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退了大家都還穿著褲子呢!Cherng ╳ SECOND ╳ 掰掰啾啾:用圖文創作活下來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30.09.2019

這天攝影先行,爽啾貘三人再次以偶像男團的姿態現身,各種陣型排列、專業擺拍表情,畫面好不和諧。難得合體,他們其實更懂單飛,同樣作為叱吒社群多年的圖文插畫家,三人的創作風格各有各的路數,本人的個性也很不一樣。把他們放在同桌對話,大概是這種情形:Cherng 以一張壞嘴(?)及渾然天成的綜藝節目主持人氣息進行場控,掰啾被逗得花枝亂綻掩嘴咯咯笑、為話題補刀,最終由 SECOND 溫柔地開口為歪樓收拾殘局、平息人間的貪嗔痴,阿彌陀佛。

近十年社群上的圖文插畫創作者很多,能持續下去的卻有限,這三人便是一直努力走著的案例。Cherng 在 2012 年以畫馬來貘爆紅,又用媽媽美珍、圓仔、綠豆湯女孩等不斷闖關,跨界作品多得出奇,從隱形眼鏡畫到日本西武鐵道列車,只差一個畫飛機的夢還沒有圓。掰啾從 2007 年在無名小站畫真・三國無雙的愛情故事發跡,一路發展出安迪不解釋、須知系列等老少不宜的爆紅圖文,到現在專心創作浪費眾人生命的奧樂雞。SECOND 則是在 2013 年研究所畢業前夕、人生最迷惘的階段創作出能分擔煩惱的爽爽貓,以正能量累積了許多黏度超高的鐵粉。

2015 年,三人在華研成為同門師兄弟,開啟了這段有樂同享、有難可能不同當的情誼,今天,他們要來攜手相談身處這個前浪死得超快、後浪又一直來一直來的年代,還能挺住的秘辛是什麼,以及圖文插畫家風光背後充滿皺摺的人生。

歡迎偶像男團(團名暫時從缺):左起 SECOND、Cherng、掰啾

國際知名插畫家的新南向政策

身為國際知名插畫家,Cherng 在 2017 年前進日本後,今年又正式進軍泰國,創立了一個連他自己都看不懂的粉絲專頁。我問他,頭上戴著榴槤的來貘有什麼不一樣、如何做到來貘在地化?才發現 Cherng 是以文化輸出的角度在做這件事,「我不太會去畫當地的題材,會凸顯自己,讓他們知道台灣發生的事情。」Cherng 國際知名,但強調台灣出品:「因為我很愛出國,在國外看到台灣的東西會很高興,可以用自己的能力代表台灣做一點什麼,也算是一種⋯⋯新南向政策?」這大概就叫來貘外交吧,代替政府向 Cherng 說聲口昆咖。

雖說如此,了解當地民情依然重要:「因為每個國家文化不同,在發文前會先問過在泰國的朋友。譬如一開始來貘頭上不是戴榴槤,我畫了泰國跳舞的神明頭上那種金色皇冠,我朋友就說這樣可能會冒犯到他們,因為皇冠裡面有住神明。」Cherng 熱愛旅行,足跡踏遍世界各地 60 幾座城市,創作的素材也常來自文化差異。

「我出國很晚,大學畢業才第一次,出國完就變成國際知名插畫家了(此刻掰啾呵了一聲),我才發現原來世界上有那麼多東西可以探索。」探索世界、追尋靈感是一回事,旅行之於他更重要的是放鬆:「我受不了就會逃出去,旅行能讓我真的鬆懈。在家裡會想畫畫,或是想看手機、覺得自己要做些什麼,出去玩就不會想那麼多。」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坐擁百萬粉絲,說沒壓力絕對是騙人的。

三人中,Cherng 大概是因為各種風風雨雨上過最多新聞的人。從與前公司的合約糾紛,到與動物園合作圓仔影片被批鼓勵霸凌,再到美珍與洪秀柱的巴掌糾葛、因為手指愛心惹毛各路婚攝⋯⋯,幾度被記者拿著麥克風追問,都在他小小的心靈上留下深淺不一的陰影。但也因為這些扎實的磨練,讓現在的他幾乎刀槍不入。

