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之後,重返流浪:蔡柏璋專訪

作者舞台上下
日期18.04.2013
台南人劇團作品《RE/TURN》將於六月份重演,帶領觀眾重返當時的心動與感動。《RE/TURN》由三段關係、六名男女呈現錯綜複雜的愛慾與追悔,集結難忘的初戀、性別探討、親子關係,角色們在國內與國外、現在與未來間穿梭,呈現時間與空間感的流動。許多靈感來自於蔡柏璋旅行經驗中的私密心情。
劇中「穿越時空的門把」的概念來自蔡柏璋去西藏旅行時,看到了一個雕工極其細緻的骨董門把,最初他也忍不住冒出「是什麼樣時代的人,會浪擲這麼多時間在一個功用性的器具上,將它做的這麼華美呢?」的想法,進而加諸了「任意門」的概念在這門把上,賦予它穿越時空的魔幻功能,令角色往返時間隧道,重新挽回當時破碎的心。旅行還帶給蔡柏璋哪一些靈感呢?一起來聽聽。

《RE/TURN》之前:英國留學,開放心胸

2011 年《RE/TURN》初演時,蔡柏璋剛至英國留學回來,而在英國念書的那一年認識的朋友也影響了他非常多。蔡柏璋認為在英國留學之前,他是一個不太會表達情感的人,也常常覺得沒有必要麻煩別人,算是某一種典型的台灣人性格吧。但剛好他當時的同學都來自全世界最熱情的國家:像是巴西,以及其他南美洲、南歐國家等等,朝夕相處之下,他逐漸被他們影響。蔡柏璋自認他骨子裡已算是個浪漫的人,只是個性害羞而比較壓抑,而他的朋友則是都浪漫到不行,口語上「愛」的表達、身體上的鼓勵擁抱,都非常熱情直接。
有次他們一同到希臘好友的家度假,好友將他們照顧地無微不至,準備了非常多豐盛的食物,像自家家人一樣親切招待。蔡柏璋在熱情款待下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想著是不是該回饋什麼給朋友的家人,但另一位德州來的美國女孩則很盡情地享受,她告訴蔡柏璋,因為她覺得將來要是這些朋友也到德州來拜訪她,她一定也可以同樣周全地招待。
這才讓蔡柏璋突然體悟到,自己之所以這麼怕麻煩他人、容易有虧欠的感覺,其實正可能是因為自己隱約地害怕付出。朋友們開放、大方的行事作風,漸漸地影響蔡柏璋越來越多。他的希臘好友在他們一同去西藏旅行時,甚至偷偷買下那只精緻骨董門把,回台灣後才送給他,難怪這門把會給予蔡柏璋這麼多靈感,進而為它做一齣戲。
那一年的英國留學過程,讓蔡柏璋感受到大量誠懇、直接的愛,也讓他更加開放心胸,給予他更多寫作的勇氣,勇於描寫自己從前比較無法下筆的部分。這大概也是《RE/TURN》較前作《K24》等戲謔、犀利的風格相比,較著重於內心情感和遺憾的原因。當然,他寫劇本仍不喜歡走苦情的路線,也不願教育觀眾,他認為劇場最美麗的部分就是「舞台上說了一個故事,舞台下一千位觀眾引發一千種不同的想法。」
而他和趙士麃 Bruce 更是多年的好友,兩人分別在瑞典和英國留學時,見面的次數竟然比在台灣還頻繁。帶他入門沙發客的也是 Bruce,他人生中第一次的沙發客經驗就是和 Bruce 在哥本哈根的驚魂之夜,屋主不在家,帥氣地告訴他們要自己找鑰匙進去,發生一籮筐有趣的事情。Bruce 也曾帶著媽媽一同去英國拜訪過蔡柏璋,還一同浪漫地在劍橋撐篙,Bruce 很會撐,而他則是怎麼撐都在原地打轉,兩人的旅遊趣事相信說也說不完。

《RE/TURN》之後:十八個月,歐洲漂流

在 2011 年《RE/TURN》演出結束之後,蔡柏璋拿到亞洲文化協會的獎助金,開始了意外連續十八個月的旅行。亞洲文化協會提供六個月的獎助金給藝術工作者,可以到美國從事任何想做的事。當時仍抱著「想學一些東西」積極進取的心情,蔡柏璋放棄了可以住在紐約享受大城市氣氛的機會,前往波士頓哈佛進修美國定目劇團的聲音訓練課程。蔡柏璋坦承說,在哈佛那段時間他常常有點恍神,思考著自己來到此地究竟在做什麼,自問和質疑學習背後的真正動機為何。
「哈佛很棒,但說實在的……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學習上總有使不上力的感覺。」他後來終於慢慢領悟到也許自己說想學一個東西,其實最想要的是證明給別人看自己「有做些什麼」,這六個月來他經歷了很大的思考衝擊,自我的矛盾,也慢慢澄清了自己的思緒。而美國定目劇團與莫斯科藝術學院有友好關係,於是蔡柏璋又因緣際會前往莫斯科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之後他又開始了歐洲之旅,幾乎跑遍了整個歐洲。
旅行帶給他最多做戲的養分,百聞不如一見,實地的體驗觸發更多情感。例如在伊斯坦堡聽到清真寺傳來的誦經聲的美好經驗,住在回教徒的人家中,也讓他破除對穆斯林的陌生感,伊斯坦堡也成為他最喜歡的城市之一。

關於《RE/TURN》,誰想要重來?

《RE/TURN》的另一個特色是,每天上演的結局都不一樣,總共有七種結局。有比較正面開朗樂觀的結局,也有比較接近現實的結局,蔡柏璋也特別為 2011 年看過的觀眾做了一個全新的結局。「其實我寫了五個劇本,目前還沒有一個很『美好』的結局的。雖然我寫的劇本可能都有一點輕盈、幽默的東西在。」

談到最近生活中,是否也有想要「RE/TURN」的事情,蔡柏璋想了一下從容笑道:「若你是兩年前問我,我可能會說出很多事情……」因旅行需要常搭機的他,每每遇到亂流總會萌生尚有許多事情未完成的不甘,但這一次從倫敦坐飛機回來時,竟然不會悲觀地想東想西了。因為這趟旅程他嘗試了人生中第一次滑雪、住在許多歐洲人的家中,實際體驗他們的生活,豐富的體驗讓他的心更踏實,感覺問心無愧。 

【劇場】青春、劇場無法分類:在流浪中導自己人生的戲

#劇場 #舞台上下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林易柔
攝影兄弟項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