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選樂|少年時代的一場驟雨——筆訪《逃走鮑伯》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8.12.2020

逃走鮑伯的音樂總能在激昂的行進中找到縫隙,插入調性上帶有哀愁色彩的旋律或和弦,為原先因快節奏及主唱直截的嗓音而堆疊的剛硬中摻入憂鬱的質地,讓人想起畢業季時唱著歌道別校園,熱烈中夾帶惆悵。

同名首張專輯《逃走鮑伯》的這份清新,除了靠 tone 調一致的破音聲響搭建,歌詞中大方說愁的坦率也讓人想起少年時。由主唱思岑創作的歌詞不斷出現「一種(不可名狀的)感覺」以及「(某個)瞬間」的描繪,既表達自己面對時間消逝的態度,這類不完整指稱特定情節、純以呼告句構成的歌詞也讓聽眾特別容易代入自己。

上述的歌曲特徵,從專輯第一首〈開始〉便展露無遺,在本曲 bridge 前的間奏添加的合成器樂句更是畫龍點睛。

消失在昨天 今天又出現
討厭的感覺
滿滿的尖銳 吵醒我 在自己的世界
是你 會抓住我
刺進心裡面 感動的瞬間
是你 會抓住我
消失在昨天 今天又出現
消失在昨天 今天又出現


逃走鮑伯的編制目前尚未正式加入鍵盤手,錄音室版本的合成器聲響是另外添加的。除了貝斯培睿、鼓手子翔(羅子)之外,薩克斯風手鄒兆元(Jason)也在數首樂曲中擔負添加成熟韻味的角色,中和三件式編制的音色稜角;偶爾以優雅樂句穿針引線、進行更細膩的敘事,偶爾也與樂團瀟灑衝撞。〈橘子〉中後段曲風從龐克轉向森巴,藉著出色的間奏經營既不拖沓也毫不突兀。

還是會懷念 懷念那些衝撞的氣味
Oh man it's you my man
是你一定能感受差別
做好的決定 像是一片橘色的風景
Oh man it's you my man
是你一定能感受差別


思岑作為樂團創作核心,包辦了大部份的詞曲創作。他與培睿本是學長學弟關係,兩人在台大椰風搖滾社的一次聚餐中相談甚歡,成了日後組團的契機。後來加入的子翔則在招募試團中出線,自十三歲起學鼓的他自陳對爵士、靈魂樂的喜愛,也負責合聲。還在三十歲前夕的他們,音樂上的氣質竟召喚了我對 Number Girl〈透明少女〉的鄉愁。

驟雨般、帶有速度感的吉他所展現的精力,毫不囉唆直接進入主題的鼓,顆粒分明的貝斯。在單純的聲響中所構築的熱血⋯⋯BIOS monthly 筆訪三位團員,請他們分享對這張作品與樂團發展的期待:


BIOS monthly:這張專輯中的歌詞有兩個主要描寫,第一個是很常點出「特定當下的時間」:某時某刻、正在感悟到什麼感覺;在很多首歌中都會用「此刻、忽然、瞬間」來切入。好奇這些作品中提到的那些「瞬間」,是有一個明確指稱的時段的嗎?

吉他/主唱思岑(以下簡稱岑):頻繁使用「此刻、忽然、瞬間」是因為寫歌對我來說是很「當下」的事情。我很少為了一個「故事」創作,大部份的詞曲內容都來自我當下的感受,畢竟故事已經結束了,感受還在繼續作用,對我來說這是比較永久的吧。

BIOS monthly:第二個常描寫的是「你」,而這個「你」常常被放在一個比較神聖的位置上,被思念、被當成救贖、被作為遠方。雖說歌詞最好是放在那裡被任意解讀代入最好,但也好奇創作的當下,激發這些歌詞靈感的「你」通常是什麼對象?

岑:會常常使用「你」也是因為這些歌的狀態都很「第一人稱」,都是以我的視角在描述事情,雖然有一大部份寫到「你」的時候是對著自己喊話,有時候突然豁然開朗領悟或釋懷的事情可能下一秒又會陷入鬼打牆的圈圈,所以領悟的「瞬間」會想趕快把它記錄起來,提醒自己該如何思考。當然「你」也還包含很多對象,但沒有特定是什麼角色。

BIOS monthly:非常崇拜你們的歌曲在過門或間奏的經營,即便是一開始以相對剛硬單純的和弦行進鋪陳的歌曲,常常藉由間奏的樂句就順利轉入柔軟與哀愁,增加歌曲層次。思岑曾提到,自己會完成約七、八成的編曲再來分享給團員們討論如何演奏,像是這部份的間奏樂句通常也是思岑先想好的嗎?抑或有團員們的創意參加?想請你們以作品來簡單舉例。

岑:通常那種很明顯的段落編排我都會先想好,例如〈特別〉的後段,那應該不是大家練到一半就會突然生出來的東西吧(笑),如果都沒講,然後就突然一起換段也太恐怖了吧!剛開始玩這個團的時候我會在練團室彈唱一遍歌,再來大家確認一下和弦、就開始跑跑看。最近會想得更全面,特定段落的 bass line 或鼓組節奏會先想好,再帶去練團,算是控制欲越來越強了,哈哈哈哈。

貝斯培睿(以下簡稱睿):初期一些歌的 bass line 都是在團室現場確認拍點跟和聲走向等等、綜合這些感覺後回家細修想出來的(如:〈機會〉、〈自尊〉),自己在編曲時會依照段落情緒不同去做不同呈現,如果不同首歌但相似和弦進行時也會盡量避開相同的手法(如:〈傻蛋〉、〈此時〉),不然實在太偷懶了。盡量讓自己不要太直觀地只彈奏根音讓歌曲扁平化,有些思岑想好的東西我就直接彈了(如:〈惡意〉),或是我們會再用不同的和聲嘗試看看。


BIOS monthly:很好奇,為什麼你們希望羅子加入合聲?是應對了創作歌曲中的什麼特質而做的決定呢?在你們的介紹詞中,也寫到三位團員各自有擅長的曲風。拆解來說,你們認為三位各自分別擅長什麼、在練團編曲時擔負什麼角色?

