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夾菸的那根手指,《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全度妍:我為「超越」感到飢渴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6.04.2020

韓國女性復仇電影除了《金福南殺人事件始末》(又譯為《煉獄島》)《親切的金子》,近年也有《下女的誘惑》《復仇母親》,這些電影彷彿被注入強大的恨意,血柱迸發、看時爽快,韓國劇本談到女性的復仇不是宮鬥,而是一腳踹開男性架設的虛假正義。那些電影透過讓女角跳過「既定特質」讓劇情急轉直下:於是金子自利且失去溫度,讓每個人成為她的復仇工具;淑姬逾越雇主與體制的安排,展開了一起下人的鬥智反撲。

不留情面的女性、挑剔的女性、偷情愉悅至死的女性⋯⋯,這些電影裡女人對生存的慾望這麼迫切,她們伶俐,下手時心比誰都狠。講述舊有題材「人為財死」的韓國電影《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也安排了這樣一位人物:妍熙在電影中場出現,觀影間像宿醉酒醒的瞬間, 一下改變了前面破碎的敘事,她抹上艷紅口紅、胸口開至肚臍的大 V,說話嬌滴滴,俐落以酒瓶爆頭酒客,還有比這更帥氣的出場嗎?

她不是來復仇的,她讓人很想對她復仇。飾演妍熙的全度妍,總是讓人一再意外。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長鏡頭裡,步伐的重量

李滄東的《密陽》讓全度妍橫掃坎城與韓國青龍獎最佳女主角,繼張曼玉之後,全度妍是唯二拿下坎城女主角的亞洲人。

《密陽》裡她安靜的演技,配合電影遠遠的長鏡頭,拖曳沉重步伐,沒有泣聲,電影用那樣的腳步讓人們讀懂心碎的女人。全度妍帶著苦難色彩的人設,在她「全世界最普通的女人」的詮釋下更顯張力,她學習逝世丈夫與兒子打呼的片段、從信主到毀神間的收放,又最終那顆再也無語、只是兀自剪下自己不齊的頭髮的鏡頭⋯⋯全度妍的眉宇、吞嚥等細膩動作貫穿在李滄東的鏡頭語言裡,比起大聲嚎哭,她忍耐以致血管浮現的額頭與脖子更真切,焊接出電光火石般的表演。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密陽

《密陽》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密陽

《密陽》全度妍與宋康昊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密陽

《密陽》

在表演當時,全度妍甚至還沒成為一個妻子、一位母親。2019 年她再度演起失去孩子的《沒有你的生日》,當時她已經進入婚姻、有了孩子,這部以世越號沉船事件為背景的電影甚至讓全度妍得到了義大利烏汀內遠東影展的終身成就獎,她形容自己看待角色的觀點:「我總是害怕我誇大順南的悲傷,超出她的情感,所以我會試圖保持客觀,而不是一直誇大『我』的性格。」成為母親後重新理解了母親,才反覆收斂著自己在表演中釋放的情緒。

對全度妍來說,演戲,是距離的藝術。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帶我回家

《帶我回家》

全度妍在《帶我回家》飾演苦情角色不遺餘力,她邋遢、骯髒、素顏乃至一絲不掛的樣子,像是在觀眾面前放開了全度妍這個名字。而許多人們認識全度妍,可能是更早與河正宇合作的《最熟悉的陌生人》,與孔劉《關不住的誘惑》、以及李政宰的《下女》,全度妍在角色中反道德、反純潔、情慾綻放自如,以及她與生俱來的冷淡,都讓人著迷。她與裴勇浚拍的《醜聞》、與崔岷植的《快樂到死》同樣踩在倫理邊緣。因為與眾多男星合作被封上男神收割機的稱號,但有趣的是,在電影裡比起看男人的顏值,我們更好奇全度妍夾菸的手指。

