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與工作中,Soac 都以食為重。味覺是人們的感官之一,而所謂的「性」,其實就是「刺激感官」的綜合,那麼飲食與性的關係,必然不會太疏離。熟悉 Soac 的人都知道,與他對話,黃色笑話總是無法缺席,品味可說是有點下流又有點可愛。他的幽默感與味覺一同敏銳,常逗著大家吃吃地笑,腦中一起浮現一些怪怪的東西。我們準備了一些情色文本,有經典的《蘿莉塔》,也有通俗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由俗到異、由異到俗,飲食與性愛也是這兩者的結合,才能產生真實的滋味。壞壞又機智的 Soac,究竟會怎麼結合「食」與「性」呢?

蘿莉塔,就是「親吻」

《Lolita》,Vladimir Nabokov

「蘿莉塔,我生命的光芒、我胯下的烈火,我的罪,我的魂。蘿─莉─塔:舌尖從上顎下滑三步,第三步,在牙齒上輕輕點叩。蘿,莉,塔。」

"Lolita,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納博科夫的小說《蘿莉塔》影響深遠,帶來今日人們熟知的「蘿莉」風格。「蘿莉塔」象徵的是青春的誘惑,也是人們對於年輕、青春的永恆渴望。聽到「蘿莉塔」,Soac 最初想到的是小牛肉、小羔羊,也聯想到茄子,覺得與女性性器官神似。最後他決定以火烤茄子與櫻桃巴薩米克醬來呈現,鮮紅的色調,令人感受滿滿的熱戀迷狂與青春氣息。

「我想要呈現一道有著滑嫩質地、入口會有接吻感的菜色,香氣上帶著酸甜的青春風味!」美麗的蘿莉塔是早逝的,而當菜色完成時,Soac 又俏皮地說道:「茄子是不是有點像軟屌?」性器官的比喻可能是女性、也可能是男性,閃現的愛戀則只能在回憶中追求。

夢遺或許是遺失的地圖

〈夢遺的地圖〉,陳克華(節錄)

「他夢遺了。
他是王
夢遺出一塊屬於他的版圖

與死的潔白床單上
 
當月經
翻閱著另一本月經
他戀戀不捨,當夢遺
預言了下一次的夢遺……」

「夢遺如同不曾存在的高潮,虛度光陰般的消耗卻無換來等價的歡愉。對我來說就是把蛋白打發後放入烤箱低溫烘乾,一道看起來華麗但是基本上毫無任何味道,沒有存在必要的料理。我覺得很難過。」而攝影師聽聞 Soac 的情色料理發想後,決定將所有食材放在水上拍攝,並用不同顏色的水,呈現不同氛圍。於是破碎的烤蛋白被放在藍色的水上漂浮,如同漂在無邊的海上,更讓人感覺空虛沮喪。夢遺時,可能是自己世界的王,但是,畫出的地圖卻瞬間消逝,僅有自己看到。「好難過啊!」Soac 再一次強調。

言情小說,言情未必有情

〈新官場現形記情色篇〉,網路言情小說

「『那我就插三個小時給你看,今天反正我是捨精陪美人。』李要把手指插在楊雪的陰道中在裡面攪動起來。

『別精盡人亡啊。』楊雪笑著打了李要的大腿一下,分開雙腿,浪聲浪氣地叫著,『死人,快插進來呀。』」

「我不用真的看文字就知道在寫什麼!」Soac 提到一般大眾認知的言情小說,想到的是有點粗俗、功能性的性愛。以 ricotta cheese 加入過量的糖和過量的橙花水,呈現超級豔麗、俗不可耐的風味,淋在有陽具象徵的手指餅乾上面,再撒上檸檬皮。這道菜很甜膩、視覺上也直接呈現性器暗示,和言情小說一樣,吃了過多,就令人疲倦厭膩。然而 Soac 的黃色笑話卻說不太膩,因為他的幽默感是活生生的,敏銳又愉悅,不像這道菜令人生厭。​

色戒──海潮中纏繞的性

〈色戒〉,張愛玲

「又有這句諺語:『到男人心裏去的路通過胃。』是說男人好吃,碰上會做菜款待他們的女人,容易上鉤。於是就有人說:『到女人心裏的路通過陰道。』據說是民國初年精通英文的那位名學者說的,名字她叫不出,就曉得他替中國人多妻辯護的那句名言:『只有一隻茶壺幾隻茶杯,哪有一隻茶壺一隻茶杯的?』」

張愛玲筆下的男女,工於心計,退退進進只為一段好姻緣,有時也為一份真感情。Soac 聽聞〈色戒〉,腦中第一個畫面是李安改編電影中,湯唯令人驚異的腋毛。不羈的腋毛似乎象徵原始狂野的情感,也令人看見過往保守時代中的不同面向。「忘不了女主角濃烈兇猛的腋毛,好美!」原先 Soac 想用帶殼海膽,對剖開來呈現如內臟般的質地。可惜帶殼海膽較難買到,最後以海藻和泡沫呈現腋毛纏繞的意象,濃濃海味也刺激感官,聯想海潮與性。

