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一頁文憑

作者胡祐銘
日期07.01.2011

請先看看我兩位國中同窗,J與L的求職經驗。J對讀書沒興趣,高職畢業即入伍服役,退伍後開始從事室內裝潢的木工工作。在我與L就讀大學的期間,J當完了兵、熬過了辛苦的學徒階段;我與L還沒畢業,J已經以出半師的身分跟著師父接案子,十天領一次薪,直接拿現金,認真上班一個月五萬多塊的薪水。L考上了某私立大學商學院,畢業當完兵後遍投履歷不上,最後找著了在核四廠興建工程底下外包公司內的勞動工作,每日從家裡到貢寮通勤上班,日薪兩千;L不計較舟車勞頓、不計較工作單調辛苦,真正不甘心的,是學無所用

當兵的同梯T,南部某科技大學碩士畢業,聊天時憤憤的對我說:「我永遠恨政府廢掉四技二專。一個出師的線切割師傅一天工錢最少三千六,喊到五、六千的都有,因為現在這樣的人才太稀有了;我出去都不可能找到待遇這麼好的工作,職業學校的訓練與大學完全不同,科技大學的轉型斷光了真正要走技術的人的路。」

我們這一群出生於民國七十年後的青年人,是很幸福的一代;在安穩的社會、富裕的經濟中成長。教育的轉型讓更多人有受高等教育的機會;然而,當教育成為越炒越短的政治投資籌碼,在浮誇的政績與浮光掠影的成就之後,隨之誕生的,即是現下難以收場的高學歷失業人口問題。高等教育的篩選和訓練原本應該是極為嚴格的挑戰,但是我國的廣開大學政策,並非扎實的提升整體教育程度,而是降低入學門檻與大幅增加名額如此本末倒置之道。在社會風氣、家族期許中懵懵懂懂地唸了大學的人所在多有;不過在這群大學生中,有多少人其實不適合把時間、金錢花費在高等教育上?我們的社會是否有這群人的就業市場?

抑或這是一場政府當莊家開出來的詐賭騙局?以單薄的文憑為餌,慫恿了一票家長、學生下注其中,但這賭輸的光陰與學費卻是抝都抝不回的。好學校的畢業生或許仍能保有其競爭力;而將人生黃金時期耗在大學中,卻未能得到與其學歷相對等之實力的增額大學生,成了政策下最大的輸家。

《莊子‧雜篇‧列禦寇》:「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殫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

「殫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聽起來是多麼的心酸。現代的屠龍故事卻一一發生在我週遭的同輩朋友們之間,肩揹著爛泥捏成、不合時宜的屠龍大刀,殷殷盼盼能尋得一展長才的空間;現實卻是高不成低不就,處處跋前躓後,動輒得咎。當年朱泙漫的故事結局我們不得而知,吾等僅能期許自己和身邊的現代朱泙漫們能在新的時代,磨亮我們的刀,重闢一條前人未開拓之血路。


文字:胡祐銘
攝影:歐哲綸 

#教育 #職業學校 #貢寮 #文憑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