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遊列國:芬蘭有三寶

作者J&F
日期16.05.2011

如果,這趟 50 天的流浪被稱為故事,那麼故事的主角也許還要再多加一些人,而禊子可以被設定在芬蘭。阿北(阿伯的台語發音),是這個故事的主要起點,他給了我們說故事的夢想與權利。

阿北是一個腦袋無邊際的人,卻又不會因為豐富的知識破壞了他對浪漫的定義,從某些角度看來,他的確是讓我們崇拜的對象。他在芬蘭唸書,我們想去芬蘭找他,故事就這麼簡單的開始說起,那時還只是乍暖還寒的三月天,我們的論文還在石沉大海中,心卻早已投奔自由。

原本的芬蘭 Longstay 行,因為阿北的課業繁忙,讓原定整個行程要依靠阿北的我們,不得不改成瘋狂的歐洲流浪記,誰也想不到,這一流浪竟然讓我們飄流十個國家。半年前的計劃,那一字一句伴隨著論文敲下的計劃,半年後一點一滴實現,是的,真的很由衷的感謝阿北,讓我們可以放膽的去做夢。

17 小時,是台灣經曼谷、荷蘭抵達芬蘭的時間。暖暖的八月天,芬蘭也用湛藍的天空迎接我們。阿北到機場接風,接下來的一切是我們永遠忘不了的感動。短暫休息一晚後,我們啟程前往阿北的鄰居家,那是在距離 Helsinki 約 3 小時車程的小城市,那時我們還在盤算著車資與時間是否划算去這麼一趟。好險,我們就這麼去了,然後也到了天堂。

Maiiyu,我們這麼叫她,她就像餅乾專賣店扛棒上的奶奶一樣,笑容永遠用不完。她做了一整桌我此生沒見過的菜餚,包括直逼黑鮪魚大小的現烤鮭魚。我們就在她的庭園上,伴隨著和煦的陽光與貪吃的蜜蜂,僅管前一小時才在車上胡亂吞下充饑用的麵包,卻還是將所有菜色印在胃袋中。Maiiyu 沒有讓我們歇會兒,開始採集她庭園中各式果實,沒有人類傻傻的有機還是無機分類,那裡就是種下去長出來的植物,經過熟練的處理與烘烤,成為一片片足以吸引各生物的派。隨手拿起一個空竹籃走到房子後方的林裡,過了半晌,便換得滿滿一籃閃爍著樸實光芒的野生小藍莓,只需將枝葉挑去、亦無須沖洗,一股腦地倒進烤模中,變成了最天然可口的藍莓派。如此和自然貼近互動的生活,除了 Discovery 頻道之外,我們真的是生平第一次體驗。

芬蘭,沒有幾乎大城市都一定要有的精品購物街,取而代之的是本土設計品牌與精緻餐具。我們在芬蘭看到了最純粹的 simplelife,沒有花枝招展;沒有名牌掛身,大家只是用最簡單的衣服襯托自己,但是卻又能恰到好處。芬蘭,就是這麼樣的自然;芬蘭人,就是這麼樣自然的與大自然相處。

我們在 Maiiyu 家學到另外一項本事,「 Sauna、Makala、O'lute 」(即桑拿浴、香腸、啤酒)。俗稱芬蘭的三寶我們在 Maiiyu 家一次滿足,先洗完以木柴燒燙石頭的桑拿蒸氣浴,再到溪邊築起營火,豪邁地拿起鐵叉串上香腸烤著,趁著涼風配啤酒,和上蟲鳴的背景輕音樂,仰望滿天星斗,人人口所說那無憂無慮的天堂也不過如此罷。

#啤酒 #歐洲 #芬蘭 #桑拿浴 #香腸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J&F
攝影J&F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