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伊坂幸太郎:我和我創造的小偷,擁有相同的樂趣

作者
日期11.04.2019

大部分的讀者,或許會從《死神的精準度》與《重力小丑》等作品來和伊坂幸太郎做第一次接觸,但「伊坂流」的魅力,會在更深入閱讀所有作品後更加發酵。自居推理小說家的他,筆下的世界充滿奇幻荒誕的色彩,時常讓人有破格之感,打開了以推理為主體、充滿娛樂色彩的小說類型。他雖然也處理、延伸死亡,卻能在其中創造一種療癒與溫暖,佐以大開腦洞的想像,創造出屬於他的推理寫作風格。

在專職寫作前曾經是系統工程師的伊坂幸太郎,以《奧杜邦的祈禱》贏得廣大注目,故事描寫仙台外一個與世隔絕的「荻島」,主角漫遊般行走並與各式各樣奇特的角色相遇,其中稻草人優午更讓讀者印象深刻。除此之外,伊坂故事中的「殺手」也是特別有趣的角色類型,不像福爾摩斯這樣受作者栽培多年的「招牌角色」,《瓢蟲》《蚱蜢》《螳螂》殺手三部曲當中有許多不同的殺手現身,延伸了殺手性格的多樣化,並透過幾乎是正方角色來「殺人」的這個動作,巧妙討論善惡的各種面向。

伊坂至今出版超過三十部小說,另一個有趣的特點即是穿梭遊走於不同短篇當中的「伊坂宇宙」,例如首次於《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登場的小偷黑澤,以小偷為正職、偵探為副業,這個盜亦有道的怪盜,在《Lush Life》、《重力小丑》、《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中也多次現身。而麻煩份子陣內,也在相隔十二年出版的《孩子們》與《潛水艇》當中出現,像是給書迷的彩蛋。

雖然以「娛樂」之姿和本格派推理做出極高的差異化,甚至偶爾會得到「中二」的評價,總是發散著熱血與和平的伊坂,筆下故事卻有著豐富關懷的內核。像是《魔王》觸及政府組織議題及法西斯主義的蔓延,《不然你搬去火星啊》甚至背景設定日本以警察制度,進行恐怖統治等等,不難窺見他以奇幻想像處理現實題材的功力。

小說家自陳不擅寫散文,但這段時間以來居然還是硬著頭皮挑戰了各種邀稿,累積成雜文集《沒關係,是伊坂啊!他的3652日》,除了與小說氣脈相承的詼諧與傻氣,在裡頭還可以找到各種伊坂宇宙的小線索。藉著這個「坦露自我」的機會,獨步文化跨海專訪伊坂幸太郎,來一場難得的機智問答(?)

1、謝謝您在書中一次又一次的解決陷入某種困境的我們,如果您陷入困境,您通常都如何突破呢?您最希望書中的哪位角色來解救您呢?

A:雖然我沒有自信突破困難,但總之做到自己能做的。若還是無法解決,那我會想找個地方靜靜生活,等待困難遠去,或者漸漸沒這麼大的影響。而在我故事中登場的好人不多,我應該不會請他們幫助。若真要說,由於稻草人優午可以知道未來,我想求助於他。

2、伊坂老師這 10 多年來的創作題材非常廣泛,想請問伊坂老師有沒有寫作生涯中很想嘗試但從未試過的題材或寫作方式?未來是否有機會出現?在所有的作品中最想寫哪部作品的續集呢?會想寫發生在日本之外的故事嗎?除了當作家還想做做看什麼?

A:我一直都在書寫自己想寫的故事,不太會有什麼想嘗試的新題材。不過,我對那種「外星人攻打過來了!」的老派雄壯娛樂故事滿有興趣的。

我對續作不太有興趣,不過滿想讀讀看以在《瓢蟲》中出現的「蜜柑」和「檸檬」為主角的長篇(嚴格來說不是續作,而是前傳)故事。

我沒意願寫日本外的故事,現階段也沒打算寫。除了作家外想做的事,一下子想不到呢。

3、伊坂老師住在仙台,也曾說很喜歡仙台這座城市,因此以自己熟悉的仙台作為絕大部分的故事背景,但也有以橫濱為背景的《天才搶匪》系列。想請問伊坂老師如果除了仙台與於橫濱以外,有沒有其他想作為故事背景的城市?就伊坂老師的觀察,住在仙台的人有什麼特徵嗎?

