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展後,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最後一哩路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6.02.2020

「歷史從來是為了被遺忘而寫的,然而跨越千古再起的感動是可以隨時被喚起的。」──鄭問

《千年一問》透過訪問鄭問身邊數十人,從妻子、工作室助理、合作夥伴,全方面架構起一個太早離開的藝術家生平故事。片長雖有兩小時,卻讓人感覺飽滿——從畫作到作品,鄭問傳達的精神經過多重轉述,依然充滿重量穿越而來。

鄭問,似乎總是走得太早。親身前往故宮展覽的人大概可以體會在「鄭問的畫」有多麼不同,無論是技法的運用、氛圍的呈現,他的存在就超越了任何規範,各種不可能的材質組合上誕生鄭問式的狂想。紀錄片也深談較少人觸及的鄭問後半生,他為了開拓創作的可能性待過日本、香港,水土不服而歸,即便如今眾人視鄭問為漫畫之神,彼時無論何處給他的回應,挫敗更多於鼓勵。

鄭問生前花了許多時間在中國製作擔任電玩遊戲總監及藝術指導,但技術跟不上美術,他想要的東西,當時的世界還無法給予。看完《千年一問》不只感傷,我們都走得太慢。

《千年一問》由《擬音》導演王婉柔執導,2018 年開鏡後經歷長時間調查與蒐集,在今年完成了拍攝。作品的後製與發行卻遭遇經費不足的困境,幸好,目前募資進度持續推進,希望將來能藉群眾支持讓電影走完最後一哩路,讓更多人加入,一起試圖追上他。

鄭問,千年一問,紀錄片,王婉柔,王師

鄭問以融合水墨畫的寫意與西方繪畫技巧,並實驗菜瓜布、牙刷等各種不同物件作為繪畫工具,營造畫作中的立體層次聞名,知名漫畫作品有《阿鼻劍》、《東周英雄傳》、《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等;他也曾前往香港和中國,繪製霹靂布袋戲《漫畫大霹靂》、擔任《鐵血三國志》的藝術總監。九〇年代,他的作品曾在日本講談社發表,1991 更獲得日本漫畫家協會優秀獎,是該獎項二十年來第一位非日本籍得獎者,卻在 2017 年因心肌梗塞病逝。

故宮曾於 2018 年展出「千年一問──鄭問故宮大展」,當時也因而激起評論圈「漫畫憑什麼在故宮展出」的爭論,但不減展覽人氣,六月到九月展期間,吸引了 10 萬人次觀展。

鄭問,千年一問,紀錄片,王婉柔,王師

鄭問,千年一問,紀錄片,王婉柔,王師

相較於作品的成就,台灣民眾對鄭問的了解並沒有相應地深入。《千年一問》紀錄片導演王婉柔,在故宮鄭問展期間便曾擔任展中示範影片的導演,拍攝鄭問弟子黃建芳、陳志隆、鍾孟舜、練任等人的繪畫身姿,讓觀展者能進一步貼近鄭問的畫技;負責《千年一問》的拍攝團隊、牽猴子行銷總監王師則曾感慨「台灣曾有那麼多好的漫畫家,為什麼不被記得呢?」製作時,王師希望紀錄片能夠呈現鄭問畫作中無法以平面觀賞到的技法,讓觀眾能看見作品上的肌理、顆粒、凹凸。

群眾募資問卷中揭露這部紀錄片的製作想法,追隨鄭問的創作足跡、以鄭問事業生涯的重要他人為核心,訪談台、日、港、中超過 60 位受訪者,包括鄭問的親友和事業夥伴、《無間道》導演劉偉強、港漫教父黃玉郎、知名漫畫家池上遼一、千葉徹彌等人。同時,團隊也表示他們與金馬、金鐘的獲獎團隊合作,透過高解析掃描、動畫化等方式,完整呈現鄭問的作品。然而,即使已向公部門申請補助款、向企業提案,各方資金仍無法支應拍攝成本。《千年一問》的後製與發行費用仍需要逾 500 萬的經費,因此團隊決定發起群眾集資。

鄭問,千年一問,紀錄片,王婉柔,王師

目前,這個群眾集資案仍在問卷調查階段,將蒐集群眾對於鄭問的認識程度、對紀錄片的支持以及相關周邊開發的意向等等。正式的群眾集資案,則預計在三月底啟動。不過,若你關心這部紀錄片的後續,也可到問卷中留下電郵信箱或手機號碼,讓《千年一問》紀錄片的團隊第一時間向你傳遞電影的最新消息。完成問卷者,還有獲得觀賞電影試片的機會喔。

 

千年一問-一代漫畫大師鄭問紀錄片

集資專頁|https://chenuenfilm.com/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enUenFilm

鄭問,千年一問,紀錄片,王婉柔,王師

#紀錄片 #擬音 #王婉柔 #鄭問 #牽猴子 #王師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蕭詒徽
責任編輯曾勻之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