「我現在對那些批評還好了,因為畢竟畫畫不是為了要討好這些人,反而是要讓我自己畫得開心。現在過得很像山上的仙人,有些同行會跟我分享作品被批評什麼的,我就說,那些都是浮雲,我成佛了。」

把自己形容得如此佛系,下一秒又有點破功:「偶爾還是會上心啦。有時被罵當下也是哭得要死。」那上心時怎麼辦?「我就會點進去看他(批評的人)臉書,看一看就覺得,喔,原來他自己的狀態也沒那麼好。我就也還好了。」Cherng 口中的「狀態也沒那麼好」是什麼意思呢?大家就自行心領神會了。

我是一隻可愛的小雞雞

聽 Cherng 分享著一路上經歷的苦難,掰啾在一旁並無同情之意。

「我最喜歡在他被罵的時候發文。我印象中在婚攝那時候,我就發了一個可愛的文。他還有來留言罵我。」

那天,掰啾發了這支影片,裡頭的奧樂雞開心地唱著歌:「我是一隻可愛的小雞雞⋯⋯小雞雞⋯⋯小雞雞。」隔壁棚馬來貘被罵得越兇,奧樂雞的歡愉便顯得越諷刺。此刻 Cherng 自我安慰:「但我們就是這樣啦,要互罵。如果哪天真的不行了就再來互罵,冷飯熱炒一下。」接著,他馬上示範如何正確互罵:「反正奧樂雞也是這樣紅的。我一直罵、一直罵,罵到他紅。靠我紅的⋯⋯,奧樂雞靠我才紅的。」這句「靠我紅的」不知重複到第幾遍,掰啾終於爆發,以丹田嘶吼:「你不要再講了好不好!」才結束這一回合。

傳說中,奧樂雞是以馬來貘為靈感想出的生物,也靠著被馬來貘狂罵而意外成名。但這一切真的有那麼單純嗎?事實上,理工男掰啾這兩年逐漸從尖頭人走到奧樂雞,背後絕對少不了理性判斷。

「轉變大概是兩年前吧,最主要是因為我在尖頭人的創作上遇到了一些瓶頸。那時我算是第一個創作動態影片的圖文創作者,這件事幫助我粉絲數突然推高,不到半年從 60 萬衝到 150 萬左右。」粉絲變多應該是好事,但掰啾當時的創作尺度卻讓他吃了苦頭:「可能主題太敏感,很多不能接受我尺度的人,第一個反應都是用檢舉的,所以我在粉絲快速成長的時候,有很大一段時間是不能發言的。」被檢舉到心很累,加上發覺創作方向很難與商業案調整到對的頻率,對掰啾的情緒造成不小影響。

「奧樂雞是閒暇之餘畫的,當時只把它當成我創作卡瓶頸的一個過渡期而已。沒想到他的長相真的太不被大家接受是一隻雞,大家就會罵說,到底是什麼生物?那時我才從中發現,他們在罵奧樂雞的時候,我不會有太多負面的情緒,因為奧樂雞不代表我。原來我過去經營尖頭人,都是透過一個虛擬的角色在經營我的個性。」奧樂雞的出現,讓掰啾得以用更抽離的方式看待創作,進而也對角色經營更加嚴謹,他以實驗的心情與持續與這隻雞相處至今,也已漸漸找到自我與角色之間舒適的距離。

用 Chill 的腳步踏出舒適圈

同樣面對創作瓶頸,坐在理性掰啾對面的男孩,卻是水做的感性。人稱爽爸的 SECOND,年初為了尋找與賦予爽貓新的精神,到紐約生活了三個月:「爽貓一開始是用我的視角帶入,隨著不同階段,我會希望他有新的關鍵字,譬如第一本書跟夢想有關,第二本書是談勇氣。可是這一年,我有點不太清楚這個關鍵字是什麼。我就想,可能是因為我都用自己的觀點出發,沒有不同的視野。」SECOND 與讀者連結非常緊密,彼此之間的雙向交流常讓他有新的動力,「常有在國外求學的讀者跟我說,會喜歡爽貓,是因為某一個孤單的時刻看到了覺得有共鳴。我就想,我應該向他們學習,因為他們比我更敢出發。」

