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裡,上百位無法離開角色的「演員」:俄羅斯 DAU 電影計畫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7.02.2020

《DAU. Natasha》首映後,為柏林影展現場留下了不知該如何評論的震撼。

早在 2010 年,就有傳聞有個俄羅斯「狂人」在拍電影。被開除的人說,導演逼大家穿蘇聯時代的衣服,供餐是吃蘇聯罐頭,甚至連款項都用蘇聯時期的錢幣支付。其他人說這是邪教,裡頭的人都拜了導演當教主。也有傳聞說這根本不是在拍電影,而是在做監獄實驗⋯⋯直到今年一月巴黎釋出第一波影片,真相才終於大白。

俄羅斯導演 Ilya Khrzhanovsky 和 Jekaterina Oertel 原先想拍攝蘇聯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Lev Landau 的故事,卻不知不覺發展成一項實驗性質強烈、自有生命的龐大計畫。他們在烏克蘭小鎮 Kharkov 裡的運動場,重建起一個 12,000 平方公尺的科學研究機關——團隊還原 1938 年到 1968 年裡位於莫斯科的研究所,也有居住的公寓、辦公室、研究中心、廣場等等。

硬體的重現並不是最驚人的地方。Khrzhanovsky 團隊接著試鏡 352,000 個人,最後招募 400 多名素人演員住在這個「實驗機構」(Institute)裡,按照不同的角色設定生活、工作,並切斷與外界的聯繫。攝影機在此可能隨時隨處拍攝,即使沒有拍攝時「演員」也不能離開角色狀態。有些人甚至就這樣以角色的狀態生活了三年之久。

這是真正的《楚門的世界》。

柏林影展_俄羅斯_DAU
柏林影展_俄羅斯_DAU

計畫實在太龐大,導演 Khrzhanovsky 說,他預估整個基輔應該有七分之一的人口都直接或間接參與了這個計畫。場景中的演員來自各行各業,有獄卒、藝術家、科學家⋯⋯在《DAU. Natasha》裡飾演主角的 Natalia Berezhnaya 原本則是賣外套的。

他同時也感謝金主,俄羅斯巨賈 Sergei Adoniev 的全心信任與贊助。兩人在 2007 年相遇後,Adoniev 就完全支持導演的行動,並不過問拍攝、剪接等事宜。導演無法確認完成拍攝的確切金額,但承認「真的是很大一筆支出」。

團隊最後取得 700 小時影像素材,將製成 14 部長片。原先預計在 2011 年坎城首映,最終出現在今年的柏林影展,主競賽選入《DAU. Natasha》、特別展映選播《DAU. Degeneration》,其他 12 片據聞仍在後製中。

柏林影展_俄羅斯_DAU

首映後,電影的規模引來大量注目,但引發爭議:究竟這樣的拍攝是否道德?對於演員(尤其素人)的心理負擔及待遇是否合理?尤其傳出疑似性侵、性騷擾的傳聞,甚至有人被拍下受傷的畫面。「演員」Olga Shkabarnya 也在訪問裡實說,「過程有時是可怕,壓迫的。我們會恐懼,會愛,會產生感情。我們並沒有照著劇本走,那就是我們的生活。」

柏林影展_俄羅斯_DAU
柏林影展_俄羅斯_DAU

對此, Khrzhanovsky 在首映後的訪問表示:「這是個有點奇妙的計畫,所以大眾會耳語,到處散佈『一定有人強暴其他人』」之類的消息。這個拍攝計畫持續了很久,也和非常多人合作,充滿衝突場景——但這些衝突都和作品本身有關。」

「執行這樣的計畫,每個人處在和日常很不一樣的情緒狀態,當然謠言也就會滿天飛。」他說,「但這不是好萊塢。這是有關人類如何有意識地選擇走上某一條路,選擇一條困難的、充滿情感的路,也是一個誠實的過程。」

繼《DAU. Natasha》後,《DAU. Degeneration》將於明日首映,這個實驗計畫勢必會帶來更多的爭議與討論。

柏林影展_俄羅斯_DAU
 
#俄羅斯 #柏林影展 #DAU #楚門的世界 #Ilya Khrzhanovsky #Jekaterina Oertel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溫若涵
責任編輯曾勻之
圖片來源IMDb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