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奇書《我的外星人老公》:你或許被許配給一位外星人而不自知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9.07.2020

Greetings Great People of Earth.
地球上的各位好朋友,大家好。

Do not panic! We wish you no harm.
We are you and you are us; We are ONE.
The doors of perception are closing in; the light is emerging.
別恐慌,我們不會傷害你們。
我們是你,你們是我。我們是一體的。
一般感官認知的門正在關閉中。光則漸漸滲入中。

Please, prepare for lift off.
請準備升空。


台北市松江路底,近農安街中山圖書館,路邊曾有一間名為「寵物命相館」的小店。套用虹彩效果的招牌和文字藝術師般的紫色字體,配上「寵物命相」這四個字倒還不算突兀(即便,我至今仍不明白什麼樣的人會需要為寵物算命);然而,後來這間小店重新整修,拓出了一塊人行道上的料理爐台,菜單上寫著「南瓜湯」,味道聞起來卻像把南瓜直接丟進清水煮;店裡除了純寵物命相館時期的一位婦人之外,多了一位廚師,每天站在鍋爐前用湯勺攪動面前的鍋爐。他全身穿著餐廳大廚的裝束,雙排扣白長袖、白圍裙加上高高的白廚師帽。偶爾,我會看見店裡頭有客人圍在最角落的桌邊,是包含那位婦人在內的兩三名不同的婦人。不過,多數時候只有那位廚師,不分晴雨地站在那裡,在鍋爐散發出的熱氣裡不停攪動那鍋湯。「寵物命相館」的招牌始終掛在那裡。

而,無論是純寵物命相館時期還是南瓜湯寵物命相館時期,有一點從來沒變:那間店裡始終有個書架,擺滿了一整排紫綠色封面的書。

這是我遇到《我的外星人老公》的場景。

我的外星人老公

這樣的情況下,他終於出現了。我知道,他是這樣難以遇見的,他是所有夢幻中的呈現集合體⋯⋯從微微般的彩虹色,逐漸變成明亮一些的藍色、紫色與白色;還帶著一點黃色、橘色與紅色及一條細細的綠色。很明顯的,他不是一般生物體。

自傳式的書寫,《我的外星人老公》描述了「我」在童年時某個「已經遺忘」的時刻,遇見了一位能量體般的存在;那名存在會與她交談、散發七彩光芒,並且告訴她:我是你的外星人老公。

呃、先等一下。

第一次經過這間店時,我忍不住靠近,端詳這本書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光是書封就已經足夠離奇:中英並排的排版、署名為「魁北克外星巫師」的作者、封面上的彩虹星星符號、整本書連內頁都用銅板紙印刷⋯⋯,這本書實在太令人感到驚奇,以致於我幾分鐘後抬起頭,才發現店裡頭那位婆婆正在盯著我⋯⋯加上那本書的定價 360 元,遠超過我願意使用錢換得一件寰宇怪奇物品的金額。那天,我匆匆逃離了寵物命相館,往後只有在被南瓜湯的味道吸引注意時,才遠遠地看見十幾本《我的外星人老公》躺在那裡。

直到多年以後,我竟在二手書店,看到售價 140 元的它。

然後我才知道,原來書封的顏色正是作者描述她遇見外星人老公時所看見的顏色。也就是說,當我們看到這本書並且被吸引的時候,正無比接近作者遇見外星人時所看見的色彩。

忍不住對這彷彿異世界道具的書的好奇,或許也為了寵物命相館,我買下了這本書,開始研讀:

第一部:第二次開始

作者本名為 Patricia Lamontagne,又名 Raja Borealis,稱自己為魁北克外星巫師。生於 1981 年 11 月 18 日,身上有法國加拿大以及印度血統——這或許解釋了她的姓氏,La montagne 拆開來是法文「這座山」的意思。

我的外星人老公

</figure> </div>

書籍簡介是這樣寫的:

派翠詩龍麥克,一位成長在加拿大鄉村的女孩。從小愛好冒險及探索世界的她。在孩童時的探索中,開始了她與外星人的第一次接觸。這奇妙的相遇,也展開了作者一生的人生冒險之旅。她透過藝術、旅行、學習、靜坐、人與人間的相處經驗……來開啟與外星人老公之間的橋樑。

