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儂蘭語:第十一站,恩愛夫妻「吉肯早餐」

作者吳緯婷
日期13.04.2012

當華語教師的 Amy 上禮拜有從日本來的學生,在用文化差異聊天練中文時,問兩國彼此「最怪」是什麼。日本學生想了幾秒,用歪國人口音說「台灣的天氣最奇怪」,今天穿大衣還會直發抖,明天艷陽高照,明顯是個夏季,一年四季打散在 365 天,比完吃角子老虎還刺激。Amy 說日本「女學生」最怪,其他人冬天裹大圍巾,白色雪花從天飄飄降落,女學生還能穿著百褶裙高校短裙,拼命縮短裙襬,晾著腿行走在街頭,冷風吹過都神態自若。

日本女學生笑笑,說她們其實也是冷得要死,但你知道,「我們那時是高中女生嘛」。我說,女學生青春無敵,不斷內折提高裙襬是天賦人權,每個女孩都應該擁有那樣的時代。會說到這,用「老生」的緬懷語氣,就代表我老了。一切都怪今天早上又去吃了「吉肯早餐」。

那個時候我們自稱「藍衫女孩」,藍衫+黑百褶裙+白色長筒襪,套上白色長毛衣,長髮飄飄騎著腳踏車晃蕩在小城裡,如詩如畫。不過一切的氣質假象,大概都在抵達「吉肯早餐」之後自動銷毀,每個少女開始扯著喉嚨點餐。因為那的確是一場混戰。

開在校門口直走左手邊的轉角早餐店,從清晨天還霧黑的時候就開始忙碌,在學生早自習時間開始之前,達到一天混亂的高峰。為了吃到元氣充沛的早餐,我會在六點多從家裡出發,在冰涼的空氣中,騎著腳踏車趕到店裡。如果貪睡了點,七點多才到,只能落得跟同儕廝殺的下場。同為女兒身,每個人點餐時宏亮的聲響,完全想像不出下午放學和男孩約會時,會產生出來的那個嬌滴模樣。

我們兢兢業業地,為生存而奮鬥,用食物滋補心靈,渡過夾雜黑灰苦沉心緒的高校讀書生涯。

究竟是什麼這麼好吃?看到早餐鐵板旁,擺著一個大鐵盤,上面堆滿一個個圓胖的麵團,你於是知道,「吉肯」最大的特色是手工蛋餅皮。「老闆我要一個總匯蛋餅(起司、火腿加玉米)」、「一個豬排蛋餅」、「一份肉鬆蛋餅加薯餅」……,老闆大聲的說「好」,右手抓了一個麵糰,掄起擀麵棍刷刷兩下,啪的一聲甩上鐵板。蛋餅煎好了,老闆會大聲喊「XXXX 好了,誰的自己來端歐」,你於是愉快地擠進藍衫堆中,端回屬於你的飽滿的蛋餅,以一種勝利的心情。澆上特調的甜辣醬和蒜茸醬油,這樣富有口感的紮實蛋餅,贏得你早晨的第一個笑容,為你儲備了一天讀書應戰的元氣。手上沉沉的書包感覺輕了些,對即將來的四五個小考,又甘願了一點。

那樣的時光,感覺很遙遠,又似乎很靠近。這間蛋餅的滋味,和那段青春歲月牽絆交織一起。畢了業的藍衫女孩,都還特別想念這一個熱熱鬧鬧的早餐店。不同的是,現在可以睡得飽飽,開著車來輕鬆吃早點。店面裡面貼著「恩愛夫妻做早餐」的聯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下了,店裡卻充滿以往沒有的和諧感,越過了早餐忙碌高峰期,老闆和老闆娘和店內兩三個熟客聊著天。我們在早晨的靜謐時光中,悠閒地看報,享受同樣手工蛋餅的厚實美味。

學妹們在校門旁掃著落葉,有的偷閒在鞦韆上搖著玩,奄奄懶懶的,像一群憂鬱的文藝少女。我想不是書讀多了,應該是穿著黑長褲的緣故。

吉肯早餐
地址:宜蘭市健康路二段 24 巷 30 號

#小吃 #飲食 #早餐 #宜蘭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吳緯婷
攝影吳緯婷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