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二月,一篇臉書上的出櫃文獲得近十四萬個讚,照片裡爺爺橫生皺紋的手牽著兩隻年輕的小手,文章最後寫著:「爺爺牽著我和綺綺的手,爺爺說,什麼戀都不重要,只要我們幸福快樂就好。」

那是圖文插畫家 Aida 出櫃的故事,這一篇貼文,她放在手機的備忘錄裡刪刪改改好幾年。Aida 在臉書有六十萬粉絲,她在專頁分享慵懶貪吃戀人的牢騷,主角 Aida 與綺綺是一對愛鬥嘴愛嘮叨的情侶,會吵架會心碎會摸頭和好會放閃。出櫃之後,雖然也有萌萌公開抵制,但是更多粉絲對 Aida 說:「同性戀與異性戀的愛沒有不一樣。」

這天我們因新書《小手拉小手》專訪 Aida,這是生性羞怯的她首次接受訪問,網路上健談的她現實中生人勿近,跨出受訪這一步,無疑是為了書中所寫:「不夠勇敢沒有關係,我們一起加油。」

Aida
Aida

「拜託妳不要是同性戀。」

Aida 的第四本圖文書以出櫃為主題,記錄了自己在嚴謹的軍人家庭中出櫃的心理歷程。Aida 從高中開始喜歡女生,整整十年間她與家人不提感情:「我對家人的虧欠來自沒辦法對他們說實話,像是隔著一道牆,我們生活跟工作都聊得很深入,感情這一塊卻始終是空白的,我在感情裡發生的喜怒哀樂,他們不會知道,也不會問我,我也懷疑他們知道,不敢去戳破⋯⋯。」甚至,姨媽因為宗教信仰,從 Aida 小時候就不斷告誡她:「拜託妳不要是同性戀。」

但是和綺綺在一起後,Aida 產生了新的焦慮:「她的家人們都知道我,也把我當女兒看待,但我的家人卻只覺得她是一個很好的朋友。綺綺雖然很體諒我,一直叫我不要急,但是我感受得到她心裡的不安全感,如果我出事了,可能沒有任何人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她,甚至要躲躲藏藏地去我家拜年。」

狀況不好時,Aida 老是在綺綺面前哭。她無法出櫃,除了自己的心理障礙,也顧慮高齡爺爺的身體。Aida 是爺爺帶大的,不願意把情緒丟給長輩處理,更擔憂出身職業軍人的爺爺無法接受:「有句話說,我們出櫃就是父母入櫃,我擔心別人的閒言閒語影響家人,我也要幫助他們去消化。」

後來,反而是爺爺主動詢問她和綺綺的關係,等於是幫她開了出櫃的路。Aida 講完,爺爺只是淡然地說了:「 只要你快快樂樂,心放寬,這樣就好了。」

在 Aida 的粉專中有一段她跟爺爺第二次出櫃的影片,像是把她內心的黑暗與脆弱再攪亂一次:「那個影片看起來很好笑,其實當下超痛苦,我講到最後哭了,講到不能結婚、兩個人生活在一起很沒保障之類的,越講越傷心,爺爺也覺得很心疼,他不知道我承受這麼多,爺爺安慰我說,慢慢來不要心急,總有一天會合法的。」

「我還年輕,但是很多同志已經沒有辦法等到那一天了,他們可能一輩子都是這樣過去了。」

Aida 逐步對弟弟、爺爺、奶奶、姨媽、媽媽出櫃。原先不理解的家人們逐漸改變立場,幾乎所有人都在公投時投下了支持同志婚姻的票,但仍有一個祝福,她還沒有辦法得到。

Aida

家人的傷害更痛

在 Aida 的出櫃之路裡,最先試探的是同輩的弟弟,當時弟弟問她:「妳要不要試試看和男生在一起?」許多人與家人出櫃第一步,得到的反應常是家人試圖將自己「導回正途」。Aida 不是沒有試過與男孩約會:「我沒有刻意堅定一定要喜歡女生,但好像就是沒有辦法更進一步,我遇過那麼多人,只有女生可以讓我心動。」喜歡是無法被勉強的,她只是順應了本性。

