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根》由漫威漫畫作品《老人羅根》(Old Man Logan)發想,講述了一部極具當代性的美國政治寓言:年老力衰的金鋼狼羅根帶著墨西哥裔的小女孩,躲避美國財團的追殺,前往淨土加拿大。由於 X 戰警的版權仍屬於二十世紀福斯影片,該片的劇情並未受漫威電影宇宙觀牽制,因而能保有一個完整且流暢的敘事。

世界觀架構跟以往的 X 戰警系列沒有太大差異,但與前作連結的暗示相當幽微,較接近平行宇宙。時間設定在 2029 年,美國貧富差距擴大,變種人幾乎滅絕殆盡,已有二十五年沒有新生的變種人。

片中三個主要角色,羅根、查爾斯、蘿拉,可以看成是對現今美國各個世代的評價與期待。查爾斯已不再是以往的 X 教授,垂垂老矣且無法自理,心電感應的能力變成隨時可能失控殺害他人的不穩定因素,必須靠藥物控制;漫畫中羅根將夥伴殺害的罪惡感,在此巧妙地轉移到查爾斯身上,從前最為優秀的腦袋無可避免地被疾病侵蝕,就像美國曾經驕傲的價值,如自由及民主,當今都有可能變質而戕害人民。



蘿拉這角色除了源自 X 戰警漫畫系列中的 X-23 之外,讓女性角色接棒也是近來系列大片的趨勢,是一種絕對必要且讓人樂見的政治正確。血統與年齡是該角色有趣的地方,墨西哥裔的蘿拉在基因上作為羅根的女兒,雖然還是停留在美國/父為主體的意象,但這作法反倒能突顯她在各方面皆比父親優秀,重新詮釋何謂傳承;年齡上,蘿拉與羅根及查爾斯有著巨大的落差,強調新的價值才剛萌芽,也暗示了中堅份子的空缺。
    
在《羅根》之中可以看到對於金鋼狼這威猛的美國形象的解構與重新建構。身手大不如前,自癒能力因為年紀而衰退,永遠跛著腳,戴著老花眼鏡且酒精中毒,面對人必經的生老病死。在超級英雄電影中加入寫實質地可說是近十年來的趨勢,而該片更可說是漫威在這方面的高峰。片中通常稱羅根為羅根或詹姆斯(本名),反而較少使用金鋼狼這名號,強調該角色的人性,將神明拉下神壇。

金鋼狼電影當然會有暴力元素。《羅根》當中的血腥畫面相當坦露,可以觀察到自《死侍》(Deadpool, 2016)以來超級英雄電影成人化的風向,照顧觀眾的感官刺激且比例適中,而小女孩戰鬥的畫面表現了該時空的殘酷與現實感。關於羅根本人的戰鬥,最有趣的或許是查爾斯病情發作那一景:所有人的行動被凍結,畫面晃動一切顯得模糊,羅根猶如穿過重力場一般,步履蹣跚地將爪子插入敵人之中,由一場緩慢且狼狽的殺戮,重塑金鋼狼的形象。



該片關於未來的諸多想像之中,對科技演進的不信任最為突出。當中所有美國財團所派出的傭兵皆配戴機械義肢,人工生育使人類商品化,而自動駕駛車輛也有危害性命的可能性,羅根的複製人更是被描繪為冷血的生化武器。複製的基因改造玉米是一個重要的符號,沒有營養的玉米糖漿在今日的美國被大量使用;在此,我們可以看到《羅根》對基因突變賦予的二義性,一方面,劇情裡透過改造玉米抑止變種人出現,另一方面,基因突變是變種人出現的根本原因。

《羅根》當中不斷出現 X 戰警漫畫(紙本)及相關的後設指涉,這種讓觀眾所處的時空稍稍滲入電影時空的做法,剛開始看來也許有些干擾,但重覆使用之後反而讓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的疏離效果(Alienation Effect)在影像中復活;超級英雄漫畫的出現,原本就是因人們對於更優異者的期待而生,而如同片中羅根對漫畫的評價「這些以前是真的,但後來都只是一些編造的狗屁。」這樣巧妙的設計時時提醒觀眾當代美國的險惡處境及夢想破滅。

在肉體及精神上都無法自癒的羅根,最後靠著墨西哥裔的蘿拉得到了救贖,甚至是一個家庭;X 戰警系列對探討種族議題有著深厚的傳統,而該片將希望寄予在包容及開放上。蘿拉在結尾將十字架轉成 X 的記號,《羅根》以這樣的意念向觀眾喊話,作為最後一部金鋼狼電影再適合不過。   


【蘄觀】
針對電影及戲劇,以文本出發提供評論。在資料的引用上,強調與作品的關聯性。在脈絡的歸納上,強調內容與該藝術形式有所連結的重要性。期待在客觀的分析中,磨出一點玩味。
 

【李蘄寬】
1994 年生,台灣台北人,十七歲開始寫小說至今。從事劇本創作、劇場導演、戲劇構作,偶為演員。合作邀約請洽 eatadoner@gmail.com。

撰稿:李蘄寬

圖片提供:福斯影片

羅根 金鋼狼 X 戰警 漫威 電影 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