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Love, One Heart!——專訪「輕鬆玩」樂團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3.04.2011

年前,一位拍片的朋友說輕鬆玩樂團單曲「平行線」MV 要找演員,內容是四位團員面對平行宇宙的自己,需要四位跟團員長相神似的替身,交叉拍攝,取得團員「自己注視自己,自己擁抱自己」的畫面。大家覺得我跟鼓手阿貴宛如離散兄弟,導演也點頭認證了,於是,我剪了鼓手一模一樣的髮型,把山羊鬍好好的養起來,在年前最強大的一波寒流來襲深夜裡,前往南港某廢棄工廠拍攝單曲「平行線」的 MV。

那不是我第一次參與 MV 拍攝,但卻是第一次在這麼冷的天氣,在幾乎透天的廢墟徹夜拍攝。見到鼓手本人發現真是我失散多年的兄長,馬上趨前哈拉一番,大夥驚為天人,幫我倆合照,團員人都很好,親切又熱情,說他們的熱情足以讓現場暖合起來也不為過。大家輕鬆玩成一遍,交換衣服穿,煮薑茶和泡麵,最後還一起吃了早餐,拍了一堆大合照。我以為差不多就這樣了,只是個替身過客,日後大概也沒機會再相見。

上個月的某個晚上,我在河岸留言門口巧遇正要下去表演的輕鬆玩。沒想到他們不但認出我是阿貴失散多年的弟弟,說我們的祖先可能在三國時代是親戚,後來各自旅行到吳國跟蜀國所以失散了。還帥氣的說要邀我看表演,要保持連絡,要多來看阿貴哥哥。我斗膽提問可否去練團室做個小小採訪,他們也爽快的答應了,於是有了這次的小訪談。

Relax One,團名的由來

毛:我們最早的團名叫做 Relax,是我聽老鷹合唱團的 Hotel California 聽到的單字。那時候英文超爛聽不懂,還跑去查字典,原來是放鬆,輕鬆的意思很適合我們啊!所以就先取了這個字當團名。

一開始是阿貴跟我,他算是我學長,他是高中部的我是國中部。我們那時後在學校就組團了,玩一些 copy 歌。後來阿貴上大學,我沒念書就去工作了。阿貴跟小人國是大學同學。

剛開始組團的時候我大概十八歲,那時候團員有我跟阿貴還有已經離團的高潮。因為想要去接一些 pub 駐唱的場子,所以覺得男主唱不夠,還要再一個女主唱,然後 summer 一來,唱給大家聽,啊就是她!很會唱,舞台魅力又很夠!

貴:小毛因為個性的關係,希望朋友都可以在身邊,一起玩團一起幹嘛。他很小就出社會工作了,在外面做燈光音響存了點錢,在師大路那邊弄了一個車庫練團室,想說有個點聚集大家,大家就可以常常見面。

夏:所以我們真的就是車庫樂團!

毛:後來覺得我們這群人是「玩在一起」,「玩成一團」,所以就理直氣壯的在團名後面加了個 one 字。

貴:One Love,One Heart!

訪談過程中他們不斷提到「 One Love,One Heart 」,除了跟團名有極大關連之外,也讓我深刻感受到他們是如何充滿熱愛的去關懷社會,去觸摸彼此,用音樂為世界做點什麼。他們不是說說而已,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提起,並且身體力行。我覺得他們的團名是我聽過前三棒的團名,Relax One。 這樣說吧,如果你一年只能買一張專輯,如果你得帶一張唱片流落到荒島,你可能不會把他們列為首選,可是你不只可以帶一張專輯啊,而如果你真的那麼衰運流落到荒島,他們的歌有辦法讓你活著回來。

One More!

夏:新專輯我們籌備了六年。05 年八月十九發上一張片(記性超好!)之後,06 年去了曼谷參加音樂祭的演出。在曼谷那邊看了很多表演,有國外有名的團,也有不知名的當地樂團。看完以後真的是充滿能量,熱情被點燃了,回來之後就想寫新歌,所以等於從那時候開始就在籌備新專輯了。

毛:我記得在曼谷的某天晚上,我們跑到一個 bar,老闆剛好也是吉他手。

貴:那個 bar 很有名!電影海灘也有去取景!

夏:我們去的時候 pub 快要打烊了,大概十二點一點左右吧。老闆問說我們是玩團的嗎,我們說是,老闆就請我們上台表演。

毛:我們那時候樂器也沒帶,就用他們的樂器。那次表演很過癮,觀眾都看得很爽!

貴:其實在東南亞巡迴的經驗都滿好的,雖然大家不一定聽得懂中文,可是音樂就是共通語言。

夏:而且那邊的音樂祭很嗨,玩得很瘋,回來就想寫一些比較 party 的歌。我們還在街頭拍了 MV ……

(編:請問新專輯的歌序是怎麼安排的呢?)

