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畫上的句點:利比亞的一場婚禮(上)

作者趙永寧
日期11.08.2011

上一篇文章的尾聲中祝福了利比亞所有情人永浴愛河,而愛河往往會流過一個叫做婚禮的地方,那利比亞的婚禮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是很鋪張的七天七夜大慶典,還是小而美,用一頓飯就解決的事情?我的問題在某天下午得到了解答。

那天下午接到利比亞友人穆罕默德(註)的電話,邀我一起去他親戚的婚禮,我立刻答應,他用很阿拉伯人的方式跟我約了個時間「我 Isha 之後去接你」,Isha (宵禮)是穆斯林每天五次禮拜中的最後一次,在每天太陽完全下山之後到隔天日出之前都算是 Isha,但這裡他意思是指天黑後禮完拜就來,我推算約莫是七八點之間。

我自己禮完拜之後慢慢的準備出門,想說他一定會遲到一點點,著裝完畢坐在門口等鈴響,坐到屁股麻了再站起來繞著客廳走,再不經意地瞄一下時間,八點快半,看在這國家地大路又塞的份上只好摸摸鼻子再坐下。終於,九點時手機響起,「我上路了,等下就到你那!」。這一等就是四十分鐘,就在快睡著的時候門鈴響了,我馬上從沙發跳起衝出門,上了車之後他第一句話是「噢!你好快啊!」。

在車上閒聊之間,車窗外的景色越來越荒涼,我忍不住問我們要去的婚禮是辦在什麼地區,雖然我對於任何他有可能說出的地方都不認識,他說「我現在要帶你去在另一個小鎮的一家餐廳,那裡的烤肉三明治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的。」

能夠用「這輩子最好的」來形容的食物應該是真的很厲害,但不是要去婚禮嗎?為什麼會變成去吃烤肉?我想問清楚,但又怕其實是我自己聽錯,於是迂迴地問他「去這麼遠的地方吃烤肉會不會太麻煩啊?吃完之後要去哪裡?」

「去婚禮啊!我剛電話裡不是說了嗎?」他笑著說,我立刻接話「喔,對啊!所以我特別穿上襯衫,那婚禮在餐廳附近嗎?」

「並不是,你剛剛上車的地方在婚禮地點跟餐廳中間,現在到餐廳大概半小時吧,但是這家真的真的很好吃,非常好吃,真的!你一定會吃超多,也沒關係,因為婚禮那裡要等到很晚才會上菜,所以先吃飽再去比較有精神。」

從家裡到餐廳再到婚禮的距離差不多等於從台北開到宜蘭之類的地方,這種對美食的衝勁讓我發現了穆罕默德心中潛藏著的美食家精神。等我們到了舉行婚禮的地方,時間是十一點多,我們是第一組到的人。

要說是婚禮,一般人一定會覺得是走錯地方了,這所謂的「婚禮場地」是由一塊空地、兩間房、和一個大帳篷所組成,跟很多人印象中沙漠裡會出現的場景差不多,不過周圍有很多樹就是了。穆罕默德趁著龐大的親戚團還沒出現之前,先跟我解釋了一下這裡的習俗。

當地的婚禮沒有一定的天數,視兩家人間的協議而定,有些誇張一點真的會到七天七夜,但他強調現在很少人這樣了,畢竟「誰有那閒時間」。而他親戚的這場「有可能三天,或四天,不一定啦,可能第三天就累了」,這種隨性的時間表我也只能讚歎了。我問他這麼多天的婚禮要幹嘛?他一派輕鬆的說「就大家開心的在一起啊!」,我想了一下,依照阿拉伯人家庭的規模,整個家族和好友們加起來應該可以湊到每週都有人結婚,每場婚禮都持續個幾天,那大家不就一整年都樂嗨嗨?

穆罕默德可能看透我在想什麼,接著說「真的會每天參加的只有最親的家人啦,其實這麼多天也是給大家方便,每個人看他哪一天方便就來跟大家吃吃喝喝、唱歌跳舞,尤其是我們老家在南部,但在首都工作的人比在老家待著的還要多,那不如就在首都辦婚禮,對我們比較方便,但也意味著其他親戚要大老遠跑來,所以總要給這些長途跋涉的人多點時間嘛!」

說到這時有幾位男士走進帳篷,大喊著「穆罕默德!你都躲到哪裡去了!買了新車就只顧著載你的日本朋友到處逛,都不找我們啊!」

穆罕默德看著我笑了一下,站起來跟他們握手、碰臉頰、擁抱,阿拉伯人熟人親戚之間的完整打招呼方式。「你別以為只有日本人長這樣,這是我台灣的朋友,我帶他來見識我們婚禮的。」

打完招呼之後我跟穆罕默德坐下來繼續聊,他說「這些是我堂兄弟,他們開玩笑的啦,明明前幾天才見過面的。今天你會見到的不是我堂兄弟就是我表兄弟,因為通常婚禮的第一天是只給家人參加的,大家很久沒見就會一起聊天敘舊,一般會先吃飯,吃完飯之後就會有樂隊來,大家就會跟著唱歌跳舞熱鬧一翻,等到有人累了就會先離開,然後解散,明天再見。」

接下來的半小時內陸續來了不少人,每兩三分鐘就要站起來握手擁抱,好不熱情。我正在試著把剛握過手的幾十位男子之間的關係弄清楚的時候,穆罕默德突然問我:「你餓了吧?馬上就要吃飯了,你看他們。」

