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世界娛樂場Ⅱ》即將在本月十至十三日在澳門舊法院臨時劇場上演五場,隔周移師往台北牯嶺街小劇場再演八場。這是一個關於賭又不只是關於賭場的戲,一個關於澳門又不只關於澳門的戲,因為賭博不是賭場發明的,而每天都在跟風險下注,以生命博彩的人也不只是澳門獨有。

《大世界娛樂場Ⅱ》即將上演,很多朋友問我是不是將二○一三年的舊版《大世界娛樂場》重演,我說不是。《大世界娛樂場Ⅱ》是足跡和台灣窮劇場一項延續又全新的合作計劃,當年由高俊耀和我聯合編劇的舊版,先後在二○一三年澳門藝術節和台北關渡藝術節中演出,獲得不少寶貴意見,而我們兩人也發現舊版本中有些未完的初衷。於是今年拒絕重演,決定重寫,加上離開了藝術節的經濟條件,又要在澳門、台北巡演,演員數量受到限制,況且,演員數量不多一直都是足跡和窮劇場的特點。在這個條件下,台灣方面找來與高俊耀合作無間的資深演員鄭尹真,以及台灣小劇場學校的學員詹凱安。澳門方面,經去年高俊耀來澳選角後,選定了本地近年同時活躍於劇場、電影演出的梁建婷,以及曾為王墨林執導的《長夜漫漫路迢迢》擔任演員的何志峰。編、導、演俱能的高俊耀,看來更着重文本與演員之間的互動關係,文本寫作或許先於演員,但演員對文本的參與卻在排練當中持續進行,以至作為編劇之一,在開排後一有時間就要到排練場看排練,然後跟導演一起修改劇本,我們都笑說排練過程中被篩走的文字,已多到可以拍一個長篇電視劇。
 

《大世界娛樂場Ⅱ》探討人如何將自己推向風險當中,人們在賭場以外,日常生活當中如何選擇投注?劇中人包括不賭博的人、在賭場工作的人、無法停止賭博的人和用賭去度過餘生的人等。這些人物都是從原初文本中,經由四位演員的參與討論,以及根據各自的個人氣質再三修訂而成。 

賭場,一個極端資本主義結構,從它的建築設計與無數一夜致富的神話中,我們看見一個個不斷被生產出來的“夢想”,讓人無止境地追逐。據說所有病態賭徒其實都是個天生的“樂觀主義者”,即使輸掉十萬次,他們都相信總有天會“一鋪翻身”。在賭場中大部分人都是輸家,但作為賭徒的你我,都只想看到少數的贏家,有人稱這種錯覺為“正能量”,彷彿正在墮樓的人,在着地前一直說着:現在還好,現在還好……。

 

文字:莫兆忠
劇照攝影:陳藝堂

本文轉載自:澳門日報

 

《大世界娛樂場 II 》
澳門場
2015/12/10(四)、11(五)、12(六) 8:00pm
2015/12/12(六)、13(日)  3:00pm
演出地點︰南灣舊法院大樓二樓(澳門南灣大馬路)
票價︰澳門幣 150 元(學生及長者 7 折)
售票地點︰廣星城市售票網或各門市分店 +853-2855-5555
 
台北場
2015/12/18(五)、19(六)、25(五)、26(六) 7:30PM
2015/12/19(六)、20(日)、26(六)、27(日) 2:30PM
演出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台北市中正區牯嶺街 5 巷 2 號)
票價:新台幣 600 元
售票地點:兩廳院售票系統 +886-2-3393-9888 

 

撰稿:莫兆忠

攝影:陳藝堂

資料提供:澳門日報

舞台上下 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