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深度 18.8 米——等等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學會放棄

作者栗光
日期15.05.2020

《潛水時不要講話》將目光投放海底、在微小生物裡懷有觀看生命的視野,作者以文字潛得更深更遠,——本文選摘《潛水時不要講話》初次潛水的〈潛入星空之海〉與書末將潛水化作生活的〈篝火〉,海底微光照出未涉足的世界、恐懼、與自己的步伐。

潛入星空之海

「回到原始時代,那些勇敢走進黑暗洞穴的史前人類都已成為熊的食物。那就是為什麼今天你對黑暗有任何猶豫都算是正常的原因;當你什麼都看不到時,這就是一種讓你變得小心的自然方式。」在心中不斷反覆念著這段文字,我試圖說服自己緊張是正常的,也是好的。

再過一個小時,當太陽沉睡在大洋裡,我就要下潛了,在陌生海域進行生平第一次的夜間潛水。緊張兩字已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心情,打從接觸潛水的第一天起,我就肯定自己絕不會踏上這條路;行走在漆黑之中都很嚇人了,何況是潛入漆黑的海裡。

然而,正如同所有小說中規則都是為了被打破而存在,我為自己設下的限制,這天也得在異鄉打破。這是當初選擇在宿霧進行進階潛水員訓練的自己,怎樣也想不到的事。我考慮了匯差帶來的優惠報名費、考慮了聞名於世的海底風光,就是忘記考慮自己的英文程度,以致現在不知該如何向韓籍教練 Ian 表達對夜潛的不安,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幸好,我還沒傻得忘記帶上進階潛水員中文教材,在下水前一晚翻開課本的夜潛單元,仔細記下注意事項。裡頭第一段就振奮人心地說,對夜潛有所遲疑是正常的,享受這刺激感,勇敢下水吧。

搭上小艇,Ian 領著我們到了水面休息站,在月色下整裝。一手壓緊面鏡,一手輕放在 BCD 的充氣閥上,我站在休息站的邊緣,抬起右腳,心一狠,跨步入水。打開手電筒,調整浮力,讓黑暗淹沒自己。

Ian 與潛伴的光成為海中唯一的指引與依賴,藉著那樣的微光,我們探看從未涉足過的世界:縮窩在礁岩裡的海膽們出來活動了,一隻面相兇狠的瞻星魚抖落細沙,顯現真身,尾隨數隻小魚游經我們的面前,最後降落在另一處沙地上,扭扭身軀,神奇地將自己再度隱蔽於沙地之下。就這麼一眨眼的工夫,我已無法從那片地上找出一點端倪。

來不及破解瞻星魚的隱身術,Ian 把我們帶到了平地,指示我們關閉手電筒。我輕輕按下開關,手指卻不敢離開按鈕,心底抗拒著黑暗。但,當所有光源從手中流逝,我才發現夜裡的深海並非幽冥,暗眛中依舊有微弱而堅定的細束月光,穿透稠密水波。

Ian 舉起臂上的夜光手寫板,向我們下達指令:「Just move.」他雙手一揮、雙腿一踢,一團螢火蟲似的光點立即隨之亮起。我呆愣看著眼前的魔幻景象,一時間不曉得要做什麼動作才好,最後以食指為仙女棒,畫起大圓,在自己的周圍燃起星火般的光芒。

是螢火,抑或點點流星?不,這是李安導演《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電腦動畫才有的景色,如今竟真實呈現在我眼前,可以觸及,又如夢一般無法捉摸。不再感到恐懼,這一刻就是全部,以海平面為分界,我正在世界的另一面仰望繁星。

回到水面休息站,Ian 告訴我那光點來自浮游生物,位於食物鏈的底層,邊說邊以自己寬大的指頭盡力比出一個迷你尺寸。

我凝視著那指腹與指腹間的微小距離,適才體驗的一幕幕再度湧進腦海,教練的指尖彷彿也沾上了生物的螢光⋯⋯驀地,我發覺自己所見的,並非僅僅是海下的流星螢火,而是在這一夜、這深海中,窺探了整個宇宙。

潛水時不要講話 潛水

篝火

潛水時不要講話 潛水

等等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學會放棄。」Tej 說完後,張望了一下,俐落地背滾入水,然後是我和 T。慢慢踢離岸,就著月光打手勢,下潛,五層樓深。

夜無色,水正涼,灌入防寒衣裡教人忍不住顫抖,蛙鞋也隨之揚起滾滾黃沙。一邊調整呼吸,一邊調整浮力,我在三兩步距離外等他們確認方向,面朝外海打出三道形如熱氣球的光,綠幽幽地召喚遠方。

那燈色有點儀式的模樣,亮是很亮,也把周圍映得更加無光,我忽然怕等等來的東西會超出我們的預想。Tej 與 T 都散了開,海下也沒辦法找人說話,只好抬頭眺望海面,眺望海面的月光。

以往夜潛,一行人如在異國搭乘小巴,人生地不熟,但不斷移動就不怕經過怎樣特殊的區;可如今進行的是篝火拍攝,三人只能就地等待,行動不宜超出三顆幽浮熱氣球,平白多了許多時間發揮想像。

篝火,Bonfire,在黑水中以照明吸引浮游生物靠近,進而吸引掠食者前來拜訪。除了早先放在沙地上的潛水燈,一人至少還有一隻手電筒,像拿著火把那樣豎在前方,一面偵察,一面為相機補光。剎那間,潛水員的生命好像被推回洞穴時代,更被推向彼方,融在黑裡,繞著恆星轉。我看見了粉末似的浮游,看見了細雪般的浮游,看見浮游在白光中一明一滅,充盈整個內太空。

等的是他們,也好像是祂們。

萊氏擬烏賊來了,大的小的,一閃即逝的,貪戀光芒的;既神聖又有些罪惡,是以光獻上了祭品,才喚來這半透明爍著螢橘藍綠的身軀。前一秒因浮游而感動,下一秒卻受飢餓的掠食者誘惑,一步步上升,再上升,跟著萊氏擬烏賊遊走。那一對對靈動的眼睛凝視得我好騷動,感覺被選中,並且萬般不能辜負。

電腦錶示警,海面的月亮變得好大好大,海下的燈變得好小好小,驀地意識到身體或將無法承受壓力快速變化。「要學會放棄。」腦海響起 Tej 的話,停下擺動的蛙鞋,降至正常深度。短短幾秒,光在暗裡倒敘,陣陣暈眩從頂灌入,一股酸熱之氣自胃奔騰喉間,我竟陌然無法辨別空間。

以蛙鞋輕點礁石,近乎跪姿地重新守候在恆星旁,試著讓水流帶走生理和心理多餘的東西。暫時把手電筒蓋掉,假裝和大家融為一體。雖然是假裝,卻好像也能被接受。沒有光並不是那麼可怕,人只是習慣活著有光。

那一夜,和美海下六十八分鐘,我們在黑水裡學著生起篝火,學著撲滅它。

潛水時不要講話 潛水

潛水時不要講話 潛水

 2019 年 7 月 6 日,晚上 7 點 45 分,最深深度 18.8 米,潛水時間 68 分鐘,Bonfire 解鎖;圖為萊氏擬烏賊(Sepioteuthis lessoniana)。

 

潛水時不要講話

 

 

 

 

 

 

 

 

作者|栗光
出版者|麥田出版
出版日期|2020.04

 

#文學 #潛水 #海洋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栗光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