其實我真的不餓,烤肉三明治還在喉嚨裡,但我還是順著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一群男生在帳篷邊的小房子進進出出的,端著看似食材的東西,於是問穆罕默德等下會吃什麼?他說:「當然是庫司庫司,我們什麼場合都是吃庫司庫司啊!不過今天有特別宰了一隻駱駝,駱駝庫司庫司你還沒吃過吧?等下就可以試試看了!」

吃的一來,我又餓了。那群本來在廚房那忙進忙出的男生陸續把一盆一盆的庫司庫司端到帳篷裡,每盆旁邊還有一小盤生菜沙拉(其實就是幾根小黃瓜、胡蘿蔔還有幾片蘿蔓萵苣)跟一籃麵包,之前寫過,〈利比亞的「一」些食物〉中出現的第三張照片也就是參加這次婚禮的食物。跟在沙烏地阿拉伯參加過的婚禮不同的是,利比亞的婚禮較為節儉,一樣是四個人一圈吃一盆飯,沙烏地那一盆飯的直徑直逼一公尺、飯上鋪滿一堆羊肉,而利比亞的鐵盆大概三十公分、庫司庫司上放著四五塊肉;吃完後我看了看其他人,都吃得一乾二淨,這種剛好的份量,對主人和賓客來說都是一件好事,不用糟蹋也不用撐破肚皮。

吃飯的時候,我跟穆罕默德和他兩位表弟坐一起,邊吃邊回答他們一連串的問題,從台灣人吃不吃駱駝肉到伊斯蘭在台灣的狀況都問到了,快吃完時還問道:「那你怎麼還不結婚?」,只好再次把台灣人工作跟薪水狀況解釋一遍,於是他們下了個結論:「那你來娶個利比亞女孩好了。」

IMAGE

圖說:「那你來娶個利比亞女孩好了。」

吃完飯大家一起收拾乾淨,整理坐墊之後,帳篷裡出現了好幾位扛著大箱子的人,穆罕默德的一些堂弟開始在帳篷裡拉著電線跟延長器鑽來鑽去,等到大箱子打開我終於明白,原來是婚禮的 live band 出現了。這種 live band 不是大家想像那種很潮、會在 The Wall 表演的年輕人團體,其實是由三位中年人組成,一個主唱跟兩位 keyboard 手,想當然而也是穆罕默德南部老家的親戚,以在各個親朋好友的婚禮演出為職業,其實主唱應該稱作主唱阿伯了,但是調好音之後一開唱,整個活力充沛、中氣十足,真的是嚇到我了,穆罕默德特別對我說:「他們在我們老家很紅,婚禮表演最搶手的樂團就是他們!」

於是剛吃飽的一群人坐在帳篷裡看著當紅樂團開唱,可能因為剛吃飽的關係,大家都很懶散的坐著,跟著節奏拍手的人也是沒幾位,幾乎都在跟隔壁的聊天或是呆坐在地上看著樂團發呆,直到有一個人走到中間拍手作勢,要大家「動起來」,大夥這才慢慢的活了起來。

這次參加婚禮因為怕不方便,隨身只帶了一台小小的消費型數位相機,也因此導致拍出來的照片跟影片都不是很清楚,但秉持著跟大家分享第一手資料的精神,還是放上來給大家看看,這「最搶手」的樂團的表演和當晚嘉賓歡樂的氣氛,究竟是怎回事。

隨著時間過去,氣氛也慢慢的被炒熱了,基本上帳篷裡的人分成兩圈在坐,影片中右邊是穆罕默德的小弟跟其他比較年輕的親戚,左邊則是他同輩甚至叔叔輩的人們,但兩邊一樣歡樂,大家都是跟著樂團的節奏拍手、跳舞。

就這樣唱著跳著,人潮漸漸散去,一看時間竟然已經凌晨三點多了,穆罕默德直接了當的說:「走吧!我想睡覺了,明天早上還要上班。」,於是我站起來跟他親戚們一一道別,這時他說:「不用現在急著說再見,反正明天還會見嘛!」

明天還會見?為什麼我不知道?這是意味著我又被邀約了嗎?想著我即將在人生中第一次連著兩天出席同一場婚禮,太好玩了吧,這可是只在書裡念過、電視上看過的事啊!穆罕默德說:「明天你沒事吧?我再去接你,一起來看看吧,畢竟明天才是重要的,今天只是大家聚一聚熱鬧一下。」

他這樣一講,我才發現,我根本還沒見到新郎啊!新娘是本來就不會見到,因為這場婚禮還算是維持傳統,男女分開進行的,男生所在的地方是穆罕默德的家族農莊,位於市區往機場的路上,女生則是在市區內的婚禮宴會廳。後來在回家的路上穆罕默德說,其實新郎第一天通常都會在女生的宴會廳那裡,男生得要到第二天才會見到。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天亮,等睡下去就真的天亮了。 

 

註:在許多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的好友有可能都叫穆罕默德,或是阿布都拉,或是阿里,這些都是在伊斯蘭教的重要歷史人物(聖人、英雄、學者),被後人效仿命名,但因為很多人這麼作而造就不少菜市場名,其實跟歐美國家的亞當、約翰、麥可等名有異曲同工之處。 

#婚禮 #沙烏地阿拉伯 #庫司庫司 #利比亞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文字趙永寧
攝影趙永寧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