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與內觀,《鬼滅之刃》劇場版製作團隊——給尚未長大的大人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1.10.2020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預告。

10 月 30 日將在台灣上映的《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由其動畫製作團隊 ufotable 原班人馬:導演外崎春雄,角色設計與總作畫監督為松島晃,副角色設計佐藤美幸、梶山庸子、菊池美花,攝影監督寺尾優一、3D 設計西脇一樹等操刀

在日本上映三天創造四十六億日幣票房,成為日本影史開片最佳票房。《鬼滅之刃》爆紅的程度超乎預期,除了故事人與鬼的角色塑造立體且代入感強、細膩的角色心理吸引女性粉絲,動畫製作精良也是再創話題的原因之一——

漫畫原著

《鬼滅之刃》動畫版出自吾峠呼世晴於 2016 年在《週刊少年 Jump》連載的漫畫,故事主線為繼承父親炭業的竈門炭治郎家人慘遭鬼的毒手,只剩下被鬼感染的妹妹禰豆子相依,在試圖將妹妹變回人類的擊鬼路上,透過刀術修練與戰鬥,重新思索人的意志、鬼的棄絕。

IMAGE

最初完成的禰豆子與炭治郎形象。

IMAGE

連載預告炭治郎用手遮住彌豆子的嘴巴,暗示禰豆子將變成吃人的鬼。

 

《鬼滅之刃》之所以風靡日本,一部份也是因為新人漫畫家的神祕色彩。吾峠呼世晴性別是謎,因漫畫極力表現生命中艱困的戰鬥、以描寫肢體缺陷和角色死亡引發省思,在第一集就殺死主角全家,根本崩壞少年漫畫的夢幻感,被讀者稱作「鱷魚老師(意指毫不留情、沒有人性,在粉絲間是讚美)」、也在鐵粉間有「真正的鬼」之代稱。吾峠呼世晴首次於福岡縣投稿《鬼滅之刃》前傳短篇《過度狩獵被狩獵》(過狩り狩り),便於第 70 回 Jump 寶物新人漫畫賞獲得佳作獎。吾峠呼世晴說過自己喜歡《JOJO》與《蠟筆小新》,也因為特別喜愛《銀魂》,所以投稿到 Jump。不難聯繫到《鬼滅之刃》在華麗打鬥場面後回歸日常,經常置入尷尬到笑的幽默場面。

IMAGE

漫畫本身有特意留給搞笑橋段的繪畫風格。

IMAGE

 

Jump 以往多以建立鮮明的王道系角色為主,如《航海王》與《火影忍者》裡的角色,《鬼滅之刃》繪製期間,吾峠呼世晴與編輯們共同討論過許多故事細節,因此創作出的主角有別於以往 Jump 要角,設定為「努力型的天才」,希望強烈傳達給讀者「普通的人是不可能這麼快就變強」的信念。光是「呼吸」一件事就有相當程度的著墨,刻畫氣息的流動、屏氣凝神的內觀過程。當時擔任編輯的片山達彦曾表示,因為考慮 Jump 連載系統,曾經建議吾峠呼世晴縮短竈門炭治郎穩定訓練的早期階段、但吾峠呼世晴堅持不修改。

因此,作為一個英雄,竈門炭治郎多了修練的過程,也有身為凡人的面貌,例如恐懼鬼、殺鬼後感到傷心,因此在竈門炭治郎殺死第一隻鬼時,吾峠呼世晴設定其握住鬼的手且道歉,在少年熱血漫畫裡,鮮少有這樣柔軟的戰鬥角色,同理反派,每一話都補充反派在成為反派之前的故事,這也跳脫了 Jump 以往的漫畫風格。

這部漫畫也透過台詞烘托配角的強度,也深刻了「羈絆」,以往少年漫畫裡強調友情、勝利,但《鬼滅之刃》選擇透過角色缺陷反思成為一個大人的可能性,比如富岡義勇以「他以保護的姿勢,衝向我的威嚇」形容炭治郎,一句話點明主角在這趟英雄之旅裡的姿態面對無能的炭治郎又說「別讓他人掌握你的生殺大權」指出成長痛前的迷惑;我妻善逸渾身是傷但輕聲地說:「我保護住這個箱子了。」不點名箱子裡是鬼,帶出臭直男形象外知人待人的細膩。睡著開掛的我妻善逸一點也不想成為厲害的劍士,凡事都想要放棄,爺爺傳授他只練一招到精通,善逸與師兄戰鬥後瀕死時彼岸見到爺爺,只是一句「你是我的驕傲」就虐哭了追番的民眾。

IMAGE

水柱,富岡義勇。

IMAGE

我妻善逸睡著才能戰鬥。

漫畫裡對反派的討論也超乎想像——在與十二鬼月「累」的戰鬥中雙方反覆辯證什麼是「羈絆」;在鼓之宅邸遇見生前喜愛寫作的鬼,消失前流著眼淚說感嘆:至少,有人(炭治郎)尊重我那些掉在地上的稿紙,即使戰鬥中仍小心不去踩它。上弦之陸中妓夫太郎與墮姬的故事相映出另一種兄妹情感,和炭治郎與禰豆子的關係對比看來,那種相愛相殺更接近人性。每隻死去的鬼,到頭只是想要被認同與被愛;一心追求強大的鬼,只是想保護愛人。記錄著這些身為人都會有的小邪惡與壞念頭,彷彿也是作者拍拍肩對我們說:沒關係啊,我們都是第一次長大。

