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藏在細節裡──拜訪 Opus 台北概念店

作者
日期16.12.2011




  你一定有過這樣的經驗:無風午後獨自在長街上跋涉,手中握著一張寫有陌生地址的紙條,曲折巷弄中反覆兜了許多個圈,沒有找著,倒是意外闖入了這迷宮中的另一層,你看見一間特別有趣的小店,那並非你原本預定去的所在,但它彷彿具有某種魔力,召喚你,牽引你,使你決心去探一探。
 
  初次造訪 Opus 位於大安路上的概念店,正是近於上述的景況──這是一條我極其熟悉的路,但我從不知道路上也有這樣的風景:明鏡般的落地窗內懸著雪白羅馬帘,小巧硬紙盒堆疊成禮品店常見的塔型,峰頂放著幾枚類似小鏡子的裝飾品,只是它沒有鏡面,取而代之的是細碎而閃著光澤的彩色寶石,寶石隱約構成某些圖案,譬如麋鹿、水滴。
 
  當時我已知道這是一間設計並販售包包掛環的店家,以其設計精美耐用而刊登在不少知名國外設計雜誌上,但也就僅止於此。Opus,我連這個字應當怎麼發音都不是很確定。
 
 
  為何居然以「Opus」這拗口艱僻的拉丁文命名呢?原來,Opus原意乃是指長篇樂曲作品中特別優美的一章,慣例中簡寫為「op.7」來代表「作品編號第七章」,這個字我們有點陌生,但說穿了它的複數就是我們相當熟悉的 Opera。延伸此意,Opus 於文學、藝術上也表示對傑作的讚嘆。
 
  Opus 正確念法為 ['opəs],音節上可拆成 O-pus 兩段,O 象徵了包包掛環仍未打開的樣子,pus 則又與 purse 諧音,而在視覺圖像上,字型 Gothic E 中英文 O 剛好就是一個包包掛環狀,圓圈中直線縱橫,是構成了掛環的諸多小節段。因此,「Opus」這個詞作為品牌的象徵與名字再適當不過,取代「purse hanger」此一冗長而無特定指向的詞彙。
 
 
 
  與 Opus 相呼應的是作為品牌代表色的明黃色,根據色彩心理學研究,人類在經過社會化之前(即灌輸男孩就應該喜歡藍色,適合女孩的是粉紅色一類的概念)普遍對黃色產生愉悅的反應。我們對黃色的想像相當中性,但不約而同地對它產生好感,將它和活潑、歡樂的經驗做出聯結。基於想讓所有人在使用 Opus 生產的 purse hanger 都感覺愉快,不僅 Opus 概念店內大量地使用明黃,其禮盒、緞帶、麂皮防塵袋與提袋也由眾多深淺不一的黃填滿。
 
  這個新興品牌是由一群建築師所創立,平時,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正業──類似的創業模式乍看之下缺點甚多,在 Opus 上卻反而將優點發揮得淋漓盡致──正因為是副業兼差,便較一般企業不著眼於近利,更能隨心所欲地控制一切,販售出自己滿意的成品。
 
  Opus 概念店僅僅三坪大,白粉牆木質地板,牆上鮮豔的黃色線條無形中將空間往外延伸不少──黃油漆並不致造成太大壓迫感,這得歸功於裝潢時事先挑選在不同光線下會造成不同亮度錯覺的油漆,於是燈黯就是摻了牛奶般的暖黃,日光照耀下就成為兒童樂園一樣的鮮黃。整個房間以一點一米高的吧台桌作為這向外膨脹的黃油漆的一個收束,宛如繫於洋裝腰間的蝴蝶結,這個平面站立便可以靠著,坐下又能充當桌面,極為友善。店中分割成服務、洽談與展示三個小區塊,洽談區牆上釘了好幾個標示著紐約、巴黎、東京等城市的毛線卷,城市之間以毛線交織成網,既暗示時間,也暗示關係的網絡。
 
 
  在展示區,無論於一點一米高的吧台桌之上,或之下,均以牆面為底向外(換句話說,向靠近你的這一邊)釘上尺寸不一的角材,這些角材乃是以木心板疊合而成,再按所需規格切割成五種尺寸,使空間中營造出縱高或陷落的效果,深淺起伏之間,就安放著 purse hanger。
 
