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羅茲(Lodz):伴娘的意義

作者Gladys
日期23.08.2012

一般人到波蘭旅遊,必訪之地應是首都華沙和舊城 Krakow,這也是我上次到波蘭的行程。但是這次會到波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參加好友的婚禮,當個稱職的伴娘,所以結束華沙訪友行程後,下一站來到的就是新郎的老家:羅茲(Lodz)。

曾經繁華一度的工業大城,如今受到傳統產業沒落,工廠外移到亞洲的影響,街上的老房子外牆斑駁,灰霧霧的,看起來了無生氣。路上行人不多,就連主要大街也感覺不到什麼人氣(雖然七月歐洲人都度假去了,這時看到的人潮實在不太準),我除了參加婚禮以外也沒什麼特別的期待,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做任何準備就突然出現在羅茲了。

走在羅茲街頭,很難不注意到各種真人大小的雕像。一般雕像不是做得小小的,就是做偉人的雕像放得高高的,但是羅茲不一樣。羅茲的雕像不但是真人大小,而且誠意十足。除了可以看到工人爬梯子修路燈,還有一群人圍著大桌子坐在街頭,歡迎路過的人一起加入他們的對話。音樂家坐在鋼琴前演奏,丟入銅板還真的會發出美妙的樂音。發現新雕像成了每天逛街的樂趣。羅茲還有另一點很吸引我,就是食物便宜又好吃。不管是墨西哥菜、傳統猶太料理、道地的波蘭甜點還是可愛的小茶館,表現都在水準之上,價格在歐洲也算是親切的了。

待在羅茲一個禮拜,其實觀光的時間少,陪著朋友準備婚禮的時間多。

就在我抵達羅茲的隔天,女方家人也分別從台灣跟美國飛過來了,新人的朋友也從美國飛過來參加婚禮。一個禮拜的時間要做的事還真不少:拎著因前一晚參加告別單身派對而宿醉的新郎到旅館接朋友的家人,帶台灣家人遊羅茲,安排兩邊的家人見面,新郎得自己到婚宴場地佈置,還得找個時間跟神父告解,我陪著朋友去做指甲,還要帶伴郎買套像樣的西裝!

過程中小倆口不免因為行事風格、文化背景跟語言的不同,意見不合吵個架。有一次朋友因為新郎出門前東摸摸西摸摸,沒能準時到旅館接媽媽,臉色變得很難看。婆婆還在車上的時候多少得忍耐,但婆婆下車剩下我們三個人在車上時,兩個人就吵了起來,朋友掉下委屈的眼淚,開始用中文跟我訴苦,我什麼也沒辦法說,只能靜靜地坐在旁邊聽。忽然我明白了伴娘之所以為伴娘,原來不是伴著新娘嫁出去,而是在婚禮前極度混亂、新娘壓力大到快崩潰、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嫁給這個人的時候,默默地陪伴她走過這一切。

IMAGE
IMAGE

連日大雨在婚禮這天的午後奇蹟似地放晴。我在教堂的小房間裡以伴娘的身份,在神父面前簽了字,見證朋友和先生結為夫妻的神聖時刻,伴娘任務大功告成。白色長裙擺上盛滿了紅色的玫瑰花瓣,在青綠色的草地上拖曳,朋友挽著先生的手笑得一臉燦爛。教堂外,低斜的夕陽在小倆口身上照出金黃色的光,雨過天青的感覺原來這樣美好。

#旅遊 #波蘭 #華沙 #Gladys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Gladys
攝影Gladys

吉隆坡中央藝術坊(Pasar Seni):與印度小販交手

11.07.2011

西西里:不只有黑手黨

26.10.2011

歐洲九寨溝:克羅埃西亞十六湖公園

01.03.2012

Dubrovnik:時間在這裡靜止

02.04.2012

Zagreb:大意失錢包

03.05.2012

重返維也納:傷心動物園半日遊

12.06.2012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