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台灣已有一年的 Nicolas BAUQUET,有個中文名字叫「博凱」,他任職法國在台協會學術合作與文化處處長,持續牽成兩地藝術創作的往來交流,他也發現法國和台灣社會有著若干共通性,好比都致力於發展、認同當地文化,並且樂意幫助新銳創作者實行他們的文化相關計劃。在台北每日的都市生活當中,他說搭捷運是他最棒的台灣經驗,這其實是個有點玄妙的狀態,甚至他自己都坦承感到奇怪:明明大家都低頭滑手機,也互相不認識,卻還是感覺到有什麼維繫著彼此。姑且稱之為台灣的魔力吧。

Q:在歐洲,法國人如何定位自己的文化,又是怎麼被其它人看待?

法國人對自身文化的獨特性非常自覺,文化對法國人來說最特殊之處,在於文化就在個人日常與公眾生活之中,是一切的精髓,這解釋了為什麼法國有獨到的文化政策,我們有法律規定法國相關議題、音樂等在電影與廣播裡出現的頻率,那代表我們不想讓本國文化消融在(尤其是)美國流行文化之中,法國人除了相當有自我意識,也相當對抗著美國文化,自我捍衛是法國人重要的精神。
在其它地方,法國人常被認為是有優越感的民族,我曾經在義大利住過 4 年,義大利人也是這樣看法國人,雖然不完全正確,但其它歐洲人仍會覺得無法完全理解我們的心態。10 年前我去越南待過一個月,當然它曾經是法國的殖民地,宗主國和殖民地之間常會有理不清的情結,特別是殖民時期到越戰那段時間,但我想我們已經不再存有複雜的關係,河內有很多法式建築是與法殖民歷史直接連結的,所以令我有強烈的感受,但驚人的是,當我抵達台灣,我也有這種強烈的感覺,雖然我們沒有共通的歷史,彼此之間也距離了 9 千公里,除了 19 世紀中法戰爭後一些士兵葬在基隆的法軍公墓之外,在歷史上並沒有其他連結,但我發現台灣人跟法國人都很積極在尋找自己的身分。

Q:什麼是您心中最棒的文化交流活動?

我們一直努力讓法國產品進口到台灣,同時也很歡迎台灣產品出口到法國,法國人其實已經很喜歡許多台灣物產,但卻不一定知道它從哪裡來,蘭花就是一個例子,法國人很愛蘭花,但沒有人知道那是台灣產的;舞蹈也是台灣的另一強項,像亞維儂等藝術節常常可以看到台灣的舞蹈團體。不過我們最常做也最喜歡的還是共同創作,不只是邀請法國創作者來到台灣表演或展覽,而是讓兩地的藝術家互相認識並且一起合作,這是我們最重視的,我們不只是促成學術機構、劇院或政府單位間的合作,也會撮合藝術家個人與當地社會的交流,台灣的公民社會很有活力,總是有新鮮事發生,如果能讓法國和台灣兩地產生更多連結會很有趣。

Q:在法國和台灣,人們對於烘焙、飲食的認識和愛好有何差異?

食物對於法國和台灣而言都有很高的重要性,但我也發現我們之間有不同的想法和態度,台灣人通常是一起去餐廳吃飯,但法國人會在家和親友分享,法國料理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它不僅是食物本身,而是整個調理的過程,從選擇好的食材、跟親朋好友一起烹飪、教孩子一起做,這是法國飲食觀念的特點。

Q:近期法國在台協會將推動的合作計劃?

我們舉辦了很多活動,但不一定會廣為宣傳,比如今晚有一場與法國信鴿書店協辦的出版會議,將有 30 到 40 家出版商和獨立書店出席,和法國方面交流未來的出版計劃,這種活動不會被大眾知道,但我們努力創造著兩地出版界的流通網路。接下來幾週,將有兩、三檔舞蹈節目在國家戲劇院演出,這是大眾能直接接觸的。另一個有趣的計劃叫「HAND IN HAND」,由法國設計、工藝師來台灣駐村,與當地創作者聯手用竹子和木頭等材料打造作品,上個月在巴黎有盛大的展出,因為原創性和力量讓整個活動很成功。

Q:在法國生活中,還有什麼特點可能不為台灣人所知?

在你們看來,我們是時髦浪漫的國家,但是大家可能沒發現法國人也是有在工作的,我們也喜歡發展創新的計劃,喜歡創立自己的事業,也熱衷於科技發明,這些面向大家可能不那麼熟悉,在工作領域我們的工時不一定比其他人長,但我們工作時非常專注並充滿創意,我想這是更應該讓大家知道的。

Q:對即將到來的「Oh! Terroir 饗法國烘焙文化展」抱有什麼期待?

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把我們共有的經驗和喜好結合起來,也就是對飲食的熱愛,法國人很愛把大家聚集起來一起享用美食,所以這將會是一個慶典般的場合,也能讓大家多認識台灣的麵包製作,畢竟比起台灣,在羅馬就很難找到好的麵包店。

【Oh! Terroir 饗法國 烘焙文化展】(已結束)
Oh! Terroir 饗法國烘焙文化展,10.30—11.1 台北統一阪急百貨 2 樓戶外廣場巴黎即景。透過與法國風土、文化的結合,展現台灣烘焙業者的軟實力,以及與國際間的交流,並藉此讓民眾體認法國生活,深入法國民間邀請而來的表演藝術家、旅法的名人與職人對談、法式美食電影播放⋯⋯微涼的初秋,邀您漫步台北巴黎!

撰稿:孫志熙

攝影:李蘄高

饗法國 法國 飲食 法國在台協會 Nicolas BAUQU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