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植劇場推出《天黑請閉眼》,以推理劇緊張氣氛和犯案懸疑在網路上引爆討論,甚至引出無數縝密推理誰是兇手的文章,不但證明台灣觀眾對懸疑推理類型的愛好能量,更證明台灣還是有可以做類型的人才,他們只是需要舞台和練習。植劇場背後的總舵手除了長期耕耘台灣寫實劇、培養人才無數的王小棣老師外,其實還有一位總製作人廖健行,從《滾石愛情故事》到植劇場系列,他總是能有效整合台灣創作能量,給予更多幕前幕後人才舞台,究竟廖健行是誰,他怎麼做到的?他自己對於植劇場的啟動,又是如何看待?

《天黑請閉眼》劇照。

走過電視劇轉變期,跟著偶像劇風光一時

廖健行是世新廣電本科系畢業,入行後就跟著師父──也是台灣偶像教父之一劉俊傑──走過台灣偶像劇的黃金年代,他表示:「其實至今台灣影視還是接近手工業,入行都是師徒制的培養方式,而陳銘章跟我就是劉導底下的好同學。」

因為入行時適逢過去花系列步入尾聲,廖健行便見證了一次電視史的革新:「過去花系列是『外製外拍』,製作人自己負擔製作費和拉廣告,他只要付給電視台一定的時段費用,其他都自己來,所以他的權力非常大,內容、演員等等完全可以自行決定。隨著花系列的告終,外製外拍也走入歷史,電視台的節目只剩下『委製』(委託製作公司拍攝,但版權由電視台擁有)和『自製』(完全由電視台自己的團隊拍攝完成)。」但隨著電視收益愈來愈低,廖健行也直言:「目前台灣電視台還在自製的節目,大概只剩下電視新聞了。」

也因為不管是戲劇或綜藝節目,製作方都是委製單位,勢必要尊重出資者電視台的意見,最後節目的內容往往都是製作方與電視台角力後的結果。入行以來就待在劉導公司的廖健行,因此在因緣際會下去擔任八大電視台的台內製作人好一陣,他笑說:「坦白說因為我自己一直是製作方,那時候就是想去了解電視台內的生態和立場,才知道未來怎麼跟他們合作,才能讓整個案子推動得更順利。」他確實因為這次的合作更了解電視台的需求和運作,但他沒想到的是在八大期間因為參與了《美人龍湯》的製作而認識馬宜中導演,才促成他們共同合作製作《滾石愛情故事》的合作。

《積木之家》劇照。

從製作方到電視台,在電視劇生態完整走過一遭的廖健行也感嘆:「作為一個製作人,我有一個深刻的體會,就是拍戲是一個化學作用,即使同一個攝影、美術,在不同劇組內能否與劇組及要拍的東西產生化學作用,會決定產出品質的巨大落差。所以常常電視台覺得,我上次不也是找這個導演或編劇嗎?怎麼這次的都不一樣?其實重點在於要拍攝的內容和劇組內的氛圍,能否催生出劇組人員的熱情,讓他們從內心自發地要努力拍好,否則他們就變成交差了事,出來的成果會差非常多。」

對於偶像劇的興起,站在第一線的廖健行有獨到的體會和觀察:「其實從花系列到偶像劇,我自己的觀察是這樣。花系列因為演員費過高、內容重複,最後無以為繼。偶像劇就起用大量的年輕非專業演員,他們讓製作費比例回歸正常,而且就因為他們不像花系列演員般精準專業,他們在鏡頭前的哭和笑都正完全真實的,當時導演們也用全新的方式來引導這些年輕演員,創作出來的真實能量讓觀眾耳目一新,所以才能創造全新的風潮。」

既有台劇再逢谷底,改變的時候真的到了

也許是經歷過一次台劇的新舊世代交替,廖健行對於目前台劇的困窘非常平實地面對:「老實說台劇大概在 2013、2014 遭遇到真正的大衝擊,中國時裝戲有了巨大的進步,開始讓台灣偶像劇建立的海外市場優勢大幅縮減,當台劇開始進不了中國、也進不了東南亞了,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在廖健行眼中,其實危機就是轉機:「我認為之所以同時間台灣開始有職人劇風潮興趣,就是因為既有模式失靈──既然原本的都賣不出去了,為什麼要自我設限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呢?」當過去的偶像劇成功方程式徹底失靈後,新的台劇創作能量才要風起雲湧。

