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極簡當道的設計趨勢中,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小子(Godkidlla)的作品:鮮豔濃厚的字體,猶如直拳對決般吸引目光;衝突性高的對比色,並且善用書法、繪畫和塗鴉等方式注入手工質感;彷彿無比張狂的同時,卻也能以優美細節傳達出幽微的抒情性,如他所設計的海明威和費茲傑羅封面上書中角色的剪影。

一眼看到小子,穿著隨興的他透露出煞氣,獨特 Man 味來自於自信和才華。
小子的家就是他的工作室,位於永和安靜的巷弄中。乍看,也許不會覺得這是一位「設計師」的工作室,而是一位藝術家樸實、舒適的工作空間,牆邊立了幾幅他寫的字、油畫,充滿不修邊幅的直接生命力。
他平日約凌晨三、四點才睡覺,但一早八點就起床,並自己下廚做早餐吃。他常常不吃午餐,就一直埋頭認真工作,直到下午四、五點去運動,去公園拉單槓、健身房踢沙包,或者練八極拳,生活似乎還頗為規律。從事設計工作時,他似乎都習慣一個人;沉浸在文學、音樂和電影作品中,為它們找到面對世界的視覺第一印象,這就是小子建構自己世界的方式之一。

誰是設計師?

自高三開始,小子才決定考取美術系,且希望能當上美術老師繼續畫圖。但是就讀美術系時需要購買許多工具和原料,花費昂貴,才慢慢意識到達成理想的艱難和生活的不易。當時美術系幾乎沒有電腦的相關教學,小子開始自行研究軟體,跟著一位老師工作,但那時還多被稱為「美工」。直到有人稱他為「設計師」,他才發現,原來他已經是所謂的「設計師」了。
「其實是挺莫名其妙的過程,大概是 2007 到 2009 年間,才比較游刃有餘地把一些自己在藝術上的想法放到設計作品上。也接到比較多文化類型的案子,當然商業案子也得接……其實全部也都是商業案子啦。」藝術與設計、文化和商業,在一般人的眼中,似乎是彼此相悖的,但在小子的作品中,其實看不見其中的矛盾情感,對他來說,「把每個案子都做得有趣」,才是他在意與堅持的理念。
「當年剛開始在高雄工作時,可是連『設計費』的概念都沒有啊!報價的時候,總是要多報一些印刷費、製作費。」從沒有設計費到力爭而來,也經歷了許多困苦的磨合,但是,雖然談到設計界的辛酸,小子卻坦言自己不太喜歡「靠北設計師」、「惹毛設計師的一句話」等時下流行的吐苦水社群。
「目前設計圈的困境,不得不說仍是許多設計師自己去推一把、容許它們造成的。現在還是有許多設計師願意無償比稿、被客戶改得亂七八糟還是繼續做,然後就抱怨:『做設計就是服務業啦!』」小子認為設計師們需要更深入地思考和反省,一同思索台灣的設計圈如何改變和傳承。而小子一步步樹立起自己的獨特風格,也漸漸地受到許多客戶青睞,在創作時,也擁有不少主導權,這樣的結果也絕對是小子的堅持和努力而得來的。

 

 

 

 

 

 

俗擱有「麗」:華麗台灣元素

 
在小子的作品中,常可看見俗麗的台灣元素,常運用漸層、剪貼、描邊字體等元素。他為了濁水溪公社的專輯《鄉土‧人民‧勃魯斯》到華西街取材,「當時我想做一些台灣環境中較少被注意到的面向,於是在專輯的封面放上舞台車的背面,專輯打開之後立體的樣子則像是神龕!」歌詞則是做得像一張大符咒,並參考在華西街買來的符咒書,畫上真的符咒,乍看既詭異又華麗。並使用鮮豔的雷射效果,打造出既傳統又當代的生猛氛圍。
 
