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封面|靜靜的陪伴:《百日告別》導演林書宇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2.10.2015

看完《百日告別》後,留在腦海裡的是安靜的房間、烈陽下的樹影,以及巷弄間乾淨的琴聲。死亡如此之重,我們試著以言語、影像來談論、描摹它,又是如何困難?《九降風》、《星空》導演林書宇,三年前妻子過世,他創作了《百日告別》這部電影,彷彿以這部電影來進行他無止盡的告別。

《百日告別》由林嘉欣和五月天石頭主演,分別飾演在車禍中失去愛人的心敏和育偉。兩對平凡的伴侶,就此被拆散別離,經歷宗教儀式、親人關懷等各種或大或小的矛盾或衝突;或者,選擇獨自踏上與另一半計畫好而未執行的旅程。細小優美的細節襯托出迷惘的情緒,無論如何,百日最終仍過去了,日子也繼續前行。

希望正需要它的人,能夠遇見它

「面對這部電影,現在越來越平常心。做一部電影是一種集體創作,很花錢、需要面對投資者,電影剛完成時,也會擔心這樣的題材,票房上會不會有壓力。但是隨著在台北電影節放映完之後,在誠品也做了幾場特映,和觀眾真的產生互動後,我得到的回饋是很大的。我開始不再為這種事情(票房壓力)心煩,因為,有些觀眾在某種程度上,是真的需要這部電影的。」林書宇說道。

「我陸續開始收到一些觀眾寫給我的信,有些觀眾是正在經歷他們的一百天,傷心、孤單或思念,他們覺得是沒有人會理解的情緒,在這部電影中,他們看到了。大部分的信,都是感謝我們製作了這部電影,讓他們在觀看時,覺得沒有那麼孤單。當我收到這些信的鼓勵,我開始覺得其他的事情好像沒有那麼『重』。我現在只希望能被這部電影安慰到的人能看到它,希望正需要它的人,能夠遇見它,這就是這部片存在的意義。」

IMAGE

IMAGE

林書宇秉持著初衷,近期也非常用心、努力的宣傳《百日告別》,然而宣傳電影必是一件十分耗費精力的事情,接受採訪也必須一再說明拍攝電影的原委和動機,他也坦承曾感到有些崩潰。「不過當我收到第一封觀眾寫給我的長信,看到他這麼無私地和我分享感受,那個力量真的是非常大的。」

「在那之後,不管多累我只要回想那一封信,想著我需要繼續我需要繼續……讓更多人知道這部電影!因為,它有它的意義在。」

IMAGE

走入幽幽森林或背負缺失的重量:直視死亡

林書宇導演曾在《百日告別》的臉書上分享「失而復得,又再次放手的《挪威的森林》的故事」,他帶著妻子留下的《挪威的森林》前往北海道獨自旅行,在旅途中不小心將書弄丟了,慌忙找尋後失而復得。最後卻又決定將書本捐給北海道大學的圖書館,選擇讓這本意義重大的書留在那裡。

原來,《挪威的森林》最初是林書宇的哥哥介紹給他的書,而哥哥在十多年前過世時,他曾帶著《挪威的森林》踏上花東之旅。而妻子離去後,他也再度捧起這本與死亡關係甚密的書。

「年輕時看這本小說,我其實很多部分不是很明白,當然它有它的魅力在,書中的一些情境、畫面,也都深深吸引了我。尤其是『死亡不是生命的相反,是生命的一部分』這一句話,年經的時候我真的不懂。這句話其實是觀點上的差異,對我們留下來的人,我們當然必須帶著這樣的『死亡』繼續過我們的『生命』。」

IMAGE

《百日告別》劇照


 

IMAGE

《百日告別》劇照

說到其他論及死亡的文學或電影,林書宇也推薦宮本輝的小說《幻之光》,曾由是枝裕和改編成電影。一位失去丈夫的妻子,即使已再婚多年,仍走不出丈夫自殺的陰影。「很美的一本書,因為中譯本終於上市,所以我正在讀!」