岑:其實以前羅子還沒加入的時候就一直很想要有合音,因為我們是三人團,如果想要和聲色彩豐富,就一定要有合音,當時的團員們都不太擅長唱歌,後來羅子第一次來練團的時候就有稍微試著合一下,當下就覺得賺翻了,來了一個能唱的。錄專輯的時候花了超多時間編寫跟練習和聲,專輯裡的合音都是我跟羅子一起疊起來。現場為了重現那個厚度,我們現在也有找一個合音樂手一起演出。

我覺得我根本不擅長樂器演奏,只是剛好歌都是我寫的所以大家都得聽我的哈哈哈哈哈,所以是擅長控制別人⋯⋯

鼓手/合聲羅子(以下簡稱羅):其實自己本來就是個很愛唱歌的人,在加入這團之前,就有一些合音和主唱的經驗了。至於這個團的合音配置,我想是因為思岑對於許多創作的想像是非常靈魂樂/R&B的——明快的節奏,豐富優美的和聲,而這正好也是我非常喜歡的領域。因此在加入不久後,我們便經常花時間編寫和討論每首歌的合音,表演時實際唱起來也是充滿樂趣。

曲風方面,早些年曾有一段瘋狂著迷老搖滾樂的時光,例如 The Beatles、The Who、Led Zeppelin、Deep Purple、Rush、AC/DC 等。後來可能是因為喜歡看各種鼓手的影片,音樂口味就漸漸加廣到 funk、soul、fusion、jazz 等領域了,像是 Herbie Hancock、Miles Davis、Hiatus Kaiyote、Tower of Power、Snarky Puppy 等。或許是因為這些音樂的影響,讓我在決定歌曲的律動、動態、過門等細節時,可以為樂團帶來一些不同於傳統搖滾樂的作法和聲音。有時甚至私心希望,不僅是一般的聽眾能夠喜歡我們的音樂,即便是一樣身為樂手的同好,也能夠覺得這個樂團的鼓是很酷的。

逃走鮑伯

逃走鮑伯

睿:原先是玩金屬團的,那時為了速彈就練了 bass 的 picking,後來因為音色上適合就沿用這樣的彈法在玩的樂團上。早期著迷於金屬與搖滾,如:Megadeth、Death、Stone Temple Pilots,還有 core 團 Slipknot、BMTH、August Burns Red。後來聆聽的東西越來越寬廣,拓展到 funk 跟 gospel、motown,如 Marvin Gaye、The Jackson 5。還有聽一點點 rap,像 Mac Miller,一些很兇的也還是很喜歡。要讓自己的音樂豐富就要多聽音樂增加對於編曲的想像力,練團編曲時整首歌的節奏和和弦基本上思岑已經定調了,剩下我在編曲時會思考整體歌的走向,節奏上哪些段落要跟著吉他,哪些段落要跟著主唱,然後在和弦中去做音的選擇。

BIOS monthly:受訪時你們說到,表演久了很容易對目前的歌煩膩,這陣子密集下來有這樣的感覺。那麼接下來呢?面對這種煩膩情緒之後,你們接下來打算要做什麼新的元素嘗試?

岑:也不是煩膩啦,演出當下還是很開心很投入!只是因為都在練習演出的內容,有很多寫好的新作品沒時間帶進練團室玩,就想要趕快把新歌都練好然後錄下一張,也想要演出新的作品,新元素的話⋯⋯下一張專輯想要有弦樂!

睿:近期都在表演,練團多數時間也都為了表演品質練習演出歌曲,演出看到樂迷都很開心,也還是很開心,但有時思岑帶來的一些作品都還沒有時間仔細想好要怎樣彈,最近表演告一段落後,想要有時間好好練團整理,對於現有演出的歌也不是真的煩膩,只是想要更多新歌,也想要自己能有更多突破,這樣子會比較開心。

 

逃走鮑伯《逃走鮑伯》
發行日期|2020.11.30
串流|https://www.soundscape.net/a/12014
實體|小白兔唱片四樓唱片行佳佳唱片博客來 以及各大通路均售

逃走鮑伯 首張專輯發行趴踢 感恩加演
時間|2021.1.23(Sat.)20:00
地點|The Wall(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 200 號 B1)
開場嘉賓|老王樂隊
票價|預售票 NT$500/現場票 NT$600
購票|https://thewalllivehouse.kktix.cc/events/bob-is-tired

#音樂 #逃走鮑伯 #思岑 #培睿 #羅子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筆訪蕭詒徽
撰稿蕭詒徽、逃走鮑伯
實體專輯攝影馬揚異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