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在大爆炸中生成,隨後出現星星。自分子雲當中產出,紅巨星、白矮星、超新星、中子星, 一顆恆星的產生歷經不同階段興衰,隨體質變異各自闢出蹊徑。星星總是在,星星偶爾隱於雲後,星星還是同樣內涵但從射手變成蛇夫,星星不斷變化但都被喚作地球。偶一抬頭,每顆星星都一樣,拉近一看才知水星沒有水,火星燒出了生命(註 1)。

音樂祭就像星星。差異不難辨別,唯有觀察而已。將心目中較具代表性的老將與新秀點數出列,架好望遠鏡,今夜天空澄澈,正是適合觀測的好天氣。

一、春天吶喊(簡稱春吶)

自 1995 至今已經二十年,沒有誰能跟它擺老。有別於其他老牌音樂祭一路生成怪獸規模,春吶走自然隨性路線,二十年如一日,設備(總是)稱不上多好,追求一份沈浸在自然山林與音樂之中的野人趣味,看那竹林如此多賢。也因為春吶,讓春天去墾丁這件事蔚為風潮,其影響力直逼萬家香醬油(註 2),成為春天墾丁各式大型趴踢的代名詞,多少罪惡假爾之名行事。正統的春吶究竟是如何,以下為大家略作區分,以免初來乍到跑錯場子,含恨垂淚到天明:

 

1. 於該期間當地的春字頭活動裡,春吶永遠票房第一慘。我很遺憾。(摘帽)
2. 常有人說春吶在嗑藥,其實其他春字頭的活動才有這些搞頭。
3. 彷彿處處有屍可撿,但在這裡,各式彪型醉漢橫屍山野之景況才是現實。
4. 春吶沒有比妹。比妹者,比基尼辣妹也。然春吶的舉辦地點在國家公園,山間野林,毫無海灘可言。加上近幾年的清明時節墾丁都異常寒冷,別說比妹,能夠擺脫厚外套就不錯了。
5. 春吶的搖滾樂與電子樂比重為 9:1,基本上充斥獨立樂團,想聽電音,(千辛萬苦爬進山裡)來到這邊應該會仰天痛哭。

 

約莫從 2007 年起,春吶便開始轉移陣地至鵝鑾鼻公園,大多數樂團並無演出費,精神上的參與勝過實質收益。夜裡,在露營地撐起帳篷與冷冷山風相伴,這份克難又有點美麗的情懷,或許才是春天吶喊那份比醬油還深入人心的醍醐味所在。

二、海洋音樂祭(簡稱海祭)

時值夏季最燠熱的月份,舉辦於福隆海水浴場的海祭,已成台灣每年夏天的觀光盛事之一。它的音樂祭型態跟他者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其比賽機制:每年海祭都會湧入兩百餘樂團報名參賽,篩選三十組進行複賽,再從三十組當中,選出十組進入決賽。這項核心之所以能夠致使海祭跟其他音樂祭有別,跳脫出來處於特別地位,在於其獎項獨具意義:近起 MATZKA,遠至陳綺貞、蘇打綠,皆從海祭波濤簇擁之中,立於貝殼優雅誕生。只要在此摘得大賞,便相當有機會順利出線,因此,海祭成為許多獨立樂團心中的聖壇。
然而,自從並非由創始元老的角頭音樂舉辦之後,海祭逐漸開始產生爭議:與獨立精神越來越遠,導致整個盛典以主流音樂表演為主,比賽反成附庸,對於比賽公平性的雜音也漸響,海祭二字代表的意義,開始產生質變。這些問題,也是海祭現在正面臨的挑戰。

三、野台開唱(簡稱野台)

野台是一個在台灣獨具國際指標的音樂祭,舞台之大,等級之高,樂團之名氣,外媒之陣仗,在在超越其他音樂祭不止幾個馬身,而是幾圈賽道了。不僅國內音樂人與樂團,許多世界級國際大團,以及影響台灣流行文化頗深的外國藝人都曾登上野台,使得野台帶有幾分日本 SUMMER SONIC(註 3)的況味。2013 年的 Suede、XX、帕妃,許多同世代人或許還記得當時的感動眩目,現下 / 青年 / 少年的回憶一次到齊,第一次搭乘時光機,豈能不暈。往前細數,曾經光臨野台的國際級表演者多如繁星,水星逆轉、MOBY、OKGO、卡利怪妞、氣志團、土屋安娜、Megadeth⋯⋯風格各異,精彩不言可喻。

於兒童樂園舉辦也是野台深植人心的特色,滿山遍野的舞台,坐落在與兒時回憶幾無二異的遊樂設施之間,「搖滾樂」與「樂園」,想著意象有些詩意,或許這就是大人的遊樂園了。

2009 年曾經停辦,於 2013 年曇花燦爛,之後仍是未知數。隨著舊版兒童樂園的消失,或許也是一個輝煌時代的消逝,新建好的兒童樂園於新的所在閃著新的光芒,全新器材轉呀轉,不知道在它們之間,是否還有容納一道樂音的空位。

※※※

這些音樂祭,運行時光跨越許多人的青春年少,各自擁有專屬簡稱,談起來親暱,一提便是共同回憶。老牌音樂祭多已結實纍纍,有的熟透也像青澀,有的散發出最甜的、腐壞前濃烈的香氣,有的已悄悄落地更護花,靜待哪天,又再生芽。

談完老的,再來談小的,怎麼樣的新秀化出意想不到的各式變體,下次我們會看見更多星體火花齊放,新生初始的爆炸,那絢爛有多精彩。(待續)

註 1:過往人類對於火星的研究認知多為低溫寒冷,直至好奇號登陸,才扭轉此認知:火星不僅比想像中溫暖,且曾具有滿足生命誕生條件的環境。
註 2:萬家香醬油為台灣經典醬油品牌,當年一句「一家烤肉萬家香」威力驚人,餘勁蕩漾數十年,成功將台灣的中秋節扭轉為烤肉節,成就出「說到中秋便想到烤肉、烤肉醬、烤肉架、吐司、木炭、鋁箔紙、倒是不會記得萬家香醬油」這一含有淡淡憂傷的現象。
註 3:SUMMER SONIC 是日本的大規模都市型搖滾音樂節,於東京近郊以及大阪舉行。每年都有大量的日本國內音樂人和海外的知名樂團參加。
 

【獨立樂團放大鏡】
台灣小清新 / 後搖 / 文青系樂團已經夠多,關愛眼神早把他們烤到發燙,但鮮少人把眼光放在除此之外的地方;專業非專業樂評人滿為患,不差我一個木耳來逞口舌。本系列書寫出發點並非樂評亦非樂手,而是僅僅身為觀看者的不中立觀察:看別人表演,看別人玩團,看大局。聊聊鮮有人關注、樂團圈獨立到不能再獨立,各種小人物上籃的姿態。

CHU
做過美編,當過書編,賣過文案,玩過 VJ,徹底不務正業的臺北人。寫宵夜文但不吃宵夜,樂團圈局裏局外看不完。發了個在臉書上天天寫、連續寫一年的願,然後就來到這裡了。
部落格:根性與劣根性

撰稿:CHU

攝影:CHU

獨立樂團放大鏡 專欄 CHU 音樂 Live 音樂祭 海洋音樂祭 海祭 野台開唱 野台 春吶 春天吶喊 角頭音樂 獨立音樂 獨立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