另外他還推薦電影《愛,讓悲傷終結》(Rabbit Hole),劇情描述一對夫妻失去孩子,婚姻觸礁,後來他們如何走出陰影。聽起來簡單的劇情,卻似乎相當深刻。「這部電影對『失去』這件事,描述地非常貼切。妮可基嫚飾演的妻子,最初非常難接受這件事情,對上帝和命運充滿憤怒。後來她質問她也曾失去兒子的母親:『這樣的悲傷和痛苦,到底有沒有消失的一天?』」

「她母親是這樣回答的:『不會,這樣的悲傷是不會不見的。像是背包(或是口袋)裡面的一個鑽頭,你會帶著這個重量,開始習慣這個重量;當有一天你又伸手進去背包時,又摸到那個鑽頭,你會發現,啊,它還在。這個重量你會一直帶著走,放不掉它,因為,它就是代替你兒子存在的重量。(It's what you have instead of your son)』」

林書宇為這個比喻留下深刻印象,失去的那個空缺的重量,代替了你的愛人真實存在的重量。這說法還真是令人不知應該悲傷還是欣慰才好;因為就是有那個重量,才可能代表遠去的人一直還在,存在人們心中。

IMAGE
IMAGE

一眼相遇,發現演員潛能

《百日告別》由石頭主演,非演員出身的他,在電影中表演深沉而有爆發力,令人驚豔。原先和石頭就是好友的林書宇,覺得對石頭就是「有種特別的感覺」。「希望角色有強烈的爆發力,我覺得石頭有這樣的潛能!」說到如何決定選用演員,林書宇沉思了一下說道:「其實就是要有吸引我的特質,這是最重要的。」

在拍攝《九降風》和《星空》時,林書宇也用了不少年輕素人演員。「拍《九降風》時,是找到了一群有魅力的孩子,並且要看看他們放在一起的化學效應。當時把張捷和鳳小岳搭在一起互動後,才知道『對!就是這種感覺』。」

而拍攝《星空》時,最初尚未決定其中之一的演員為徐嬌時,為了找尋年約十三、十四歲的男孩女孩,電影公司舉辦了大型海選。每到一個班級,他們都選出第一眼看到的男孩女孩,以那第一眼的直覺來決定。「在一群人中,你覺得他最亮眼,就選出他。但那『亮眼』很難去形容,其實說起來,就是看他的眼神有沒有厚度。」故最後選出了演技自然、令人印象深刻的男孩演員林暉閔。

而延續著《九降風》、《星空》至《百日告別》,在告別青春、告別天真之後,仍難以告別思念,我們彷彿可以看到林書宇的多情溫厚,對生命的悉心關懷。

IMAGE

《百日告別》劇照

IMAGE

《百日告別》劇照

一部電影,誰的經歷、誰的故事?

林書宇自身涉獵的電影範疇很廣,各式類型電影也都頗為喜愛,在《百日告別》之後,也希望能做一部較「輕鬆」的電影。訪談過程中,我們試著旁敲側擊,彷彿總想再探問點什麼,但說起來,關於這樣的一部電影,除了真實去看、用心去體驗,又能問些什麼呢?

「我覺得好像只要提到這部電影,或者每個報導中,大家都會很著重在『因為我經歷過這件事情』,那麼電影中是不是就都是我的經歷?會不會很慘烈、恐怖?其實現在很多看過的人都和我說:『和想像中不太一樣』、『欸,比我想像中平淡啊!』。電影開始製作後,真的不只是我自己的故事了,很多細節來自於身邊的朋友,例如飾演妹妹的千娜拿了一包麵粉給嘉欣,表示頭七可以撒在門口……這也是朋友告訴我的,我聽了覺得是很好的細節,就放在電影裡。」

「⋯⋯我覺得對這部片有興趣、想看這部片的觀眾,不需要做什麼預設立場,它很平淡地在說這個故事,也不是高深的藝術片,就靜靜地陪這兩個人走過他們的一百天吧!」

IMAGE

(吸菸有害健康)

#五月天 #林書宇 #百日告別 #石頭 #林嘉欣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林易柔
撰稿林易柔
攝影潘怡帆 Crysal Pan
圖片提供原子映象有限公司

十月封面|斷捨離:林書宇的告別記憶

12.10.2015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