包袱款款,他飛往紐約。要待近 100 個日子,有什麼行程、計畫必定是大家常問的 FAQ,而他首先在筆記本寫下的是:到 MoMA 發呆一整天。在紐約的生活,他上課進修,課餘時間就跑美術館,與其將行程塞滿,時常過度緊繃的他想練習鬆綁:「因為以前出國可能常要趕很多行程、拍照打卡,很久沒有回到只有紙跟筆紀錄,用另外一種心態看作品的狀態。在紐約上課,老師很常提到 Chill 這個詞,我覺得很對,我一直執著在進步這件事情上,它反而成為我沒辦法進步的原因,因為我根本不懂怎麼放鬆、讓新的東西進來。」

 

於是 Chill 成為了 SECOND 紐約之旅最大的收穫。「像一杯水,裡面可能有不同的物品,你必須讓他先靜一下、沉澱下來,才會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那三個月對我來說比較像是這樣沉澱的過程,也像瑜伽最後的大休息,調整呼吸。」他將畫作分享給來自世界各國的同學看,進而開始思考,若沒了文字,爽貓可以怎麼表現情緒?「我開始覺得,爽貓的畫作不一定只能有現在的形式,以前會幫自己設太多限制,透過紐約這個沒有包袱的環境,我想把這些限制拿掉。」

說到底,SECOND 是想與爽貓一起成為更負責任的人(貓)。「我以前創作的爽貓,是在很不確定夢想的階段。但他現在成為了我的工作,我希望他跟著大家一起成長,看著爽貓的讀者,以前可能是大學生,現在都進職場了,我希望找到一個創作方式,讓大家不會覺得這個角色只是一時的,我想要給爽貓新的精神、新的符號。」

圖文創作的路上,卡關有時,持續豐富生活經驗,對於創作者而言自然就是重要的事。而這些人,不畫圖時究竟都在幹嘛?

圖文插畫家心中最軟的那一塊

「我非常喜歡學習新東西。」

掰啾這句簡短有力的自白,後頭馬上接著 Cherng 的「屁啦」也是預料中的事。

「因為我不像他們伶牙俐齒、那麼會罵人,我很怕罵人會被聽到,所以我是透過學習不同的東西來抒發我心中這一塊⋯⋯(Cherng:最軟的一塊?)。譬如我曾經有個階段的偶像是莊圓大師,隨著音樂扭動,如果沒有創作圖文,我應該會往那個方向發展。」對天發誓,掰啾陳述這件事時是很正經的。愛學新事物,可也只有三分熱度,像他跟 Cherng 一起報名了日文課又取消。

「公司也安排我去上過表演課、唱歌課(Cherng:到底要浪費公司多少錢?),但之後都沒做了,可能就覺得不適合,就放棄了(Cherng:一事無成)。總之就是透過這些去紓解我一些奇特的想法。」雙子座如掰啾有雙面性格,一面是理性工程師,一面是超ㄎㄧㄤ莊圓大師。離開職場五年,全心投入創作之餘,他也研究理財跟風水,更想過轉作經紀人或空降某間公司的創意總監。

「我當初辭職,家人都很 OK,因為他們知道我的個性不會讓自己餓死。我覺得做全職創作要更懂得規劃自己,未雨綢繆。譬如我覺得自己最基本的能力,一定可以在廣告公司做事,可能可以空降別人公司的創意總監,或是不用到總監,先當總監底下那個人,第一年就當是學習,但第二年就會清楚讓總監知道,他可能還好而已。」口出狂言。

差一點成為創意總監的掰啾。
以及嘴賤功力已經出神入化的 Cherng。

掰啾不做工程師之後的生活,標準斜槓。不只教人做聚寶盆、避穿堂煞,還能教人買股票。從前的他晚起,現在為了看盤早上八點都會自動驚醒:「我就會醒來想說,啊,我的錢在跳。」Cherng 也已然入坑,雖然一天到晚罵他,但遇到重大投資與風水事宜還是不得不虛心求教。

