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少年・我的失業日記|所有人都能在這個世界找到求生的方法,除了我

作者不良少年
日期03.02.2021

沒有工作是死的人 

怕大家讀不到最後,我先從結論開始講起:我好像失業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連自己有沒有失業都無法確定?我記得我並沒有辭職,也沒有被老闆開除,只是暫時處於沒有工作的狀態。至於什麼時候可以復工,沒有人知道。我每天打開新聞,想從裡面知道這世界何時能恢復正常,卻沒有解答。

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被迫失業,也想不到沒工作這件事情會這麼可怕,因為這十年來在旅遊業第一線工作的我永遠只想著:「什麼時候可以放長假好好休息?」

領隊導遊的工作性質必須長期和人群密集接觸,像塊海綿般吸收所有人的正負能量。每天聽大家的苦水和怨言,在公司和客人之間變成吃力不討好的夾心餅乾,必須隨時待命且完全不適用於勞基法,讓我覺得這錢根本是用健康換來的。可能年紀不小體力也慢慢變差,每次下團之後都有無可言喻的精神上和肉體上的疲倦,即使放再多天假也無法完全恢復。休息個三五天再度出團,體內的慢性疲勞就和家裡的灰塵一樣不斷累積且沒時間擦拭,但日子還是繼續得過。我想許多從事服務業的朋友應該都有同樣的心情。

好在這行業唯一的優點是自由,只要不是旺季都能有正當理由隨時可以請假。因為怕被主管碎碎念,我常在腦中編織很多「正當的請假理由」,讓主管一看就立刻准假。這些理由包括:我家開早餐店要回去幫忙、要去好友婚禮當伴郎、帶爸媽出國、開刀在家休養、家裡有長輩住院要當看護⋯⋯。有些理由荒謬到連我自己看了都想笑。2020 年 2 月,我好不容易編了一個很棒的理由放自己一個月長假時,剛好武漢肺炎爆發了。這時機來得也太湊巧,看來我得到了一個老天爺送的禮物:暫時不需要出團的長假。不用為了下一團的行程而焦慮,每天可以睡得很好,不用半夜起床搭計程車去機場,也不用處理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手機裡一向忙碌且每天狀況百出,有時比小說劇情還神奇的公司專用 LINE 群組,頓時間安靜了下來,好像被誰按了時間暫停鈕,再沒有客人發生意外、再不會聽到誰被客訴、哪台遊覽車又拋錨、哪家飯店房間沒打掃乾淨、哪間餐廳菜色出問題⋯⋯。彷彿大家約好一起睡個午覺休息一下有事明天再說,而我的人生突然變得好清爽。

不用上班的前三個月,我真的覺得解脫了。想到身邊某些視賺錢為人生第一要務的工作狂同事們,不知道他們不用出團沒有收入會不會很心慌,我想我應該不會啦,我有存款暫時可以過活,還有很多工作以外的人生清單想要完成,例如好好在公園的椅子上曬太陽、研究多肉植物、重拾大學從沒學會的法文、看一堆電影⋯⋯。雖然肺炎讓大家暫時失去自由很討厭,非常感謝宇宙給了我一個好好韜光養晦、休養生息的機會。

整個春天,每天在電視前面看著今日確診人數,心情也跟著上下起伏,但時間很快地過去,夏天來了,疫情看似緩和了,而即將到來的不就是我出社會之後懷念已久卻遙不可及的暑假嗎?於是我跑去爬山、溯溪、到海邊曬太陽,還報名了烏克麗麗和韓文密集班,心裡想著自由真好,工作的這十幾年來我從來無法這樣盡情享受夏天。

天氣一下變涼,秋天來了,心裡開始覺得不妙,原本感覺可以在一年內結束的疫情,已經變成連蔡健雅也無法解釋的無底洞,也許不該繼續等待復工的那天,也許我應該開始思考其他出口。聽說同事紛紛轉行:變成房仲、改開計程車、幫家裡務農、賣水餃⋯⋯,大家一瞬間都斜槓了起來,在我想不到的領域開闢了新的收入。我不禁讚嘆身為領隊導遊的大家果然平日訓練有素,不但擅長處理各種突發狀況,同時也是一群最會隨機應變,最能夠適應險惡環境的生物。這世界如果有一天毀滅了,當過領隊導遊的人一定是最先活下來的人,因為他們永遠能夠在這個茫然的世界找到求生的方法,除了我以外。

我打開塵封已久的 104 人力銀行,想到上一次用人力銀行找工作時,智慧型手機都還沒發明呢。也因為年代久遠,連帳號密碼都忘記,要找什麼工作一時還真沒有頭緒。自以為自己條件不差,但年紀真的有點大了,用旅遊業資歷轉換跑道還是有點難度,所有覺得有可能的工作我都投了,真正得到回音的卻不多。不死心地連超市收銀和飯店房務都應徵,履歷連被打開過的痕跡都沒有。

短暫的秋天一下子過去,今年冬天感覺特別冷。穿著厚外套的我,下班時刻走在台北街頭看著身旁的人群,突然羨慕大家都有工作,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被社會需要的人,會不會一直這樣直到存款用完。記得當年退伍時找工作,到處被嫌太年輕沒經驗,現在有了社會經驗還沒四十歲就要被嫌老被唾棄,人生的賞味期限也太短了吧。

到現在才領悟,原來三十九歲是一個要轉換跑道已經有點晚,做很多事情會被嫌老,但不小心死掉又被大家感嘆太年輕的尷尬年紀。

 ◎

幾年前,我家附近有間我常光顧的越南河粉店,老闆是位越南阿姐。她把店頂讓之後消失了一陣子,某天我在巷口遇到她。她跟我說她每天沒事做很痛苦,想要趕快找到下一份工作。

「為什麼那麼急,暫時休息一下不是很好嗎?」

「不行啦,我一定要有工作。沒有工作是死的人。」

我現在常想到她當時用很標準但有點可愛的越南腔跟我講這句話,身為中文母語人士的我一輩子也寫不出這麼好的台詞:「沒有工作是死的人」。我想我現在的狀態就是被放在太平間裡的屍體,等待有天被領出來退冰。也或許我其實是電影裡面的殭屍,一旦找不到血可以吸,老本都花光的那天,我也真的死了。

這故事還沒結束,在這裡我想告訴大家:請不要隨便跟宇宙下訂單,許願的時候千萬要小心,祂有時會讓你的願望無限加倍。

 

 

【我的失業日記】

這世界如果有一天毀滅了,當過領隊導遊的人一定是最先活下來的人,因為他們永遠能夠在這個茫然的世界找到求生的方法,除了我以外。

【不良少年】

美麗島出生,男子高校畢業,與安達祐實及小甜甜布蘭妮同年。

#失業 #職涯 #不良少年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不良少年
攝影不良少年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