「我是很悲觀的人,在思考出櫃時我會把結果導向最壞,當時我已經搬出去住,我想的是如果家人到時候無法接受,我可以給他們一點空間去消化,他們也不會覺得我因此離家出走。」日久發現,弟弟漸漸在自己與綺綺的日常貼文下按讚,甚至狗血留言:「姊,看妳過得幸福我就放心了。」這樣故作浮誇的肉麻,看在 Aida 眼裡卻是最剛好的祝福,甚至最後鼓勵她與爺爺奶奶出櫃的也是弟弟。

對 Aida 來說,她最大的遺憾是從小疼愛自己的姨媽。姨媽雖在 Aida 出櫃後告訴她「我依然愛妳」,但也在家庭群組散佈愛家公投資訊。起初 Aida 默默忍耐:「我的衝擊很大,就覺得我已經向妳出櫃了,妳在公開群組說明反對,好像就是反對我的幸福,很受傷⋯⋯。但是我當下沒有說什麼。一段時間後,我姨媽又傳了一次,我忍不住跟她溝通,跟她說那個公投對我來說是很受傷的,她也可以理解,就沒有再發那種文宣。」

「我真的真的好希望,有一天她能夠明白,幸福是不分性別、種族、年齡的,只要兩人相愛,都擁有幸福的權利。」——《小手拉小手》

最後,姨媽沒有去投票。或許這對 Aida 和姨媽來說都是一個中繼站,停下來,保有思考的空間,防止以愛為名的傷害。她們都學習不以「我是為你好」強迫彼此,在 Aida 得到祝福的路上,姨媽努力做到不互傷:「就算她無法支持,也不會投下反對票。」

爺爺的長女

出櫃之後,爺爺比想像中更支持 Aida,不但答應跟 Aida 一起拍攝出櫃影片,也常常感謝綺綺照顧 Aida 這個頑固的傢伙。這一切對 Aida 來說很像禮物,小時候奶奶主外爺爺主內,媽媽則長期離家工作,面對爺爺的軍事教育,Aida 身為長女倍感焦慮。她生長的家庭規定好九點睡覺,睡覺時間下樓喝水會被唸,早上五六點起床便摺好棉被;又因爺爺節省、家裡的冰箱只能開一個小縫,講究小孩子筷子的拿法,走路腳跟不可以拖在地上。

「我的拘謹可能有部分是因為家裡的氣氛。綺綺常說我很壓抑自己,或是很多堅持,可能是因為成長環境。我爺爺一直給我灌輸一種觀念,就是長姐如母,媽媽長期不在我身邊,爺就是覺得我要照顧與保護好弟弟,家裡一些重大的事都是我在承擔,我要學著跟長輩一起去解決家裡的事,可能跟弟弟比起來會比較有責任感。」

她笑著補充:「希望弟弟不要看到這個訪談。」Aida 的長女身份督促她學習早熟,很難想像在網路上這麼胡鬧的人擔負家裡的重責大任,例如家中搬家的大小事,長輩住院時的照料⋯⋯,這些都是小小年紀的她便學會的。她很渴望可以有一個姊姊在前方為自己領路,而不是老是被家人交代要當照顧者。

姐代母職養成的嘮叨嬸心,在遇到綺綺後得到鬆綁:「無論是我的原生家庭,或是現在跟綺綺,家就是避風港,一整天的負面情緒回去就可以釋放。家也可以讓我做自己,在外面很客氣禮貌,回到家就能做你們在圖文裡看到的那個我,就是一個懶婦的狀態 ^^y。」

Aida

模擬姊姊,釋放我內心的小野獸

終於有一個模擬姊姊照顧自己了,Aida 以撿到寶的心情說:「我在認識綺綺之前,一直都沒有很喜歡自己,我的個性很古怪,很難親近,小時候怕生,在外面見到叔叔阿姨都不敢主動打招呼。以前害怕到連上課想要上廁所都不敢舉手說,會忍到下課。小學要上台吹直笛這種,我都是抖到不行。我也很討厭這樣的自己,很希望像其他人一樣落落大方⋯⋯。」

Aida 直到現在,都還是很害怕在公眾場合被注視,不露臉也出自此:「我一旦露臉不可能避免別人評論我的長相,但長相不是我可以決定的,他們評論我的畫風不好,可能是我不夠努力,但長相真的沒辦法。」我發自內心說:「但妳很可愛欸!」她喪志回:「長相是很主觀的⋯⋯。」

情緒困擾與沒有安全感長期依附著 Aida,綺綺鼓勵她去面對壓抑的情緒,因此 Aida 現在固定就診精神科:「我的醫生跟我說,我是那種沒有退化完全的原始人,對環境有很多敵意跟防衛機制,像是處於打獵狀態,隨時要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