毛:我們的確排了很多次歌序,主要就是以聽起來順暢為主,然後交給 Summer 決定,畢竟主要作詞作曲的還是她。

貴:我們也有想過用歌串故事,用歌名或歌曲的內容去串。不過主要就是覺得要看歌跟歌的秒數,希望從第一首聽到最後一首可以很完整,很流暢。包括歌跟歌之間的空白是幾秒,通通都要算進去。

夏:我覺得專輯最重要的是流暢度,整張專輯聆聽下來要很完整。像嗆辣紅椒樂團他們的專輯就是。

這次新專輯的歌序改了五六次,最後我排出了一個版本,跟小毛排得剛好一模一樣,所以就決定用這個,不改了。本來想說要串故事,又怕弄得太複雜,畢竟這張專輯不是以做電影原聲帶的方式去做。只有「平行線」這首歌加了火車聲,因為想要有行進的感覺。

這首歌是有一次坐火車得到靈感的,看到旁邊的高鐵跟台鐵鐵路,兩條線這樣平行。後來覺得歌曲應該要收錄火車聲,小毛還特地去鶯歌台鐵車站錄。

毛:我覺得我們的歌很適合旅行的時候聽。開車或慢跑的時候,或是去春吶路上就可以丟進去開始聽。

夏:上次我們去墾丁,然後自動選曲真的就選我們的歌,很適合!

貴:對啊,我覺得我們的歌適合那種大晴天,然後一群人開車去陽光很燦爛的地方,邊開邊聽。

One World,One Love!

貴:原本要去沖繩音樂祭表演,現在因為地震也不能去了。很想去,想要用音樂幫日本做點什麼,可以點歌嗎?幫我們貼一個連結在這裡,Bob Marley 的 One love,點給日本和在這裡的大家。我們很關心日本,也很難過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拜託一定要提到我們對日本的哀悼,還有祈福,希望讀者可以感受到。我們共享同一個地球,同一種生活方式,不能置身事外。One world,one love,pray for Japan!

夏:這次震災是全球的事情,我們一直都希望我們的音樂可以做到撫慰人心的動作。那些經典的歌曲,所謂的搖滾精神就是這個啊!

(編:請問妳們印象最深刻的巡迴演出城市是哪裡呢?)

夏:可能是台東吧,上次去都蘭表演,感覺很不一樣,很好玩。他們是那種你唱得好就會幫你大聲叫好,唱不好就叫你下來換他們上去唱。那裡是這樣的文化,很有挑戰性,很好玩。

如果是旅行的話,我很想去西藏,印度,如果可以去那裡大概就夠了吧!

小: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應該是東南亞,像泰國,中南半島更內陸的地方。那裡觀眾都很捧場,很嗨!

貴:如果要我為某個城市寫歌的話,首選當然是台北。這裡我們最熟,也最愛這裡!

夏:喔對,在新加坡表演很爽,我們在那邊唱片真的是秒殺賣完!觀眾反應也很好,感覺新加坡人對音樂素養和接受度都滿高的。我們很喜歡去新加坡表演!


我們趁著輕鬆玩上節目前的空檔進行訪談,時間一下就過去了。其實訪談最後反而有點像是點歌大會,他們每人分別點了首歌想獻給讀者,吉他手小毛點了美國團 Devics 的 If we can not see(這團是很棒的夫妻檔組合):

小人國則點了魔怪 Mogwai 的 Take me somewhere nice:

阿貴則推薦了一雙襪子,可以假冒成藍白拖。

Summer 則推薦了克里希那穆提的傳記。

我覺得所有的樂團某部份來說都為了現場演出而存在,他們從小練習,每天埋著頭彈吉他打鼓好幾個小時,可能為此被女朋友甩了,可能為此失去了某些東西,但他們毫無怨尤因為他們熱愛手上正在做的事情。輕鬆玩咖們玩團十四年了,他們的友誼和默契都在音樂裡水到渠成,無須太多言語彼此都知道該做什麼該讓怎樣的音符流瀉出來,全然的信任對方交給對方,然後觀眾也能把自己交給他們。

Summer 說,「任何一個夢想都有困難的階段,我覺得,把自己放低才能讓夢想持久。這個團幫我完成了我的創作夢想,因為這三個人把我拖著走,我才能克服困難完成很多厲害的事情,大家從不同的地方來,然後帶著不同的成長經歷,完成同一件事情,滿不可思議的。我覺得,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採訪到最後,我可以很大聲的推薦大家去聽聽輕鬆玩的演唱會,我知道這群人不會讓樂迷失望。我們買了專輯在家聽,那樣很棒,很舒服,很安全。可是如果不去現場用大腦與身體將那瞬間烙印下來,相信那個瞬間,不要急著拿出相機來拍照,放輕鬆,讓身體跟著他們一起玩,我想,這樣才能更完整的聽懂他們的音樂,才能明白這群人是以多麼大的熱情,用力實踐他們理解的愛。號稱全台唯一自燃性樂團,不是浪得虛名。

最後,推薦輕鬆玩在台中辦的「一拍集合攝影展」。

#輕鬆玩 #日本 #Relax One #平行線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陶維均
攝影歐哲綸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