IMAGE

漫畫來到 24 話依然持續修練的炭治郎。

動畫改編角色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由與動畫相同的製作團隊與製作公司進行,觀看電視動畫與電影版時畫風與美術風格都採用同樣的標準。

早在漫畫改編為動畫時,導演外崎春雄就希望內容不只有嚴肅的部份,除了聚焦在炭治郎的成長過程,也想連原作中的喜劇氛圍一起完整傳遞。企劃初期,雖然 Jump 的發行商集英社建議導演不必在意原作漫畫的畫風,以能輕鬆製作動畫的方式去製作這部動畫,但是導演希望能盡量在動畫中重現漫畫裡那些讓讀者印象深刻的畫面,也用人物比例變小、過場幕與後記去補充角色的赤子之心。

動畫製作中,吾峠呼世晴也有參與角色設計草稿,例如第一話登場的炭治郎的祖母。此外,製作動畫時吾峠呼世晴同時監督角色設計細節——強調手腕跟腳踝要很仔細、清楚、纖細地描畫;炭治郎的胎記要以火焰的形象去描繪等。

漫畫動態化,整個團隊也更重視鏡頭語言與象徵,分鏡上可以看見動畫版經常大特寫主角炭治郎的手,表現雖然是童稚的身體、但歷經修練與苦行也長出了一雙厚實的手。

對原著的敬意使然,外崎導演在做角色設定時,與作畫總導演松島一同做了讀者調查,確認角色在讀者心中的形象,也比較原作中所有圖畫組合的線條差異。

在動畫版裡值得觀察導演們如何安排「線」的表現,松島導演在畫風整體上朝向漫畫的氛圍,創作出緊密、集中的構圖,強調黑色色調。因此不但能看見角色外框的存在,也會特意在角色下巴上放黑色陰影、並將輪廓的線條加粗,加強線條黑色的濃度與深度,透過線條的強弱之分調度畫作情緒的力道。

IMAGE

 

美術與風格

在動畫版的美術設計中,為了能活現出原作固有的味道,配合登場人物的輪廓線,背景美術也常放入像是毛筆、鋼筆才能畫出來的粗闊輪廓線,以寫實繪風為背景,但朝向強調氛圍情緒的「骨太な」(手繪感,乍看會有草率粗獷感,但基本架構都很緊密與堅固的風格)。

ufotable 以往在製作「上空」跟「雲」都是以 CG 畫出,但在這次鬼滅的作品中,為了畫出有日本風味的日式風景,基本上都是以手繪製作而成。在夜空的色彩也有細緻調度:鬼滅以前 ufotable 多是以主流的藍色或是青色做夜空主調,這次因應大正時代的故事氛圍,以充滿迷霧的晚霞混色、朦朧感的灰色為基礎顏色。

在動畫中最過癮的莫過於炭治郎使出刀術時的美術動畫,2D 轉而立體,水之呼吸的十種型態——流動、衝擊、柔軟、延展、強韌跟隨特效的變化精湛展現,在繪畫或攝影拍攝時,因應每次形態變化都是全新的、跟隨分鏡與場景變化,因此圖與特效都無法重複使用,曠日費時的成本也被稱為經費之刃,是非常精密的製作。

大正時期也是浮世繪盛行期,電視動畫版以 3D 展現的水之呼吸也將水珠爆破、浪隨風流、水紋與白波的動線表現得出彩,企圖呈現葛飾北齋風格。

IMAGE

IMAGE

IMAGE

第 9 話與手毬鬼戰鬥時使出了許多水之呼吸的變形。

IMAGE

第 19 話與十二鬼月・累的戰鬥中有「日之呼吸」的覺醒場景,畫面提升了電視動畫的高度。

IMAGE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劇場版海報。

在《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中,竈門炭治郎已發現自己承繼父親的「火之神神樂・圓舞」,將跟隨炎柱解開自己的身世與使命,美術上我們也能期待更多水與火色彩上的相映或融合。劇場版上映前,漫畫也更新了第 206 話,描述炎柱——煉獄杏壽郎與父親之間的故事以及成為鬼殺隊隊員前的角色成長歷程。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也將有竈門炭治郎更深刻的身世描寫,如同竈門炭治郎的名姓,他以水的柔軟,步上火的責任,燃燒、治療,除了繼承日本武家精神,因人的羈絆、發現鬼的牽掛,在燃燒與灰燼間,更添上一層治癒意義。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主題曲〈炎〉。

#吾峠呼世晴 #外崎春雄 #週刊少年 Jump #鬼滅之刃 #日本動畫 #動畫 #漫畫
參考資料
『鬼滅の刃』大ブレイクの陰にあった、絶え間ない努力――初代担当編集が明かす誕生秘話 TVアニメ『鬼滅の刃』(2019年)レビュー:人と線と音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翻譯張星柔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