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2018 輯二【春暖花開,好想做愛】——情慾羅曼史漫畫接龍,如果將文學裡的性愛場景視覺化,慾望將有更多閱讀方式。春光正好,讓我們盡情性幻想,把自己種植在他/她的身體裡。第二彈,創作者假文青 蓋時尚翻玩同志經典文學,尋找圖中的情趣用品先得分。

瑤臺旅社二樓二五號房的窗戶,正遙遙向著圓環那邊的夜市。人語笑聲,一陣陣浪頭似捲了上來,間或有一下悠長的小喇叭猛然奮起,又破又啞,夜市裡有人在兜賣海狗丸。對面晚香玉、小蓬萊那些霓虹燈招牌,紅紅綠綠便閃進了窗裡來。房中燠熱異常,床頭那架舊風扇軋軋的來回搖著頭。風,吹過來,也是燥熱的。

在黑暗中,我們赤裸的躺在一起,肩靠著肩。在黑暗中,我也感得到他那雙閃灼灼,碧熒熒的眼睛,如同兩團火球,在我身上滾來滾去,迫切的在搜索,在覓求。

他仰臥在我的身旁,一身嶙峋的瘦骨,當他翻動身子,他那尖稜稜的手肘不意撞中我的側面,我感到一陣痛楚,喔的叫了一聲。 

「碰痛你了,小弟?」他問道。 
「沒關係。」我含糊應道。

「你看,我忘了,」他把那雙又長又瘦的手臂伸到空中,十指張開,好像兩把釘耙一般,「這雙手臂只剩下兩根硬骨頭了,有時戳著自己也發疼──從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從前我的膀子也跟你的那麼粗呢,你信不信,小弟?」

 

 

假文青 蓋時尚 讀白先勇《孽子

選擇《孽子》是因為比較熟悉這個作品,而且在同志圈內大部分的人應該都聽過這部作品。我想最有趣的大概就是要把整個畫面都想出來,去推測裡面的角色都發生些什麼事情吧?這次的創作內心戲很吃重,有別內斂的原文我偷偷加入了一些小玩具進去。

很喜歡透過插畫可以傳達一些故事,讓人們可以輕鬆快速的吸收資訊,並沒有抱持著什麼理念,單純透過創作抒發情緒,就像有些人會寫日記一樣。透過插畫些微的嘲諷,反思一些行為是不是真的這麼恰當,或是大家都認同這種事情的潛規則在發生吧,讓大家彼此討論一些,平常沒有人可以討論私密的內容,讓讀者們有種,「原來不是只有我碰到這種事啊!」的感覺。

【封面故事 2018 輯二|春暖花開,好想做愛】 
「我們躺在上面做愛的那張床墊也散發著一樣的涼爽,在那張微帶黴味的床墊上,我們像孩子玩耍一樣,把一切拋諸腦後地做愛。陽臺的窗戶敞開,窗外吹進一陣帶著海水味和椴樹花香的暖風,風掀起了窗紗,窗紗慢慢飄落在我們的背上,讓我們赤裸的身體為之一顫。」——奧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 
 
有你的春日,最適合赤裸,最適合相擁。

插畫:假文青 蓋時尚

漫畫 插畫家 孽子 文學 情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