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書摘| 老派東京

作者BIOS 選書
日期24.06.2017

吉祥寺

井之頭公園是中央線中產階級的休閒地點,而吉祥寺商店街,則是中央線的國高中生約會和散步的戀愛之街。

當我三十年前還是高中生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我的夢想就是在井之頭公園乘著小船,和女朋友說著情話。

但這個夢想到現在都還沒有實現,所以我只要看到兩個年輕人一起搭著小船,就會一邊罵道:「可惡啊!」一邊丟著麵包屑。

當我還是高中生時,船一小時三十日元,但現在一小時三百日元,漲了許多,井之頭公園的小船是以便宜聞名的。

我會和同學來,一起搶划槳,或是故意去撞其他情侶的船隻。

我也曾拿著文庫本乘船,划到樹蔭下閱讀。那是屬於十八歲的時髦。一想到讀文庫本這件事,就會想起當時乘船的費用比一本文庫本還便宜。

事實上,我已經好久沒來井之頭公園了。十年前,因為賞花喝醉了,也因為其他一些緣故,我和渡邊直樹一起跳進井之頭公園的池子裡。那天是我和渡邊離開任職公司的日子,作為離職紀念,我們喝得酩酊大醉。

西裝被池塘泥水浸濕,是飄著水溝臭味的賞花,那時有出現在村上春樹小說的岡綠也在我們旁邊。

在離職的前三年,我和公司同事一起賞梅、詠俳句,然後我把俳句寫在筆記本的卡紙上,並綁在梅枝上。那時的同事也都各自去了別間公司了。

離職的前一年,我在公園的暗處和流氓打架,被揍了三拳,而我反擊了兩拳,總共損失了一拳。

那一年,嗯,該怎麼說才好呢。

我和附近的朋友一起去了動物園,也帶了兒子去。

我們帶了很多吐司邊,要拿來餵井之頭公園的鯉魚。塑膠袋裡裝了一個月份吐司邊。

從 JR 吉祥寺站的南口,走小路到井之頭公園,中學時的塗鴉一一浮現在腦海中。

走下井之頭公園的石階,沿途開著白色的毛茉莉,路邊關東煮店傳來的香味和茉莉的香味交混在一起。

我們把在車站旁的麵包店買的麵包撕成碎片,撒給鯉魚吃。

池中有超過一公尺的巨大鯉魚,就像是在沼澤的潛水艇,背著泥水浮上來吃東西。據我所知,這池子的鯉魚是東京最大的。其他還有鯰魚,鯰魚嘴巴張開的形狀是長方形的,撒給鯰魚吃的麵包被水鳥劫走了。

餵食動物會有一種奇妙的興奮感,而且不是用附近店賣的飼料,是用自己準備的飼料,感覺就像是當地人。

井之頭池本來被德川家康作為神田的自來水,是提供江戶水源的水源地。池水是從七個地方湧出的,所以也被稱為「七井池」。

這一帶從繩文時代就有村落,水源富足,江戶時代是獵鹿的地點,曾作為皇室用地,然後賜給東京市。

我喜歡井之頭動物園分園的水生館,那裡可以看到日本小溪或溼地的魚類。

一進去就看到山女鱒和紅點鮭。

青蛙,漢氏澤蟹,珠星三塊魚,鯽魚,青鱂。

雖然是哪裡都有的魚,並不是特別稀奇,但平常沒什麼機會能隔著魚缸仔細地看這些水裡生物。

這裡的水生館,雖然微妙地說是捕捉魚類,但也把它們飼養得很好,讓人們很容易觀察。

珠星三塊魚閃爍著光亮。

平頜鱲好像很涼快地在游泳,牠下面是田螺和紅腹蠑螈。

因為岩石在晃動,凝神一看,原來是山椒魚,而牠的食物泥鰍則睡在山椒魚的頭上,與食物共存,像則短篇小說。此外也有牙蟲、水蠆的水族箱。

日本琵琶湖的特有種鯉魚本諸子、以及扁吻鮈、鎌柄魚、天然保育類東京鱊。

還有和文豪 M 老師相似的鰱魚、和文藝評論家 K 老師相似的烏鱧、和女演員 T 小姐相似的紅鱒、和電視主持人 O 相似的田螺,以及和我相似的鰕虎,我一一觀察,完全不會覺得厭煩。

出了水生館,館內員工在幫鴨子稱重,要怎麼量鴨子的體重呢?

答案是用算的。員工先將鴨子抱起來,站到磅秤上,之後再減去員工的體重。雖然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在沒有親眼見過以前,我是不知道的。

出了水生館,去了井之頭弁財天參拜。因為十年沒來了,我一口氣捐獻了兩個五百日元的硬幣。
井之頭弁財天,是在美術、工藝、文學方面都十分靈驗的福神。

我抽了籤,是第五十號籤,吉。上頭寫著:

▶雖然很辛苦但之後會順遂 ▶期望的事會達成 ▶戀情即將來臨萬事拜託了。   

我花了六百日元買了戀愛護身符,放入錢包裡。紅色的弁天堂反射在水面上,從新綠縫隙中照進的陽光,閃爍著點點光芒。

水面吹來的風很清爽。

 

老派東京:編集長的東京晃遊札記

作者:嵐山光三郎/著
   顏雪雪/譯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17. 05. 18

#東京 #旅遊 #老派 #嵐山光三郎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設計蔡詩凡
資料提供馬可孛羅

六月選書|
旅行裡,看到自己很賤的那一面

23.06.2017

六月選書|看過太多死亡才能說的笑話,救護車上的冷幽默

24.06.2017

六月選書|自己的標籤自己貼:我是不良女性主義者

28.06.2017

六月選書|
是枝裕和腦中的重複播放鍵

28.06.2017

六月選書|因為無知,
所以自由且真實

28.06.2017

六月選書|還我高潮來

30.06.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