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誠實面對,搞砸有什麼關係──專訪《阮三个2》Soac ╳ 范少勳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3.03.2020

或許是一起錄過實境節目的關係,不論鏡頭前後,Soac 和范少勳相處一直是來真的。

問起對方的第一印象,瞬間還以為是在男子宿舍,「我站在民宿樓梯上, Soac 手上拿著一把扇子,看起來很有精神,就莫名讓人⋯⋯有種景仰⋯⋯」不顧眾人對景仰二字滿是問號,范少勳認真繼續說:「對媚姐也是。畢竟我是新加入,還是會怕,覺得先拜個碼頭會比較有禮貌。」於是《阮三个2》第一集記錄了學弟的畢恭畢敬,摘花獻寶、床邊早餐服務簡直無微不至。

誰知學長自己心裡另有一場內心戲。抵達民宿時才知道范少勳加入的 Soac,原來內心忐忑:「我很怕以前學校裡的籃球校隊帥哥,范少勳就給是我那種感覺,你會覺得好像要有運動才能跟他搭話,然後聊到一半可能會出現 NBA 球員名字,就會不知道接什麼。」 

范少勳聽了以校隊帥哥式的微笑回應(燦爛),誰知 Soac 讓劇情急轉直下:「可是認識之後,發現他就是個天兵啊。我是個很喜歡開人家玩笑、尋人家歡心的人,對我來說是拉近距離的方法,但我發現他太容易當真了。」

有一次 Soac 騙他導演決定提早收工,誰知范少勳整個人跳起來開心耶耶耶個不停,騙人的反而很不好意思。他後來就不敢亂開玩笑,很怕范少勳都會當真。

IMAGE

帶著不安和疑問前進

兩人也是因為錄公視實境節目《阮三个2》才認識。《阮三个》以旅行和民宿為主題,找來金馬影后楊貴媚當老闆娘、金鐘主持人 Soac 擔任廚師,製作團隊看準范少勳陽光愛冒險還環島過根本渾然天成的外景人,第二季邀請他來當小幫手,三人在苗栗大湖山上經營起民宿,帶大家走進客家山居生活。

學長先談最初接下主持的心情,「我一開始其實滿囂張的,就覺得自己是生活系的扛壩子,這節目根本是我的主場。」從 TLC《雙廚出任務》到現在《廚房廢寶索艾克》,理應很在行的 Soac 後來才發現很多事超出他的想像,「第一季最大的挑戰是,我不確定要放出多少自己真正的人格,你會怕觀眾不喜歡。」

范少勳雖然第二季才加入,實際上在抵達民宿之前他也無從準備起。製作團隊安排范少勳提早兩天到民宿,與其說是先做準備,更像是透過他的眼睛,讓觀眾一起體會那份純粹的未知。只見范少勳跟著民宿主人認識環境,努力記住繁瑣的房務工作,連後院的百香果樹和雞舍他都巡過。這和過去《下半場》《樂獄》等演員功課完全不同:「我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拍戲會有劇本和角色,你會有很多東西可以去研究或嘗試,但實境節目真的沒有。」他接到的指令只有一個,「製作人和導演叫我帶著媚姐和 Soac 去做一些我喜歡做的事。」

跟一般主持或演戲不同,實境節目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鏡頭前的人可以帶著不安和疑問繼續。而那些疑問也讓他們在節目裡有新的嘗試:Soac 決定做最少的前置準備,比如廚房道具,他盡量不帶那麼齊全,「我有很多出錯的狀況被拍出來,我跟製作人說,我想挑戰有什麼就做什麼,但很可能會搞砸。」比如第一天就擠壞的巧克力餅乾,後來也陸續做了不太確定能否成功的中式柚子月餅,以及自製三層婚禮蛋糕,耍廢教主Soac 這次真的是豁出去。

范少勳在高職唸鑄造的時候學過一點木工,加上媽媽也是美術班,他從小就喜歡動手做東西,只是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在工作上用到。在 Soac 和媚姐到民宿前,范少勳嘗試自己做民宿招牌,「招牌上面的字是用麻繩做的,本來想像中還滿好的,沒想到一上色就失敗了,我想說天啊,怎麼會做成這樣,實在太醜了。」隔天晚上他馬上想了很多設計圖,畫在手機裡面,等到媚姐來趕緊跟她討論。

IMAGE
IMAGE

看似準備一百分勇往直前,其實范少勳也會害怕失敗:「我最近愈來愈覺得自己好像有完美主義,很想要做到最好。媚姐說我總是會想把事情做好,但在我心裡,我覺得比較像是固執吧,我好像不太允許自己失敗。」失敗的話,那就重來直到做好為止,就像那塊民宿招牌,後來他甚至帶著媚姐玩更大的,連籃框和婚禮拱門都做出來了。

Soac 學長身為過來人,忍不住羨慕年輕真好,「我二十幾歲的時候好像比較追求完美,過三十就覺得,不要給別人造成困擾就好。」不是不在意完美,而是知道努力過後如果不盡人意,那就放下,給自己一條活路。

