給出一些線索。

哪個團最喜歡用哪個詞?哪些詞同時出現在不同樂團的作品中?


在進行統計的過程中,我們也注意到一些細節:

2018 年之後,獲得金曲獎青睞的樂團,創作語言開始有台語的加入、或就主要以台語來創作;在此之前,雖然 MATZKA、BOXING 兩組樂團都將排灣族語納入歌詞中,但多為以華文創作的作品。我們使用的詞頻分析軟體以華文為基礎,因此在遇到台語歌詞時,我們以華文表記的歌詞進行分析,而這必然會對結果造成誤差。

此外,或許流行歌曲確實有強烈的呼告性,向對象的召喚時常出現在歌詞中,因此如「你、我、他」等人稱代名詞以及「愛」幾乎出現在每一組樂團的詞頻前段班,但也因此,這些詞彙並無法凸顯各樂團的創作傾向,所以我們的分析結果中會略過這些詞彙——

 

1976(2010 年金曲最佳樂團)

統計自 1999 年《1976-1》到 2019 年《前王子》,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世界(42 次)

第二名:喜歡(31 次)

第三名:什麼、時間、感覺(並列,24 次)

第四名:忘記(21 次)

第五名:裡面(19 次)


作為主要作詞人的阿凱,究竟對「世界」有什麼意見呢?在 1976 的名曲〈態度〉中似乎可見一斑:「我還有心愛的人/一個搖滾樂隊/口袋裡還有一點錢/世界末日就是明天」;但這個詞出現密度最高的作品,是第二張專輯中的〈我所忽視〉:

忽然有些光線讓我醒過來 忽然錶停了世界還在轉
忽然我又想起一些瑣碎的事 世界 世界 是兩個美麗的字

而阿凱「喜歡」的又是什麼呢?

不過是種發洩 何必認真看待
翻些不懂的書 然後假裝喜歡

是嫉妒還是什麼 我只注視著你的糖果
是喜歡還是什麼 我只記得你衣服的顏色
是嫉妒還是喜歡 是什麼還是什麼
是嫉妒還是喜歡 是衣服或是糖果

——〈STAR〉

似乎,有陣子是處在分辨到底什麼是喜歡的階段呢。

 

MATZKA(2011 年金曲最佳樂團)

統計自 2010 年《MATZKA》到 2020 年《回到原點》,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原來(33 次)

第二名:什麼、姑娘(並列,32 次)

第三名:時間(27 次)

第四名:感覺(24 次)

第五名:老爹、太陽(並列,23 次)


MATZKA 歌詞裡的「原來」常常用在逗趣的恍然大悟,有時是終於知道那姑娘是誰,有時是發現那姑娘原來有小狼狗了(〈No K〉)。不過,「原來」之所以奪冠,主要是因與家家合作的歌曲〈原來〉的緣故:

原來 心照不宣 原來彼此有感覺
原來你喜歡 Reggae 帶點台東的氣味
原來 心照不宣 原來彼此有感覺
原來你喜歡 Reggae 帶點台東的氣味
原來是你

至於「姑娘」拿第二名這件事,似乎不用多作解釋吧?

 

五月天(2012 年金曲最佳國語專輯、最佳樂團)

統計自 1999 年《瘋狂世界》到 2021 年〈因為你所以我〉,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世界(100 次)

第二名:什麼(97 次)

第三名:人生(70 次)

第四名:快樂、永遠(並列,60 次)

第五名:為什麼(44 次)


和 1976 不約而同,五月天的歌詞裡也出現滿滿的世界。不過,在五月天的歌詞中,世界除了被視為不可變動的大環境,也多了末日(世界末日)、平行時空(另一個世界)、真實與虛假之辯等意涵,出現在不同的作品中。例如〈任意門〉中:

行天宮後 二樓前座 那個小房間 獸媽準備 宵夜是大雞腿
每個夢都 像任意門 往不同世界 而你的故事 現在正是起點

在〈人生有限公司〉中,人生這個詞彙則呼告時間苦短:

追逐富貴榮華 目標飛黃騰達
其實平安到達 就是一種偉大
人生無限可能 誰能出價?

人生像打電話 總要有人先掛 來時嗚嗚哇哇 走要嘻嘻哈哈
人生有限的話 你想要怎樣喧嘩?
人生有限公司 沒有一天能請假

並列第三的快樂和永遠,也是在人生有限的前提下所導向的命題。

 

佛跳牆(2015 年金曲最佳樂團)

統計自 2011 年《同名專輯》到 2019 年《BJ肆》,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什麼(40 次)

第二名:hold(25 次)

第三名:love(18 次)

第四名:腳步、身體(13 次)

第五名:沒必要(12 次)


由戴佩妮領軍的佛跳牆,歌詞中果然展現了瀟灑的叛逆性格:

壓抑狂躁不是你的本性
一味順從不是你的命運
沒必要吞下如果是委曲
沒必要奉承無條件拍馬屁
你會訝異你銅臭的身體
為真我而乾淨

——〈WHO YOU ARE〉

歌詞所書寫的愛,當然也並非歌頌,而是警告啊:

love is a fool love ia fool
love is full of lies
雙手插口袋不是高姿態
love is a fool love is a fool
love is full of lies
how can I survive
如果你不夠坦白

——〈坦白〉
 

 

BOXING(2015 年金曲最佳新人)

統計自 2014 年《Boxing》到 2019 年〈到了沒?〉,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回家(27 次)

第二名:豐年祭(26 次)

第三名:ali(21 次)

第四名:什麼(22 次)

