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羊男的迷宮》導演吉勒摩狄托羅(Guillermo Del Toro)的得意高徒吉蘭摩艾斯(Guillem Morales )執導,《靈異孤兒院》原班人馬所拍攝,《盲眼謎情》(Julia’s Eyes)是一部西班牙的異色驚悚片。承襲西班牙神秘、激情的元素,令人聯想早期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 )略帶病態慾望的華麗冒險。晦澀陰暗的畫面色調,一再翻案的劇情,以及運用盲眼帶來的視覺上的感官衝擊、視角轉換,緊湊毫無冷場的劇情,《盲眼謎情》可說是驚悚片的最新佳作

並不能說非常愛看驚悚片的我,難得選擇了這部題材吸引、詭譎奇異的電影,影片的一開場,即是雙眼已盲的雙胞胎姊姊莎拉在一個閃電襲擊的雨夜,穿著性感禮服,放著激情的音樂,與在空間中似有若無的人對話,勾勒出看不見的恐懼。觀眾還來不及猜想究竟是怎麼回事時,莎拉已在地下室上吊身亡,拉開一連串追尋真相的序幕,由和莎拉同樣患有遺傳性失明危機的雙胞胎妹妹胡利亞一路追查,究竟姊姊是自殺或他殺?死亡當時身旁究竟有沒有別人呢?光是開場就令我感到驚艷,神秘、憂鬱的情調令人感到新意,異常緊湊的劇情甚至讓常看緩慢調性文藝片的我,感到一點都不能停下來休息,不得不一直跟著劇情思考猜測。
一場胡利亞為了詢問莎拉是否在死亡前有了一個神祕男友,而前往盲人醫院的戲碼,胡利亞忙亂地來到醫院的更衣間,只見她突然闖入一群裸著半身毫不害羞、大聲談論莎拉死訊的女人們前,靜悄悄的屏息不出聲,女人們也完全不在意義她的存在。正當我有些困惑之時,才突然意會到:「對喔,那些女人看不見!」最後女盲人們突然聞到有陌生人入侵的氣味,抓著胡利亞尖叫,並說出屋內還有另一個陌生男人,促使胡利亞追上去。感官上的衝擊帶來推理的趣味,也更添恐懼、甚至情色的意味。
兇手設定為看不見的「隱形人」,一再穿梭在暗影裡,製造看不見的壓迫。當胡利亞的丈夫也被捲入危機失蹤之時,鏡頭突然轉換成這位「隱形人」的視角,在他模糊、喘動的視野與腳步中,我們看見胡利亞的悲傷害怕和警察的奔走,卻沒有任何人對這位「隱形人」有所察覺,完全不知兇手就在身邊。也營造出兇手被人「忽視」的悲哀,再度與「視覺」扣上關聯。
《盲眼謎情》在很多細節和劇情上營造的都很用心,讓你以為危機解除卻又馬上翻案製造高潮迭起。後來胡利亞的視力已經退化成全盲時,鏡頭一直故意不拍攝兇手的臉,直到胡利亞的眼睛復明才拍了兇手的臉部特寫,胡利亞又偽裝眼睛尚未康復,和兇手玩「假裝看不見」的遊戲,精彩鬥智,處處玄機。
除了兇手為變態愛慕者的設定略為老套之外,一些太過故弄玄虛的片段也令我覺得有些可惜,但仍不減看電影的樂趣。其中胡利亞和丈夫的浪漫真情,也塑造了驚悚之外的一些動人感情,令人期待下次又可以看到什麼樣的西班牙驚悚片佳片。又小編還想推薦大家一部我看過最喜歡的驚悚片,1973年的《威尼斯癡魂》(Don’t Look Now),融合藝術、唯美、超現實的經典恐怖電影,關於痛失愛女的一對夫妻,在風光明媚的威尼斯療傷,所遇到的悲劇。預告片就可怕又美麗到不行,推薦給大家。

撰稿:林易柔

圖片提供:http://gallery.photowant.com/b/gallery.cfm?action=STILL&filmid=fles11512685

盲眼謎情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