食物是真正的生活

拍完電影《下半場》,范少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徒步環島旅行,當作充電順便也換個心情。「那時候的目的是跟自己相處,想多認識自己一點。很多人說走路過程你會問自己很多問題,但到後來我發現有趣的是,你會開始跟路上遇到的人聊天,我反而是在那個聊天的過程中更認識我自己。」這個經驗讓他特別享受《阮三个》的晚餐時間,他、Soac 和媚姐會在餐桌上,一邊吃飯、一邊和客人聊天,對他來說,那是真正的生活,不像是在拍節目。

而煮一頓飯招呼客人對 Soac 來說,其實也不是刻意的事。他二十幾歲出國旅行時,很習慣住在當地朋友家,類似煮飯換宿的概念,他會煮一餐食物讓屋主招待自己的朋友吃飯。「剛開始學做菜的時候,我會開好菜單,一項一項想好才開始,但後來旅行,我就訓練自己隨便亂買,市場有什麼就出什麼菜。」就連這幾年他跟朋友去日本滑雪,在包棟民宿做菜給大家吃的也總是他,「我好像有點討好別人的個性,不知道是不是射手座的通病。」他後來想一想又說,其實是自己很喜歡看朋友開心。

IMAGE
IMAGE

講到 Soac 的料理,范少勳在一旁眼睛都亮了。他說自己很常被問:Soac 煮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味道?「山上能用的食材真的很少,不是自己種的菜,不然就是去市場買(市場超遠,開車要四十分鐘,沒辦法每天去),但印象最深刻不是哪一道菜,而是我覺得 Soac 的每一道菜都有家的味道,很像媽媽做的,不會有距離感,也不會覺得再也吃不到了。」他最愛的是焢肉,錄完《阮三个2》范少勳足足胖了八公斤,訪問當天連泡麵都回味無窮,並稱他覺得現實中 Soac 也會是很讚的室友(可惜索索並不領情)。

這一個月,Soac 在當地市場也有新發現,「我原本就很喜歡醃漬物,客家人有很多做法和料理方式,譬如梅干菜,比較濕的拿來煮湯,乾的就拿來炒,即便是同一種醃菜,也會有很多眉角。」

他在閩南家庭長大,客家菜是家裡幾乎不會出現的菜色,就算口味吃得不那麼習慣,Soac 還是從餐桌上發現有趣的事,「不同地區的宴客方式真的會不一樣,比如說苗栗的山上,如果宴客沒有準備很多肉的話,他們會覺得比較不夠禮貌,這跟以前莊稼時代的文化有關,覺得吃肉才會有體力做事。有機會透過食物去看到別人生活的樣貌,是非常有趣的事。」

IMAGE

史上最強婚企

楊貴媚、Soac 和范少勳的民宿服務技能,在《阮三个2》尾聲整個爆發——他們接下一對女同志客人的戶外婚禮。確認一些需求後,所有人瘋狂上網找資料,沒有經驗就只好用土法煉鋼的方式去做。

一場婚禮的眉角和細節極多,又只有四天可以準備,所以弄到後來,所有工作人員都跳下來,半夜趕工的畫面讓 Soac 難忘:「你會看到平常扛攝影機很壯的大哥,都一起坐下來折愛心、折風車,整個畫面很可愛。」

婚禮當天,Soac 一人身兼蛋糕主廚與蛋糕保全二職:「我這輩子只在好朋友結婚時做過一次,以為只是蛋糕疊一疊、鮮奶油抹一抹,但沒有,婚禮蛋糕的奶油要用特別的方法去做,然後中間要像蓋房子一樣插支架,只要稍微碰一下,整個就會 GG。」蛋糕完成之後,他整個人死守在旁邊,任何人、就連導演說為了拍攝想看一下都不能靠太近。

IMAGE
IMAGE

媚姐接下婚禮主持,范少勳跟木工幫手一起完成婚禮拱門,這樣還不夠,為了做出獨一無二的婚禮,他們三人找來超強陣容助陣:張軒睿、許光漢和章廣辰負責外場服務,婚禮歌手和演奏分別是鄭宜農和黃裕翔,連俞涵負責攝影側拍,吳子霏打理造型,王小棣導演擔任證婚人,還找來在當地市場認識的總鋪師阿穆嫂出菜。

現場 Soac 看范少勳一上台就落淚,覺得傻眼,但誰知後來自己也被新人打動,哭得淅瀝嘩拉,說這輩子沒參加過這麼荒謬、現場全部哭成一片的婚禮。Soac 說,其實那幾天真的壓力很大,「愈接近婚禮當天真的會怕,雖然知道是拍節目,但不能節目效果做一做就拍屁股走人,這真的是一場婚禮,可不是開玩笑。」婚禮前一天山上還下著雨,他們為此做了一隻超爆大的晴天娃娃,幸好神跡顯靈,誠意感動天地,隔天婚禮整個熱到靠腰。