五十道陰影或許人人都有

Fifty Shades of Grey,E. L. James

「『二。』他輕聲數著。『我們要打十二下。』

噢……這跟上次感覺不同,好肉慾,好……爽。他纖長的手指滑過我的臀部,被捆綁被壓住的無助感加重了刺激。他又打了一下,然後又一下,打在另一邊。他停下手,輕輕脫下我的內褲,再次溫柔地愛撫我的臀部,在繼續之前,將我的慾望逼到瀕臨崩潰的邊緣。我與一波波的愛欲掙扎著,沉浸在此刻中。」

「SM 不是大家都在做的事嗎?」Soac 高聲說著,忍不住想回他,可能真的不是啦。「明明都有做,卻裝做沒有!我要用很多魚頭來表示驚恐!」Soac 用數顆魚頭擺在盤子上,魚睜著大眼,看起來是那麼驚嚇,讓人感覺有夠荒謬。「我覺得性變態或綑綁這件事其實很普通,可能很多人都有接觸或用身體實踐輕度的 SM,看到電影卻很驚訝,深怕不表現出驚訝的話大家會覺得你是不是其中一份子?」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是他也是她自己

《Lady Chatterley's Lover》, D.H. Lawrence

「『呵!摸觸您是多麼美妙的事!』他一邊說,一邊愛撫著她的臀部和腰部的細嫩、溫暖而隱秘的皮膚。他俯著頭,用他的臉頰,頻頻地摩擦著她的小腹和她的大腿。他的迷醉的狀態,使她再次覺得有點驚訝起來。他在摸觸著她生動而赤裸的肉所得到的美,這種美的沉醉的欣歡,她是不了解的。

這只有熱情才可以了解,當熱情沒有了或死了的時候,那麼,美所引起的,美妙的驚心動魄是不可了解的,甚至有點被動的。溫暖生動的接觸之美,比起眼見的美要深厚得多,她覺得他的臉在她的大腿上,在她的小腹上,和她的後臀上,溫柔地摩擦著。」

今日看來,查泰萊夫人與守林人梅樂士的戀情,可能是平凡常見的,然而 D.H. 勞倫斯這位 20 世紀的英國作家,其作品中描述的戀母、同志劇情於當時可是引起極大爭議,影響至今。「我覺得巧克力加上莓果是極度性感的組合,狂野的巧克力冰淇淋與優雅的莓類果醬組合起來像是不羈的羞辱式性愛,十足過癮。」Soac 用草莓果醬淋在巧克力冰淇淋上面,再撒上碎堅果,混亂的豔紅呈現熱愛與生命力。

當時查泰萊夫人找到了一位愛戀她肉體、或許也愛戀她靈魂的情人,性愛的覺醒,也是生活的覺醒。肉體與靈魂或難分離,飲食於生活亦不可缺,是點綴,更可以是重心。

冰與火,肥美肉體誘惑

《A Song of Ice and Fire: Game of Thrones》David Benioff、D. B. Weiss

說起情色文本,Soac 也想到 HBO 熱映的影集《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影集裡有大量的女體裸露,直接又毫無遮蔽的打算,對我來說就像是一隻滷豬腳,肥嫩鮮飴。一方面覺得太過直接顯得土氣,另一方面又無法抗拒其誘人的口感和享受。」豬腳就像是肥美的女性肉體,既古典、又溫美。影集劇情通俗,人物來去如鄉土劇,一隻豬腳也正吻合這樣的風情,如同一般人平平凡凡又俗艷的性生活。

性感的真實味道來自生活經驗

在 Soac 的新書《餐桌上 On the table》中,分享了不少他替朋友、情人下廚的故事。Soac 以平實幽默的文字,彷彿在讀者耳邊說著那些,既家常又值得回味的親密往事。在他的料理中,「情意」也是最重要的。

「我可能無法馬上說出哪些料理對我來說,可以挑起性慾,但我會因為在做某道菜時想到某人,可能是幫對方設計的菜,特別地,性慾高漲!」他還得意地說道,特別做給交往對象吃的菜色,從來沒有重複,皆是因人而異,看每個人的喜好與性格,令人感受到 Soac 的滿滿愛意。

若真的要說令他感覺性感的味道,Soac 認為巧克力加莓果非常刺激感官,可可的油脂加莓果的花香很對味。但真的能挑起性慾的,還是與生活經驗結合的食物。他也喜歡與情人享用海鮮,滑嫩質地的食物都會讓他聯想到情色。

「食物像是開場……」原來,慢慢吃完一道道用心準備的晚餐、適度地調情之後,「大幹一場」對 Soac 來說幾乎是必備。而做菜時他也曾不經意地和情人「玩一下」──「我曾經有朋友來訪,發現一罐 nutella(巧克力醬)有洞……」Soac 的生活與飲食緊緊結合,而他的料理也與情慾難以分離,不論是朋友、或者情人,料理就是他表達情意的最好方式。

撰稿:林易柔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Soac 飲食 情色 索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