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ubljana 夕陽下:那一天,我沒追上的火車

作者Gladys
日期31.01.2012




 

斯洛維尼亞除了美麗的布列德湖之外,最著名的景點應該就是喀斯特地形,也就是鐘乳石洞。當地最熱門也最大的是 Postonja 鐘乳石洞,大到可以坐遊園列車進去悠閒地參觀。可是我跟朋友不想人擠人,所以自作聰明地選擇了名氣比較小交通也比較不便的 Skocjan 鐘乳石洞。聽說這邊雖然沒有 Postonja 的豪邁,卻有更高更深的鐘乳石谷,站在懸空的橋上往下看相當壯觀。為了保護 Skocjan 的鐘乳石,裡面禁止照相,所以我們在網路上幾乎找不到去過的人拍的照片,只能姑且信之。

 

 
 
Skocjan 鐘乳石洞裡沒有舒適的遊園列車,起起伏伏的地形跟濕滑的地面考驗著觀光客的腳力,洞內終年 12 度的氣溫讓人很難想像地面上是超過 35 度的炎夏。可能是我太缺乏想像力,也有可能鐘乳石洞真的都長得很像,僅管解說員賣力解釋這邊一條一條細細的像義大利麵,那邊一叢一叢的像蘑菇……,看久了真的會麻痺,看來看去就只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個心得。加了 5 歐看的地底河行程有點虛弱,反倒讓我們著實地健行了一番,一邊走一邊後悔為什麼經典行程結束時沒有跟大家一起搭電梯回到地面,現在不但越走越遠,還得自己想辦法找回去的路。不過回遊客中心的途中看到活生生的小毛驢,還聽到羊群很 man 的低吼聲,也算是讓我這個城市俗開了眼界。
 
 
很抱歉 Skocjan 的部份就在這裡結束了,我對它實在沒有太多的感想,離開之後發生的故事還有趣一點。
 
從 Skocjan 回首都 Ljubljana 的火車裡,是歐洲常見的三對三包廂。透明的門拉上之後,狹小的空間裡就是三對陌生人一路上大眼瞪小眼的尷尬場景。這天包廂裡原本只有我跟朋友兩個人,悶熱的午後很難不睡得東倒西歪。昏沉之間,一名陌生的肌肉男走了進來,在我對面的座位坐了下來,但是我不以為意,眼睛閉上繼續睡我的午覺。過了一會兒,車上的小販推著推車過來了,陌生男子問我們要不要喝什麼,我們笑笑說不用,不打算搭理他,沒想到他還是跟小販買了兩瓶水給我們。我有點不好意思,跟他說了聲謝謝,對話終於開始。
 
其實我還滿喜歡在旅途中和陌生人聊天的。一樣的場景要是搬到台北街頭,先開口的那個人一定會被當作是要搭訕,那瓶水也會被懷疑有沒有下藥,都市人的生活太緊張,幾乎容不下這種沒有特別目的的閒聊。但是旅途中的偶遇卻讓我格外放心,因為我知道我們都只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世界那麼大,有緣能相逢已經不容易,聊聊幾句又何妨?
 
原來眼前這位男子來自波士尼亞,結實的肌肉是在義大利豔陽下做工鍛鍊出來的,現在他正在返家的途中,等不及要跟心愛的女友見面。(說到這裡還拿出皮夾裡的照片秀給我看。)他說義大利的生活壓力比較大,斯洛維尼亞跟他的家鄉很像,大片的綠地上人沒有那麼多,讓他很放鬆,心情好才會想買瓶啤酒來喝。我一邊聽一邊覺得很有趣,因為我從沒想過義大利的地中海城鎮會讓人感到緊張,觀光客不都是去那裡放鬆的嗎?他聽到我是台灣來的之後,用簡單的英文問了我一些問題:你們會吃猴腦嗎?(我覺得能問出這個問題的人也非等閒之輩……)吃蛇嗎?吃狗嗎?是不是每個人都會武功?台灣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呢?
 
在我一一回答完這些問題後,我發現該我問他問題了,但是想到波士尼亞、塞拉耶佛,腦中卻是一片空白,一切的印象似乎都停留在歷史地理課本裡的黑白照。他告訴我,塞拉耶佛有個很高的旋轉餐廳,而且當地人都很友善。談話結束前他說:所以我是妳這輩子第一個碰到的波士尼亞人,妳也是我第一個碰到的台灣人。不知道為什麼,簡單的結論讓我感動莫名。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本來就應該如此簡單,每一次的相遇都如此難得,雖然我們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但我想我永遠會記得這位人生中第一次碰到的波士尼亞先生。
 
回到 Ljubljana 時,離前往 Zagreb 的火車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們仗勢著旅館就在車站後面,慢條斯理地在街上閒逛……慘劇就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候發生了。首先,某家店的店員結帳莫名龜速,他跟前一個客人聊天聊到手都停下來,輪到我的時候剛好又要換發票(事情都是這樣的),好不容易結完帳飛奔回旅館要拿行李,這次又換行李被鎖在辦公室裡面,而手上有鑰匙的小姐回家了!幾經波折,門總算是打開,我跟朋友拖著笨重的行李跑也跑不快,近在咫尺的車站頓時變得好遙遠。到達車站的直線距離就是直接穿越雙向道馬路,可是我覺得行李很重,這樣做太冒險了,還是很乖又很蠢地往前走到有斑馬線的地方,還紮紮實實地等了一個紅綠燈。此時同行的朋友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電話響起我也沒空接,一個勁地拖著行李跑。等我搭電梯下去再爬樓梯上月台後,只看到火車的屁股離我越來越遠,最後消失成一個小點……。
 
 
朋友傳簡訊來問我坐哪個車廂,我告訴她,我不在哪個車廂,我還在月台上。沒想到在拿坡里驚險逃脫的我,竟然栽在 Ljubljana 這個小城,回想起來這一切都蠢到極點。距離下一班前往 Zagreb 的車還有三個小時,我看了看身邊的行李,決定哪裡都不去。我沒本事拖著行李逛大街,也不想再錯過任何一班火車了!於是我在斯洛維尼亞最後的三個小時,也是多出來的三小時,就在夕陽下的車站月台度過。緊湊的行程中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可以靜下來好好沉思,回想一路上發生的種種,還有自己為何會落入現在這種窘境,其實也是不錯的經驗。只是辛苦了我的朋友,得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打點一切,還得半夜出門接我,帶我走到民宿,為這似乎沒做什麼但又好像經歷了很多的一天,畫下溫暖的句點。
 
 
文字、攝影:Gladys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