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音樂選輯:Ed Harcourt

作者陶維均
日期21.03.2011

禮拜五晚上去台北 The Wall 看了英國水星獎得主 Ed Harcourt 演唱會,是場非常令人感動的演唱會。當然一來是因為拿到了公關票,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什麼都爽,再來是這傢伙實在情感太氾濫,從頭到尾一個人在台上摸東摸西,一會彈鋼琴一會彈吉他,加上磁性滄桑的嗓音,聽 CD 還沒感覺,現場噴淚程度實在 hardcore。

我想先提一下惹握,The Wall 內部這幾個月做了大幅度的改建,除了增添了幾座音響設備和電腦燈讓表演品質更好之外,他們把觀眾席擴大了,原本位於表演區後方的吧台移到了 The Street,也就是表演場地外面的走廊,內部空間更寬敞舒服,要搖擺要躺趴要勾搭要入定都可以,我個人非常喜歡現在的惹握。很高興這幾年台北市有這麼一群人這麼一個地方,用心良苦的辦理大小活動,邀請國內外好團來表演,讓那些陪伴我情傷或失眠的音樂家來到我的跟前,讓我從回憶細縫中捏出像掉髮般的瑣碎回憶。當然還有女巫店,河岸留言,地下社會,海邊的卡夫卡,倉庫藝文空間等等數繁不及輩載,這些地方讓我們在世界末日之前有辦法圍爐取暖,任憑屋外狂風吹,我們只管跳著各自習來的舞步,共謀投資宛如某種神祕組織一般的記憶機構,儘管那可能是虛偽的理性。

英國樂壇有種類似師徒制,或是某種歐洲神話的血統傳承,從 The Beatles 一路走下來,妳不時會聽見類似的轉調或合音方式,而這些又受了歐洲古典樂的影響,然後影響美國爵士樂之類。我聽 Ed Harcourt 的時候不免想到 Tom Waits,Elliot Smith,John Legend,Nick Drake,Jon Brion 這些英美音樂人,他們多是一人搞定一個樂團,會唱歌談吉他鋼琴把玩種種數位合成器,在歌詞寫作上又能直擊人心,從希臘神話的酒神到虛無主義,某種在廣大陸地冒險犯難的唐吉訶德血統。這種神話特質讓你就算打扮的蓬頭垢面也能皇氣附身,就像 Ed Harcourt,一頭亂髮的中年男子,帶著大鏡框眼鏡,汗水還把瀏海沾到額頭有點噁心,留著羅素克洛風格的鬍子,也留著羅素克洛風格的微胖肚子,你把他丟到誠品門口賣大聲誌可能也滿合理,是那種票選最不想同住的室友,但應該也是最想結夥的旅伴,畢竟,他可以穿著合身得體的全身西裝出現在台上,代表他知道他營造了什麼形象,適度的頹圮憂鬱是恰當的,當他一個人在台上把玩所有的樂器,與觀眾幽默又窩心的互動,唱著讓人心碎的情歌的時候,你會更憐惜他喜歡他。你知道他是一種對抗正面積極樂觀的反動,當普世價值都在歌頌成功貶低失敗的時候,你會突然明白為什麼神的孩子都在跳舞,因為他們有音樂,他們還想辦法做了音樂盒跟收音機,他們之中還有人寫出了「載著妳彷彿載著陽光」這種歌詞。「神的孩子都在跳舞」裡面說,我們的人生不是看成功方法,而是看失敗的方法來判定其價值的。

所以人們買房子買車子,架了各自的部落格 flickr 找噗友戳來戳去,收集彼此手寫的信,把簡訊轉存到電腦裡,不斷更新該死的電腦,塗指甲油,收集煙盒或小小小小的小東西,把看過的電影票粘在日記本上旁邊畫上評分用的藍色星星。這些行為是我們和死神對抗的防禦工事,把I世代的我們跟無聊的積極陽光正面隔開,把我們跟死亡隔開。偶爾我們也會穿過護城河去和死神打個照面,看看福島五十人傳給家屬的簡訊新聞,闖紅燈,一天抽掉一包煙,還有,當酒神的孩子去跳舞。

 
#Ed Harcourt #The Beatles #爵士樂 #英國水星獎 #The Wall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陶維均
圖片http://www.musicomh.com/microsites/edharcourt/index.htm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