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領門,書封先遞上一張燙金入場券——「歡迎光臨博物館:由此進入」;這本精裝大書上滿版的美麗植物們,著實給這扇門施上了魔力。歡迎開始一趟生命與美麗的魔幻之旅。

這裡可不是一般的博物館。想像自己能漫步在世界上所有的田野、樹林、熱帶雨林和開滿花的林間空地。想像自己能一口氣看遍最美麗、奇特、古怪的植物。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可以回到過去,回到地球生命的起始,你會看到什麼?在《植物博物館》的書頁裡,你的想像全都能實現。

首章即是從生命樹開始(既是分類學、也是名符其實充滿植物的生命樹),對頁的大尺寸開本下襯著黑底,最底部是地球上的第一個生命——於混沌而生的綠藻,越往生命樹上頭的植物們越發華美。自然課本告訴過我,綠藻代表了一種最簡單、基本的生命形式,但我現在在〈一號展示室:最早的植物〉裡,看著繪者凱蒂對於多種藻類、苔蘚植物和真菌地衣等的精細描繪,才真的在這些古老的生命形式裡面,看到關於「生命」與宇宙間一種更為直接的關聯。宇宙顯現在這些植物的體內。

 

凱蒂熱愛對稱,並鍾情於精細描繪特性的大自然古典畫風。她和這些「與生俱來」即從體內發散出美麗對稱的生命們,宛若天作之合,各式樣貌的植物們在她筆下,以萬花筒般的姿態轉出生命之華。有些對稱獻上植物本體的靜謐莊嚴,有些對稱變化出幾何規律中的魔幻,還有些對稱中可以看到無論正視或剖面,肉眼皆無法見的更多細節與局部。散落在圖中的各種構成都來自同科同種植物,切分開來卻各是一顆星球,讓人驚喜。

在《植物博物館》,若說繪者凱蒂搭建了太空廣袤的視覺意象,導覽員凱西則在想像的漂流中,拋了把藤蔓給你抓著。她距離與節奏掌握得宜,讓你能繼續在植物的宇宙中浮游著但不飛離地球,以逛自家菜園般的淺顯口語,介紹精簡概要的科種、繁衍與演化歷程。途中難免遇到些許專有名詞,但也隨後附上讓人好懂的短小解釋,以及貼心資訊——它們究竟現在過得如何呢?地球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太多植物我們只聞其名而沒見過本尊。某些耳熟能詳的植物已經不知在地球演化史上經歷了多少時間,而我們又能從中看見多少生態變遷、人類擴張版圖的足跡。

不論野生或人為栽培,我們今日看到的銀杏都是同一個樹種:Ginkgo biloba,這種樹位在演化路線的末端。大約兩億五千萬年前,世界各地有許多不同種的銀杏,但時至今日,除了 Ginkgo biloba,其他銀杏都絕跡了。銀杏的外觀在這兩億五千萬年之間沒有多大的改變,現代銀杏的葉形和化石樣本幾乎一模一樣,因此銀杏也常被稱為「活化石」。

《植物博物館》自許為一座指尖博物館,精裝的大開本讓細緻的繪圖以適宜的大小展現,淺顯概要的說明詞句不讓專業知識的閱讀過於吃力,且是很好的入門要領(論字級也是老少咸宜呢)。或許這也是一幅銀河灑落天際的植物星圖,當繪者凱蒂與作者凱西・威利斯帶領我們進入這本書,在這些她們熱愛的植物們面前、感受她們目光灼熱,凝視眼前的一株一葉時,一同感覺自己變得很小很小,眼前即是宇宙。

《植物博物館》


作者:凱西・威利斯/撰文
   凱蒂・史考特/繪圖
   周沛郁/譯
出版社:大家出版
出版日期:2017. 09. 27

撰稿:蔡詩凡

攝影:蔡詩凡

圖片提供:大家出版

植物博物館 大家出版 選書 插畫 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