A:我原本就不太習慣旅行,不熟悉其他地方的風土文化。不過還是會想把拜訪過的城鎮中,讓我留下良好印象的地方寫下來。例如金澤或廣島,我對京都也滿好奇的。只是能寫的內容或許大同小異。還有,不同城鎮中有不大一樣的日常語言,這點確實會讓我有些煩惱。

4、伊坂老師在 2013 年在台灣的座談會曾提到自己最喜歡的角色是黑澤,其次是《孩子們》的陣內。想請問伊坂老師未來有機會出現這兩位同時現身的作品嗎?

A:讓兩人在同一部作品(!)登場(!)我從沒想過這件事呢。或許會有意料之外、可以將這兩個人連結起來的角色存在,很難說不會有這種可能性。不過若沒想到適合的故事,應該就無法動筆。

5、老師筆下的眾多人物,卻都有各自鮮明的人物性格,各個作品反覆閱讀之後一點也不會搞混。想請問老師寫作時如何做角色設定?還是一有故事的架構概念時,角色就會自己發聲、展露性格呢?

A:基本上我不會思考角色設定之類的事。在《蚱蜢》或《瓢蟲》等作品中,我有思考過各個殺手的特徵,除此之外,大多是邊寫邊想,寫著寫著便會逐漸成形。

6、想請問老師遇到休假中的千葉,想帶他去哪裡或是跟他一起做些什麼呢?如果要設計仙台一日散步行程,伊坂老師會推薦在哪個區域散步?

A:休假中的千葉──這個設定滿有意思的。但就算他在休假,我也不想見他,要是真的碰面了該怎麼辦。畢竟不知道要跟他聊什麼,大概只能一起去釣魚場消磨時間。

7、從《魔王》至今,您覺得社會是朝著更好還是更壞的地方發展呢?

A:雖然我沒認真思考過,但我覺得並沒往我擔心的糟糕方向發展。我原本就容易擔心各式各樣的事情,對許多事都懷有不安的情緒。當然,我認為現況也許有好轉之處,但同樣案件或問題重複發生時,有些部分確實改善了,有些部分卻絲毫沒改進。我想,今後這個狀況也會一直持續下去吧。

8、媒體對社會大眾的影響已經越來越嚴重,面對如今媒體為了特定集團或利益而帶風向的情況,請問您怎麼看呢?

A:雖然不太能回答得很好,但我個人對這類狀況懷抱的恐懼之情,應該有反映在寫出來的作品中。今後也會朝著這個方向持續寫作。

9、請問伊坂老師喜歡巴布.狄倫哪些歌曲,對巴布.狄倫作品的看法為何?巴布.狄倫被諾貝爾獎委員會認為是現代的吟遊詩人,請問伊坂老師對於這件事有何想法?

A:其實我不太熟悉巴布.狄倫,但我覺得〈All I Really Want to Do〉很可愛。副歌中「All I really want to do Is, baby, be friends with you」這段歌詞雖然讓人害羞,不過寫得很好。原來他被認為是「現代的吟遊詩人」啊?我這個人很單純,聽到這種說法就會敬佩地想「原來如此,是這樣啊!」但或許這樣的稱號對巴布.狄倫本人來說不怎麼重要吧。

10、黑澤作為一位冷靜、機智、有原則且注重美感的小偷(與偵探),是個十分有魅力的角色,並一直在不同作品的不同短篇中活躍著,今後是否有以黑澤為主角的長篇寫作計畫呢?

A:黑澤真的很好呢。我覺得在創作及閱讀小說時體會到的眾多樂趣,其實黑澤也都擁有。所以,儘管有很高的意願寫長篇,但也擔心除了書迷外的人不會有太大的興趣,因而遲遲無法動筆。

《沒關係,是伊坂啊!他的 3652 日》

作者:伊坂幸太郎 
譯者:張筱森
出版日期:2019.03

#小說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資料提供獨步文化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