這位外星人老公,是如何選上地球人老婆?他們的相處與一般夫妻有什麼不一樣呢?外星人老公是什麼樣個性的人呢?透過派翠詩的筆,來告訴大家她們的夫妻生活。透過這本書讓你明白為何外星人要來地球……

讓我需要一些消化的部份是,書中附上了許多圖片,外星人老公的二哥長這個樣子:

我的外星人老公

然後,外星人老公的二嫂長這個樣子:

我的外星人老公

此外,還有外星人老公的情敵、外星人老公的大廚師,以及外星人老公在地球上最喜歡的,「靈氣萬千的含羞草」:

我的外星人老公

我的外星人老公

全書分成兩部、十八章,內容穿插旁白、魔法陣、星圖等等資料。我手上這本中文版開篇還有晆皓平、台灣外星人研究所所長江晃榮、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副教授周健所撰寫的推薦序。第一部的內容主要在世界觀的建立,作者說明了她與外星人老公如何進行各種日常行為、如何生活、如何應對地球環境和社會價值觀。光靠轉述實在難以傳達這本書的文字:

現在讓我來介紹一位特別的人,我的外星人老公。婚禮應該是在外太空或者夢中舉行吧?因為我從不記得何時參加過!但是很明顯的,有許多事實際在我身邊發生,但對我、對大多數的人來說,人類是健忘的,當被告知之際,才再憶起,天知道!你可能曾幾何時被許配給一個外星人,或某人而不自知啊!


等等、什麼意思。誰把我們許配給了外星人?

我那英俊的老公並不需要呼吸。他把他自己的嘴巴比喻成他身體的一黑洞。這神妙的黑洞將他的字語吐出。他那奇特或特別的能量,以順時鐘方向繞圍在他身邊。—— P39

當我們非常認真地學習如何在外太空飛行時,我們開始由內部發展出觸鬚。內部耳朵,一個內部深度扭轉狀態的龍捲風似的能量。—— P64

極地外星巫婆是如何出生的?每一次,我們的星球只要接收到其中一位帶有巨大能量體的存有返鄉,則頓時我們會誕生出成千上萬的新的極地巫婆,而且有一天他們將被交付給一個有形的存有。整個宇宙需要在正向與負向、有形與無形之間取得完美的平衡。—— P99

我的外星人老公

我的外星人老公

第二部:第一次開始

第二部,更多作者友人(或者說友善的生命體)的對話出現,用交談的模式建構了作者的思考以及這段外星婚姻生活的前因後果。其中描寫到這一切的開始,起於派翠詩心中一個一閃即逝的聲音:

我猜想,如果我以念力或是用飛的也是其中之一,那就是了。離開這地球,我想這樣的情境,只限有一次。因為誰會想要跟一個先知時時刻刻地說話,像是一週七天或一天二十四小時。但是我還是對此抱持好奇心。我想在內心的一部份,仍然希望這個聲音如此存在。

</figure> </div>

作者也試圖在行文中,讓讀者參與某些過程。例如,在第十章〈第一次約會〉的最後,作者向讀者提出了邀請,讓讀者在閱讀中分享自己的情感經驗:「來說說看第一次到底跟誰約會/這是本書的其中一部份。」閱讀前先察覺自我?讓人聯想到心靈成長書籍裡給讀者的功課——只不過,在《我的外星人老公》裡,這些功課倒像是作者想和讀者閒聊。

就在你以為,你正在閱讀一本腦洞大開的幻想之書、對書中的虛構感到一股不知是荒唐還是敬佩的感受時,書中卻不經意丟出令你扎痛的敘述,讓你開始懷疑甚至檢討,自己是否對這個故事太過嚴苛。例如,原來作者從小被迫離開生父生母:

我從未記得自己選擇過他!他說我是不會選擇這些事項的,而他也不是。宇宙中偉大、有力及神祕的能量來安排這一切。就好像你不會選擇你的父母親一樣。不過,我告訴他,我是一個幸運者,是由父母親選擇的。(非常驕傲地告訴他,我是被領養的)。