  為什麼要在牆面上釘角材呢?Opus 總監 Chris 表示,租賃店面之初之所以敲定這僅只三坪大的店面,就為了因應 purse hanger 體積較小。倘若將直徑約三公分、重 50 公克的 purse hanger 置放於過大的空間中,則焦點不易凝聚,如果在狹小店面中擺上長桌、展示櫃,一來有違初衷,二來動線受阻、整間店面顯得壅塞且寸步難行,遠不如直接在牆上營造出各種空間感,將 purse hanger 置放在這天然的置物架上來得寬敞而巧妙。
 
 
  作為「掛環」而非「掛勾」,Opus 於產品設計上早已拋棄了早期簡單金屬勾狀物,改以鋅合金灌入四個弧度、長短各異的鑄模,每一個節點所承受的力都經過嚴謹的計算分析,脫膜後將四個小節段拋光過數次,再以平面鉚釘嵌鎖住,最後吸附於兩個磁扣上,成為圓盤的最外圍。
 
  Purse hanger 的概念最初起於西方,因應亞洲餐桌普遍較歐美餐桌更厚,Opus 做出對應的改變,即是將每一個環節都做得更長些,長度改變一方面影響整個結構的受力點,再者也考驗材質的耐受度,每一處細節都必須重新調整過;二來,傳統 Purse hanger 圓盤底座以海綿為素材,但桌上水漬難以避免會滲入掛環內,海綿又易變形,導致掛環滑脫、損壞,顧慮到這點 Opus 將底座更換為經過防水、止滑處理的橡膠。
 
  載重度上,Opus 更提昇到可承載六公斤的地步,表示這得歸功於精密計算過的構造與實在的材質。作為一個建築師,Chris 重視所有細節,相信兼顧實用與美學是理所當然。譬如掛環圓盤表面就有許多種款式可供挑選:皮革事先經過珠光處理,這樣一來視覺效果與觸感都更細緻而富層次;Swarovski 系列上每一顆水晶都由奧地利進口,十四切面以確保折射率,此外,為了控管彩色水晶鑽所拼組成的圖案明度、彩度達到一致,各種色光複合出的光波效果相當,每一顆水晶鑽都必須擁有全然相仿的色度;而允為 Opus 代表作之一的木質系列乃是以雷射在木片上雕刻出心型、水滴、樹木等圖樣,線條流暢精細,即使隔上一段距離,圖樣中每一處細節都依然清楚分明。
 
 
 
  假使你對 Opus 對於自家產品的嚴苛要求感到意外,那麼,接下來你會對他們不無遺力地試圖改造、跨界甚至毀損它大吃一驚。Chris 與她的夥伴們曾嘗試把 Opus 與時鐘結合,或乾脆讓它變成女性配件,亦試過不鏽鋼來取代鋅合金、將現今一環環 purse hanger 打開的外展式改為內收式……這些創舉對別人而言多半能成功,畢竟技術上並不困難,相反地對他們而言卻是失敗:「因為這樣一來就不夠完美,總是有能夠察覺到的缺點。」放棄新點子雖捨不得,可是,放棄 purse hanger 原有的模樣意味著改變初衷,後者對 Chris 而言無異更艱難。
 
 
  此外,每一顆 Opus 出產的 purse hanger 都通過飛安檢測,倘若顧客反映有新品損壞案例,Opus 除了再次教導顧客如何正確使用 purse hanger、在合理範圍內提供修繕服務或補寄新品,也對顧客如何弄壞相當好奇──Opus 會請顧客幫忙拍下損毀至無法修繕程度的圖片,研究不同的斷毀處背後無形的力矩,試圖尋找出 purse hanger 更多弱點。Chris 自己就遇過不少顧客稱讚 Opus 的實用持久,畢竟,外觀上不過小圓鏡一般嘛。
 
  對於這一類詫異我很表贊同,因每一顆 Opus 都宛若珠寶,精緻,完美,渾然天成。在一張將幾顆 Opus 散置於白瓷淺圓碟中的 DM 中,我忍不住覺得盤中無庸置疑是 Macaron 吧──縱使明知到它具有再實用不過的目的,但它本身確實能和任何藝術品相比擬,它們信仰的無非是全然相同的真理:
 
       魔鬼藏在細節裡,完美也是。
 
 
Opus 台北概念店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大安路一段 197-1 號
電話:02- 27007175
 
 
文字:栩栩
攝影:Jerry(Suited-Design)
 
延伸閱讀:Opus X BIOS 讀者耶誕節優惠活動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