「華西街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地方,在那裡光著上身走路也不奇怪,也是嚴重老化的地方,看不到世代的接軌。我很喜歡這樣的地方,有點髒亂,好像充滿犯罪的可能性。如果用水墨去畫的,可以用很多很粗曠的線條來勾勒陰影,再上一點彩色。」小子一說,眾人腦海中就出現很多畫面,華西街魯莽的生命力讓他著迷,他認為這是在時下年輕人身上看不見的。
 

 

 

 

 

 

設計的「好看」與否,常常是一線之隔,乍看俗不可耐的傳單或網站設計,也是小子的靈感來源。「例如之前有人在說台灣 uniqlo 的傳單、高雄的中華藝校的官網首頁設計很醜,我看到時是覺得:哇,創意無限啊!」

 
有一陣子,小子也常「欣賞」電視台的蓋台廣告,曾經看著 Discovery、國家地理頻道等連三台時,三台同時被蓋台,「哩欠錢喔!」的誇張語調不斷洗腦重播,令人哭笑不得。慢慢地他把這些事物其中的元素和零件拆開來重新組合、翻轉,完成一個又一個充滿庶民風格令人玩味不已的設計。「好像有點ㄎ一ㄤ掉,被開啟不該開的東西!」
 

 

 

 

 

 

 

 

「字」的藝術,來寫書法吧!

 
小子設計的書封,書名常常大而直接,甚至書封上最主要給人的視覺印象就是「字」,字體設計也常讓人驚豔。小子表示他的書法最初寫得很醜,是經過不斷地練習。「但有的時候,還是覺得應該醜的理直氣壯才對!」最後他練出獨特的專屬字體,線條忽肥忽瘦、墨水時淡時濃,擁有既詼諧又莊重的韻味。
 
大江健三郎《個人的體驗》的書封字體,他以墨汁加上白色顏料呈現「牽絲」的感覺,呈現書中角色困頓的心境,絕對不是現成的毛筆字體可以傳達出來的。並在半透明書衣底下的內封上,放上他畫的大江和兒子騎腳踏車的油畫。耗費心神特地畫的油畫,更令人感受到小子對工作的熱情。
 

 

 

 
最近他還熱衷於噴槍創作,在他擔任藝術總監的《眉角》雜誌封面上,也以噴槍噴出反叛形像的人物。噴槍創作需要製作許多模板,層層疊疊重複噴漆多次來製造層次感。
 
如此投入案子,也常讓小子自嘲很瘋狂。他和逗點文創結社長期合作,設計了多本書的書封,也是許多人認識小子的開始。在他逗點的作品中,他特別滿意海明威《太陽依舊升起》的封面,條碼般波動的紅裙,簡約優美。「午夜巴黎」三部曲的書封皆是由他設計,各自呼應非常有趣。還有但唐謨《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彎曲的詭異字樣和骷髏頭,也是他相當滿意的作品。另外《陸上怪獸警報》的故事也很吸引小子,迷戀怪獸的他,哥吉拉也是他的偶像,帶點「新世紀福音戰士」風格的封面,鮮豔對比色也很吸睛。
 

 

 

 

設計、賣書,混這一條路

 
硬漢般的小子,除了做了許多書封的設計,也是高雄三餘書店和桃園讀字書店的創辦人之一。同時身為一位創作者和一位經營者,在轉換兩種身分時,是否有碰到什麼困難?理念上是否會感到衝突?
 
「有時候確實會懷念起床後只要做稿子的時光,不用開會、選書、策劃合作……但我也覺得是很有趣的挑戰!感覺好像真的是在賣 Sense、而不只是在賣稿子,我的很多思維邏輯都在改變。書店是一群人的事情,開店時我們就常思考書店這個空間究竟是什麼呢?是要做的很極端?還是像是溫柔地把書介紹給你?要將什麼樣的自己放在那個空間中,我覺得很有趣,好像是找到一個和世界溝通的過程。」
 
另外,他自己也想寫一本關於設計的書,分享一些成功或失敗的案子、與客戶溝通的過程。期待早日看到這本書,以及更多小子充滿活力的作品。更多小子的作品可以看這裡
 

 

 

 

採訪:林易柔

撰稿:林易柔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設計 小子 Godkidlla 台灣 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