第五名:時候(19 次)


ali 為排灣族語的「走吧」之意:

li ali ali(走吧走吧走吧)誰管誰是哪一位
山豬吃了沒 笑話笑了沒 手牽手一起鬧一鬧不要脫隊
ali ali ali(走吧走吧走吧)認不認識管它勒
山頭遠一點 太陽近一點 黑黑無所謂

——〈文樂豐年祭〉

而「回家」在 BOXING 的作品中,有時是告白(我想帶妳回家),但更多是呼喚:

我以為 清醒之後 毫不在意
你在我夢裡 那一句 孩子回家吧

回家的路 解開束縛
溫暖幸福 不再孤獨
回家的路 張開雙手
暖暖的風 給我笑容
我的心中 那個角落 包容著我 我想回家

——〈回家的路〉
 

 

蘇打綠(2016 年金曲最佳樂團、最佳作詞吳青峰)

統計自 2005 年《Sodagreen》到 2020 年〈Tomorrow will be fine.〉,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什麼、世界(並列,85 次)

第二名:時候(59 次)

第三名:時間(42 次)

第四名:變成(40 次)

第五名:永遠(27 次)


同樣是世界,蘇打綠的歌詞中的世界常常意指一個最大的範圍,來表達「唯一的對象」的重要性:「你形容我是這個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你的心 全世界最美」、「就算整個世界被寂寞綁票」、「獨處的時候 像拆穿全世界的謊言」。

此外,高唱著的青峰,也總在試著變成不同的東西;或者,從「變」之中看見、描述時間的推移:

「花 一朵交織完美的花 變成半開枯萎的花」——〈花茶〉

「你打擾 我祈禱 過眼就變成飛鳥」——〈吵〉

「我夢見我竟然變成了人,走到草原上」——〈各站停靠〉

「在星球 變成殘花敗柳
 在整片海洋 都快凝固成蠟燭之前」——〈白日出沒的月球〉
 

 

草東沒有派對(2017 年金曲最佳樂團、最佳新人)

統計自 2015 年《醜奴兒》到 2020 年〈如常〉,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wait(12 次)

第二名:沒差(11 次)    

第三名:什麼(10 次)    

第四名:改變、笑著(並列,8 次)

第五名:大海(7 次)


草東作品尚少,因此詞彙容易因為某一首歌的重複歌唱而出線。

我在等的那部車呢 它會不會又拋錨了
我在等的那個人呢 他會不會又不來了

I'll wait I' ll wait I ' ll keep on waiting
I'll wait I' ll wait I ' ll wait for nothing

——〈等〉

而在兩張專輯中的範圍中就名列前茅的「大海」,是否也是你想起他們時的意象?

 

茄子蛋(2018 年金曲最佳新人)

統計自 2013 年《猶原佇這》到 2020 年〈敢傻敢衝〉,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酒(14 次)

第二名:親像(13 次)    

第三名:ZOOM(11 次)

第四名:這款(10 次)

第五名:人生(8 次)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菸酒系樂團嗎!茄子蛋的酒,除了出現在名曲〈浪子回頭〉之外,其實也出現在〈現代的男女你如何看待〉中:「敢是頂改見面 傷放蕩去啉傷濟燒酒」。

而 ZOOM 的出現,則是他們與李英宏合作的單曲〈我懂我的 ZOOM〉:

Now 你需要新的改變 2020給你全新體驗
Zoom in Zoom out
白天到夜晚 都不會無聊
目珠扒金 你才看吔清
我的銀河 跟我 ZOOM 落去
 

 

閃靈(2019 年金曲最佳樂團)

統計自 1999 年《祖靈之流》到 2018 年《政治》,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漢神(30 次)    

第二名:生死(25 次)    

第三名:陣陣(24 次)    

第四名:昭娘(23 次)

第五名:輪迴、意志(並列,21 次)


常以磅礴故事入歌的閃靈,「漢神」與「昭娘」分別為專輯《靈魄之界》和《永劫輪迴》中出現的神鬼。

公元一八五一年四月十九日
諸羅大宅陳氏遭周亞詩殺害奪財,
其妻李氏昭娘遭強姦後自盡于林投樹林。
陳宅活口僅存其子一人。

昭娘何許人也?其實正是台灣民間故事中常稱的林投姐。

 

滅火器(2020 年金曲最佳樂團)

統計自 2007 年《Let's GO!衝啦!》到 2019 年〈自信勇敢咱的名〉,期間正式發行的創作專輯與單曲。

第一名:什麼(53 次)

第二名:永遠(37 次)

第三名:面對、世界(32 次)

第四名:青春、失去(28 次)

第五名:離開(26 次)


永遠是什麼?相較於在蘇打綠歌詞中作為宇宙跨度上的「永恆」,滅火器的永遠常常是對自我、個人尺度裡的砥礪:

My friend, don't forget
我們永遠不會忘記要堅持下去

——〈Revolution〉

散場音樂響起 該是離開的時候
老朋友 我們會永遠挺你

——〈朋友歌〉

面對世界,失去青春,也是滅火器作品常有的命題。

 

看完這十組樂團,就會發現最常出現的詞彙是「什麼」。

在這些樂團的歌詞中,「什麼」的性質就如同在日常生活中一樣多元。有時是提問(是什麼?),有時是抱怨(什麼世界!),有時是作為名詞的修飾(什麼樣的?)。在統計以前,不曾發現原來「什麼」充斥在這些樂團的歌曲之中。有時與叛逆的情緒聯繫,有時是真誠的疑惑。

除了這些樂團之外,台灣樂團的歌詞都在寫些「什麼」呢?

#歌詞 #五月天 #蘇打綠 #1976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蕭詒徽
封面取自五月天 Facebook 專頁
首頁封面取自 CHTHONIC 閃靈 Facebook 專頁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