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愛 Smartphone

作者風軾
日期06.04.2011

我相信這已經是全民運動之一了,你在一家咖啡館、餐廳或者是等電影開始前,看到一群人圍繞著桌子或並排坐著,然後全部安靜不語,低頭專注著研究手機。

最早我意識到這點,是我在一月初看到一篇 Newsweek 的文章,在報導 MIT 教授 Sherry Turkle 新書《 Alone Together 》,裡面引用了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 We're using inanimate objects to convince ourselves that even when we're alone, we feel together. And then when we're with each other, we put ourselves in situations where we feel alone——constantly on our mobile devices. “

「我們用機器說服自己,即便是獨處時也彷彿有人陪伴。但當有人在旁時,我們卻依然看著我們的手機,好像我們是一個人一樣。」

這本書的主軸並不僅限於手機或 Facebook、Twitter,但是目前最容易讓大家感同身受的應該是手機 +Facebook+Whatsapp 的威力。或許每種智慧手機都多多少少造成這種風潮和狀況,但我相信如果做統計的話,應該是以 iPhone 使用者最容易有這種情況。

一開始只是好玩,想要更即時的把這些訊息分享給不在我們身旁的親朋好友,就像我們早在 06-08 年的春節趴時一直想要做的事情,讓大家持續追蹤我們的行程和動態。

在餐廳吃飯時,餐點上桌,過去我們在春節趴趴走時,我們會拿出單眼狂拍一陣,等到飯菜都涼了才開吃,而現在我們是等到每個人都掏出手機拍完一輪並上傳到 Facebook 或 Instagram、Picplz 後,才開始動筷。

怎麼不知不覺就變成強迫症了?

我可以體會跟女朋友出去咖啡館泡一整天,你看你的雜誌我看我的書,那種安安靜靜卻享受那種分享有彼此陪伴的舒適和幸福感。

但我無法想像跟情人出去坐在咖啡館你上 Facebook 分享,我在 Whatsapp 跟別人傳簡訊,我們明明坐在隔壁,卻把自己弄得好像相隔千萬里,或許我傳簡訊給你還比較容易有回應?

或許你還記得上一我寫說我如何搶救我失效的 iPhone 4 主按鍵。後來那兩週,我的 home button 在復活一週後再次死去,於是我終於在週四把手機拿去維修中心。三小時後,我就拿到一支幾乎是全新的 iPhone 4。

這幾個小時裡,我用回了三年前買的螢幕已經有裂痕、電池都已經膨脹的 Nokia N95,我沒有辦法用我習慣的 Facebook、Whatsapp 和瀏覽器。

但我發現其實我一點都不在乎,甚至因為少了想要去查看手機的衝動,我吃飯時看韓寒的《青春》看得特別暢快。

一開始我買智慧手機,是因為我想要讓生活更便利。可以一支手機擁有 GPS 導航、記帳、隨時查資料、看新聞,但我並不想要失去和活生生的人互動的溫度。傳簡訊是不得不然的手段,但我更喜歡的是牽手散步和談天對話。

A 姊說追女生的重點,「想跟她說話,就請打電話給她,不要傳簡訊問:『妳今天好嗎?』我們又不是詐騙集團,哪來那麼多訊息好發。女生是愛講話的生物,和對方說話才會有安全感和習慣。」

紀蔚然在《無可奉告》劇作中說:

女:我跟你在一起只是為了跟別人打手機
男:親愛的,我跟你在一起只是不想一個人打手槍。

所以當大家都愛上 Smartphone 時,我突然想轉用 iNo CP10 老人機。呃,如果它也有 Viber 的話。

 

#Facebook #iPhone 4 #智慧手機 #Twitter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風軾
圖片鬼腳七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