相較於這兩位的銅臭味,SECOND 的生活可說是仙氣充滿。他嗜水,練瑜伽、學潛水,接下來還想學衝浪,與水共處的安靜能讓他靈感泉湧。「我在水裡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特別能有更多想法,可能因為在水裡安靜的時刻,有點接近冥想。因為碰到水靈感就特別旺,所以常常洗澡洗到一半衝出來記東西,筆記本都皺皺的。」他戀物,喜歡紙、筆的觸感,至今仍用手繪創作。每日睡前在床頭記下簡單的草稿或句子,早上陽光灑進住處、被曬醒之後就是一天創作的開始。

他迷戀物品承載的意義,如至今珍惜小學時老師給的一張獎勵貼紙。公司開會時他常抱著一堆實體素材現身;又逛書店時會悄悄游移到貼紙區,手拿滑鼠掩護一個大男孩偷看貼紙的小尷尬。「我有一個爽爽貓的行李箱,裡面都是簽書會上讀者給我的紙條和畫的東西,搬家時一定都會記得那箱。我前陣子還有把它們打開⋯⋯(Cherng:燒掉),不是⋯⋯打開來看。」戀物之人吸引戀物之粉絲,一筆一劃的溫度,總讓 SECOND 非常珍惜。

仙(無話可說)。

抽離身體放開自己:讓我做你的經紀人

雖然畫風、個性截然不同,Cherng、掰掰啾啾、爽爽貓好歹也當了多年同門師兄弟,再怎麼說也會對彼此有些了解與期許。於是這天他們也化身經紀人,替對方安排了最破格的未來新計畫:

【Cherng → 掰啾】

出版漫畫。我覺得他放掉以前那種荒謬的兩性漫畫很可惜,我又常常跟他聊一些投資理財、風水、房地產之類的東西,可以把這兩項結合在一起,出版成書的話大家就檢舉不到了(?)。

【Cherng → 爽貓】

他要有一個很大的突破,就是拍半裸寫真集(強調:裸上身。)這會造成很大的話題,暖男裸上身!因為他有心魔、太拘謹了,要放下他的身段,用開放的心情去面對新的事情。

編按:當天沒辦法拍裸照,多附一張近照以饗讀者。

【掰啾 → Cherng】

我希望他可以轉當旅遊節目的主持人(Cherng:像林龍那樣?)。因為他主持能力很好,又很容易出現一個尷尬的臉,觀眾的反應會滿好的。加上他家又滿漂亮的,希望第一支影片我可以幫他拍,先做家裡的開箱。

【掰啾 → 爽貓】

我覺得也是裸體。因為他早期的風格跟現在差異滿大的,我覺得他可以裸上身,畫 200 公分以上的全幅畫作,主題是爽貓的黑暗面。為什麼要裸上身?因為他不裸的話,一定是穿白 T、享受顏料跟白 T 的碰撞,那既然是這樣,何不裸上身?(完全沒有邏輯)

【爽貓 → Cherng】

我也覺得他可以主持,因為他本人比在臉書上好笑太多。而且他很容易打開人的心防,不管是怎樣的人他都可以聊出好笑的話,就是插畫界的小 S。

【爽貓 → 掰啾】

他必須建立一個形象:林老師(*編按:掰掰啾啾,本名林柏維(1985年6月6日-),台南仁德人)。然後要跟唐國師 PK,每年年初要出一本農民曆,有 365 天的宜、忌,還要配圖。因為他其實都很理性在觀察整個環境,除了風水還可以談兩性,這放掉太可惜,所以希望他可以卸下插畫家的包袱,成為林老師。

本日結論:華研有三寶,來貘、爽貓、掰啾好。無論是風水世家、林龍行腳還是裸身暖男,圖文插畫家的創作之路本就沒有前例可循。走在這百花齊放的社群世代,三人面對世界與自我的懷疑,仍努力保持心理健康持續創作,同時也對各種風向變化保持樂觀。身為存活下來的長青族,他們認為,平台的轉變會一直發生,只要創作者對此保持敏感、適時調整形式,並且在內容上堅持自我個性而不迷失於網路衝浪中,即便哪天一波潮水退了,褲子還是能穿得緊緊的。

#馬來貘 #圖文創作 #掰掰啾啾 #SECOND #爽貓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楊安
採訪陳芷儀 Rachel Chen
撰稿陳芷儀 Rachel Chen
攝影Kris Kang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