陽光正好,裕翔的鋼琴一下,什麼都對了,「那天的感覺是,我們好像真的完成了一件事情。」范少勳一直記得那天的山景和夕陽, 一切天時地利人和,感覺很神奇。

兩人對媚姐接下婚禮主持 hold 住全場也深感佩服。Soac 自承,即使是學長也有無法面對的局啊,「應該是說整個節目拍攝過程,我跟少勳沒辦法招架的客人,或是需要交際的鄰居長輩,就全部交給媚姐,她是我們最強的後盾。」

媚姐不僅帷幄運籌、四兩撥千斤,還是人氣王,金馬最強新人和生活系扛霸子只能佩服佩服。有一次他們去鄉公所打招呼,對方一看到是楊貴媚,送了超多農產物產。媚姐不僅照顧所有人,兩人出小包的時候,也總有媚姐溫柔包容。

IMAGE
IMAGE

讓細節說話

同志婚禮、聽障客人,以及跟當地國小學生交流等等,Soac 和范少勳從一些細節的設定,就能感受到這個節目的善意。

范少勳和製作人聊過節目的意義,「好像到後面大家發現,並沒有一定要給觀眾什麼,而是我們誠實去面對這裡發生的所有事情。每個人都會得到想要的東西,我覺得那最就是最好的收穫。」

訪談這天,第一集節目剛播完沒幾天,「我看完第一集,覺得自己笑得很開心,那好像也滿棒的。」范少勳說,他甚至沒有想到節目會這麼真實,「沒想到很多細節或小事情會變成節目片段,其實很多東西都忘記了,那就只是一個瞬間,很多時候甚至不知道當時機器有沒有在拍、會不會用,你就只是做了最誠實的反應。」

如果這節目有最想讓大家看到的,Soac 覺得是生活的可能性:「我很喜歡這節目可以讓大家多一點想像力,我們三個不是素人,但也不是經營民宿的專家,我們一樣可以在裡面找到很多生活的樂趣跟可能性。」

現代人很多時候是被工作綁死,回家就是追劇,不太會做其他的事情。「我希望這節目可以讓大家在家沒事幹的時候,可以像少勳去路邊採野花,做一些小小的裝置;或像我一樣,就算家裡什麼都沒有,還是可以隨便做出點心。」

一場實境節目,讓兩人花費一個月的時間好好生活與感動。錄影結束後,范少勳自己動手裝修房間,用舊床拆下來的木頭,做成想要的櫃子和椅子;Soac 則是在整理陽台植物的時候,跟蚯蚓們進行了一場大對決。

比起為節目做了什麼,兩人都覺得自己從節目得到的,其實多更多。

IMAGE

【採訪後記】

採訪當天,我們約在一處可以自由畫畫的空間進行拍攝,試圖讓兩位手很巧的達人,互相出題作畫,展現他們創作的能力。

范少勳出題:請畫下你OOO的瞬間
Soac 見笑轉寬容(?):請畫下得到金馬獎最佳新人獎的瞬間

關於OOO的故事是這樣的:拍攝中前期,Soac 與范少勳向媚姐提議一起去露營,當作是員工旅行。事情就發生在露營第二天早上,一行人路過一處有樹枝岔出來的木棧道,那不是他們第一次路過,但這次他們臨時起意進行一場下腰比賽。Soac 選手很不幸地,在早餐過後,那個下腰的瞬間,不小心放了一個響屁。沒錯,OOO是「放響屁」。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據說,范少勳立馬笑到崩潰倒臥在地,同時不忘確認是否有確實收到音,畢竟如果要播出的話,這樣才夠生動。

「從此我們之間再也沒有隔閡,進入另一個境界⋯⋯大家開始可以隨意放屁!」范少勳很得意。

Soac 無奈表示自己只好以出題來表示身為前輩的風範,以德報怨。

范少勳自信的建議把賽制調整為限時十分鐘(含擠顏料),結果如圖所示:

一個受到摧殘,層次頗深可以看久久
一個繽紛鮮明,線條乾脆直接又俐落

IMAGE

Soac:「你這和金馬最佳新人有什麼關係??」
范少勳:「⋯⋯(沉默)⋯⋯豐富!」
讓我們謝謝最佳新人。

IMAGE

Soac 怨念深到不需要發問就可以侃侃而談:「底部是悔恨的顏色,白色就是⋯⋯」
那金色呢?該不會是和屁一起出現的_?Soac 正色:「才不是,是金鐘獎的顏色。」

IMAGE

 

#公視 #美食 #索艾克 Soac #阮三个 #范少勳 #實境節目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胡士恩
撰稿胡士恩
攝影Kris Kang
妝髮Chun Hua Huang(Soac)
化妝小美 Hungyi Lu(范少勳)
髮型Blue at Hairmosa.lab(范少勳)
造型查理 Charlie Tsai(范少勳)
服裝協力WISDOM(Soac)、Kolor、MSGM、onefifteen115、Nike(范少勳)
場地協力Escape Artist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