第四章〈鼻孔〉,Patricia Lamontagne 寫七歲時遇見外星人老公的那天下午,在明白了她與養父母的關係之後,情節映襯出了完全不同的情節,幾乎是電影的暗場了:

小女孩飛奔到餐桌,興奮地說「媽媽,媽媽,媽媽!!!」「噓⋯⋯你爸爸還在睡覺。」媽媽輕聲說著,「什麼?」媽媽開心的和女兒聊天,卻有些累了。「今天,我遇見一個新朋友,但是,但是,我們好像已經認識很久了。比我認識你還久,媽媽!我不知道為什麼,但這是真的。好像很多世以前,很像過去的一些事,之類的。」

那一章裡,小女孩向母親描述人類如何學會飛行。在得知自己無法教會母親學會太空的知識以後,小女孩以多年以後回望的作者之姿,寫下:媽媽,我愛妳。雖然,如果有一天我將跟外星人結婚,然後搬得很遠很遠,我永遠都會回來跟妳一起看電影。我保證。

然後,我忽然可以接受書中那些老生常談的哲學,以及 Patricia Lamontagne 與丈夫永無止盡的辯論與俏皮話。那些關於愛和永恆,生命如何經營才能更加美好的敘述,背後有無止盡的純粹善意。那些善意所表現出來的笨拙,讓人願意相信這樣的自述是無有目的的、僅僅由於作者自己訴說的衝動而被書寫出來,沒有額外的企圖。

你多久沒有看見完全沒有目的的文字了?

全書的最後一個段落。在讀完他們第一次約會、第一次吵架、初吻、第一個夜晚之後,本書的結尾以對話體完成,是一位棕眼女孩和一道閃亮藍綠光的對話。藍綠光在消逝前,書中這樣描述:

這個小棕眼女孩兒與她的新外星人朋友,不是,是未婚夫,可以聊天聊地聊未來。她答應絕對不會忘記他。他知道她所存活的世界。他在過去這二十年獨自一人,深心期盼著有一天他所預見的是他倆兒在不久的未來再一次合而為一會是真的。這一切不會因為未來一些不確定性而改變。他一直傳遞著深深的祝福給這小女孩兒。祝福她沒有失去她存於內心的魔力。第一次,源自他那深久的生命,他深具希望。

我有些感動。這樣的結局,不正是《神隱少女》裡千尋和白龍的約定嗎?

</figure> </div>

我忽然明白這本書在最一開始為什麼讓我駐足,還有,寵物命相館一開始為什麼吸引著我。誰沒有過相信自己十分特別的時期?Patricia 在書中那份真心相信的執著,在小朋友身上會讓人會驚喜於這完整的想像力。而她將這份執著保存到了現在,到了三十歲、四十歲,卻因此讓別人,包括我,感到古怪。其實,她只不過是維持原狀而已。

對一件事、毫不思索的認真。就像日復一日攪著南瓜湯、賣著不太可能有人會購買的書,並對任何一個生命,即便是寵物的命運,也煞有介事地盡力觀測。雖然,不太確定寵物命相館和《我的外星人老公》的淵源。但,那樣的場景,幾乎就是這一整本書的隱喻。

或許真是沒有人去捧場幾碗南瓜湯,寵物命相館的南瓜湯時期持續了大約一年,然後,那店面就被一間飲料店租下,拆去了彩虹招牌,換上了優雅的米白裝潢,經過時傳來茶香。每次經過,我都會想起那位每天換上全套正式服裝的路邊大廚,而至今沒有在那間飲料店買過任何一杯飲料。

不知道廚師和婆婆後來去了哪裡。只是有機會想讓他們知道:我終究買下一本《我的外星人老公》讀完了。真是一本有趣的書呢。


如果我們真的,以最謙卑的心,試問問自己,我們真正對真相或實相的了解為何?
有沒有可能我們沒弄清楚這世間所有的魔術?
或許我們才是真正盲目的一群?
或許我們無法正視近在咫尺的東西?——《我的外星人老公》

我的外星人老公

 

#我的外星人老公 #魁北克外星巫師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蕭詒徽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