全度妍 下女 關不住的誘惑 孔劉

《下女》與《關不住的誘惑》

我在結婚前是一名演員,我在結婚後也是一名演員

在全度妍婚後接下了《下女》這個劇本,有記者問她:「電影性愛與裸露的場面激烈,難道不會害怕自己婚後形象受損嗎?」

全度妍回答:「我在結婚之前是一名演員,而我現在仍然是一名演員,所以,就我對角色的選擇而言,沒有任何改變。」

她性格不服從,在因《關不住的誘惑》受訪時,孔劉直接示愛:「全度妍這樣的長相是我的理想型。」她卻回擊:「哎但孔劉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這樣氣焰強烈的女子,是連歐巴也害怕的,當人們問孔劉,「要跟全度妍一起工作,你難道不害怕嗎?」他誠實道:「老實說我很害怕,所以我會做好萬全準備的。」

無論是在全球 Google 或是南韓 Naver 輸入「全度妍」,出來的搜索關鍵詞總是「全度妍  床戲」「全度妍 裸體」,年輕時演過幾部全裸的角色,她是一個幾乎全身都讓觀眾獵奇的眼睛猥褻過的女演員,全度妍曾發表:「我當然懷疑過我為什麼要演這些角色,當我在拍攝電影時遇到性愛場景也會卻步,只不過,當我發現這些事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就只能做了——是故事要我這麼做的。」

探索故事與生命經驗的疆界,作為一個站在極限懸崖邊的女演員,她也曾經公開談論女性角色的缺乏,2016 年好萊塢開始有許多女演員公開抗議「男/女演員薪資不同酬」與「女角色有年齡限制」的議題,同時全度妍也在韓國帶起這個討論:「我很嫉妒好萊塢可以公開談論這個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也在南韓電影產業中存在。以及關於女性角色,你可以看到《瘋狂麥斯》這樣的電影,我非常羨慕莎莉賽隆可以演到這個角色。相較之下,南韓女演員可以講述的故事更少。」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傷心街角戀人》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無賴漢 傲骨賢妻

《無賴漢》與《傲骨賢妻》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是一部由一只 LV 錢袋、八個追逐金錢的角色、六段情節串起的黑色電影。

我想這是全度妍少數妝這麼美的角色。她這樣形容妍熙:「我的外表看起來太強悍了,因此我讓自己看起來一無所有。」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作家曾根圭介的同名小說,在金錢夾縫中的人,因為嚐過虛榮的滋味,在投機、慾望與詭計間擺渡。謎樣的屍塊與錢袋,這本來應該是驚悚的懸疑電影,卻被導演金志勳拍得可愛、俐落且不嗜血。彷彿刻意讓觀眾距離角色更遠,置入幽默感讓人不寒而慄。

這樣笑著殺人,也是全度妍在電影裡的形象。裡頭有許多全度妍獸性大發的場面,她演世故的酒吧老鴇,舉手投足都是賀爾蒙。在肉食的世界裡,為了不被惡魔蠱惑,只有成為惡魔,她把妍熙演得非常邪惡、卻讓人喜愛,自利因此不讓人同情。

跳脫出韓國「女性復仇」系列公式,妍熙這個角色成功塑造了新的殺手模樣,殺意與恨意,可以不是來自母親與寡婦的絕地重生,關於愛情她可以隨時拋棄,作為一個追逐金錢的女人也有骨氣,死到臨頭,最後對那個人吐了一口口水:「你長得真他媽的醜。」

很少人的人生,可以結束在一句爽快的髒話裡。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全度妍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拿下了坎城影后她就足夠了嗎?並不,「以前這個稱號,讓我很不舒服,不過現在我可以更自在地接受它。我很渴望可以填補女演員『全度妍』與『坎城影后』這個頭銜之間的空白,從現實上來講,要更超越是很難的,但我總是為此感到飢渴。」

全度妍在電視劇裡演過無數次的小護士女大生,當她終究不再甜美年輕,甚至到了韓國電影界應該只會給她祖母級角色的年紀,拿到了一個美艷女騙子的角色,這是比坎城更高的殊榮,也是她所說填充飢渴的方式。

關於她的下一部電影,她請託導演與編劇們可以找她演喜劇:「我是一個非常快樂的人,但我過去我一直在限制自己演某些類型。我覺得只這樣使用自己,是一種恥辱。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預告

#演員 #韓國電影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全度妍
參考資料
easternkicks W Korea The Korea Herald News Point(圖) 開眼電影網(圖) MoMA(圖) STARM(圖)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預告(圖) Market News HANCINEMA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