對凡事都謹慎小心的 Aida 慢慢理解自己的思考機制,也在綺綺的推薦下找到瑜伽做為固定運動。每當 Aida 因為一些日常瑣事陷入低落情緒,綺綺總有辦法把她拉出來:「她很樂天,就會帶我去運動,把我帶離開那個情緒、找點事情讓我做。」Aida 有許多粉絲根本就是綺綺粉,無限期支持綺綺的刀子嘴豆腐心。我反問 Aida,覺得自己是否也同樣帶給綺綺好的改變?

「我覺得好像沒有欸,我有認真想過,如果今天我是她,我不會想跟這個人在一起,我好像沒有什麼值得她喜歡的欸⋯⋯。」她陷入自己的腦風暴,我提醒:「妳很搞笑啊。」

她想到了自己的反差萌:「就很鬧,很像瘋子。她在認識我之前,覺得不會想跟我這樣拘謹的人當朋友,在一起後才慢慢看見我解放隱藏的小野獸。」

雖然對外人慢熟,在綺綺面前她卻慢慢拾獲了完整的自己,一起練習面對不安全感,一起練習深愛對方仍保有自我。這或許也是為什麼「Aida&綺綺」這個粉絲專頁廣受關注,愛的課題不分異同,在綺綺身上 Aida 慢慢修補自己的黑洞,綺綺也因為 Aida 有了更多可愛的生活小事。

小手拉小手

Watch out!以下放閃中

她總是不吝表示對綺綺的愛:「沒有她沒有今天的我啊~~~。我重新畫畫,從她逼我買繪圖板開始,一開始是因為她真的太欠揍,我就把我們的互動畫下來,分享到臉書後她說:『每次都用解析度那麼差的東西上傳像話嗎?』然後她也鼓勵我創粉絲團。我們的媒人看我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們當初是相親認識的,一切都很莫名其妙⋯⋯。」

雖然嘴裡說著莫名其妙,可是怎麼身體很誠實露出一抹甜笑呢。Aida 和綺綺的一拍即合,或許也因為她們都是懶人,懶得再從頭跟一個人交代人生,雖然交往期間從來沒說過分手,但拌嘴是少不了的:「最近一次吵,是因為我吃太多,半夜我想吃東西,她阻止我,叫我趕快睡覺,睡覺就沒事。」以下是民視最新八點檔:

綺綺說:「妳已經不是我當初認識的妳了」。

Aida 無法控制想吃的念頭,哭著說:「人生那麼短,我為什麼不能吃我想吃的?」

「我為了食物大哭。隔天就又和好了。」其實自從看精神科吃藥後,Aida 開始發胖,現在被規定一個月只能喝一杯珍奶,一切也都是綺綺苦心為她的身體著想。

這樣的人,Aida 怎麼能放過呢?她出書表示決心,分享自己與綺綺的故事,給更多孤單的人勇氣:「我們有想說,如果公投沒過,我們還是要給他辦婚宴,不管今天法律國家認不認同,我們都要做這件事。也想讓讀者看到我們很堅定,不會因為外在的承諾改變我們彼此的承諾。」

我問:「你們什麼時候覺得可以結婚?」Aida 說是:「也沒有討論過要不要結婚,就是自然地認定了。」需要把專訪寫清楚的我深問:「那是怎樣知道要結婚?」

她勉為其難:「辦婚宴這件事是我說啦。綺綺就說,好,隨便妳。」Aida 自豪地說:「她是比較懶得做這些事的人,但是我快樂她就 OK。」在一起,快樂就好,婚宴給他辦下去,快樂就好。相愛如此,即使一個月一杯珍奶也是值得忍耐的。

即使無法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她們仍要為自己鋪上紅毯。這不是公主與公主最後幸福快樂的童話,因為公主與公主未來仍要風雨無阻地為貪食鬥嘴、為網拍皺眉,還要激怒彼此後再互相安慰,用最平凡的日常,把路走好走滿。

Aida

《小手拉小手》

小手拉小手

作者:Aida
出版社:時報出版
日期:2018.11

採訪:李姿穎 Abby

撰稿:李姿穎 Abby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責任編輯:陳芷儀 Rachel Chen

Aida Aida&綺綺 小手拉小手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