這一次,仍然站在第一線的廖健行篤定地說:「我們再不突破,就真的窮途末路了,所以,我們找不到不做的理由。」

面對大環境的萎縮、中國對台灣人才的吸納,廖健行仍堅持根留台灣:「我自己很感恩當年入行有前輩帶我,所以我相信自己也應該再把這些經驗傳承下去,不然對我們新一代的影視人才太殘忍了。」廖健行坦言:「前幾年我自己跟銘章閒聊,也覺得現在台灣影視環境真的很差,如果我們自己是現在才入行,可能也是一兩年就轉行了。但就因為環境差,我們更得努力培養、聚積人才和創作能量,才能讓台劇迎來轉機。」

而也就在 2014 年,廖健行和徐譽庭合作了《妹妹》,他看見徐譽庭不計成本代價只求把戲做好的堅持,他自己深受感動,也決心為台灣優秀的編劇等影視人才創造更好的舞台。後來因馬宜中導演牽線而製作《滾石愛情故事》的時候,廖健行豪氣地說:「我們堅持從幕前到幕後,每一個環節都只用台灣人,因為我就是要展現台灣的創作能量,只要有夠好的企劃,他們一定都能發光發熱!」

有趣的是,果然當一個人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會來幫他完成。廖健行坦言:「其實在台灣單元劇一直都不是主流,剛開始談演員並不順利,但沒想到陸續開拍後,滾石的劇組和劇本打動了許多演員,在演員口耳相傳之下,竟然反倒有經紀公司主動來爭取演出機會,順利催生目前的卡司和作品。」

在滾石愛情故事執行中親眼見證台灣編導、演員能發揮多麼意想不到的巨大能量,廖健行和植劇場的王小棣老師水到渠成地共同合作,就是想要讓台灣各種不同的創作能量都能百花齊放,盡量推出不同的組合和類型來。韓劇也是從家庭愛情劇走向多元,憑什麼台劇不能?

《積木之家》劇照。

植劇場的計畫前提完全抓住了廖健行,他直言:「想留在台灣繼續做戲的一個關鍵,就是『不服氣!』當年韓國也是先拍愛情家庭劇,現在則開出不同的花朵來,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事實上台劇不是沒有人才,而是要問我們有什麼樣的舞台跟環境來培養他們!」為了讓台劇能夠順利從過去的愛情偶像劇轉型,擁有更多不同類型戲劇的操作經驗,廖健行大膽選擇了驚悚推理和恐怖靈異兩個類型做嘗試,但他也誠實地說:「我不敢說植劇場能夠一次就把東西做好,因為台灣已經太久沒有做,但如果還不去做,以後就真的不會做了。植劇場對我而言就是埋下一顆種子,讓這些人才有舞台去發揮,讓他們知道我們絕不是只能做一種東西,未來才能開啟更多不同的可能。」

除了戲劇本身,植劇場同步推出的網路短片,在廖健行眼中背負多重的期待,他表示:「我們找了四組年輕編導,針對正劇去拍番外篇,而且給予他們很大的創作自由,甚至走 KUSO 路線就是為了吸引更年輕、用手機、已不熟悉台劇的新觀眾進來,同時我們也藉此機會培養更年輕的編導。希望這次短片能讓台上台下的人都成為未來的台劇新生代,包括也可以讓 Q Place 的演員有更多表現的機會。在我心中植劇場是棵大樹,我希望把更多人納進來變成大樹外的枝椏,而植劇場就可以拉拔大家一起跟著大樹成長。」

《天黑請閉眼》劇照。

類型拍攝的困難,環境對戲劇產製有巨大的影響

廖健行也特別提及拍攝類型的困難是多方面的:「不只是工作人員已經太久沒有做,而且外部環境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像鬼片的場景非常難借,這次《天黑請閉眼》也是很幸運找到一間開明的民宿,不然光是要殺人,他們可能就會擔心以後生意不知道怎麼做。」

《天黑請閉眼》劇照。

《天黑請閉眼》的製片廖述寧也進一步補充:「跟拍攝場地的負責人一定要先取得彼此的信任,也保證如果要對場地所任何改變破壞,一定是事前告知、事後恢復原狀。」製片的努力,就是為了日後劇組各種場景合作能夠更為順利,也才能有效提升戲劇品質。「類型劇跟一般偶像劇最大的差別,就是絕大部分的戲都是外景,而不是在室內對話就結束,所以受自然或人為環境影響更大。萬一下雨,我們真的沒有雨備,真的要靠天公作美。而我們拍攝過程剛好遇到 9 月底最後一個強颱,提早收工後民宿和拍攝點中間的路被倒塌的電線桿跟路樹截斷,還好原本住宿點的老闆緊急提供第二間民宿,第二天老闆還自己找朋友帶電鋸去把樹鋸斷,否則拍攝進度更會大受影響。」

廖健行慨嘆:「如果我們在台劇創作上想要多元,其實需要很多不同面向的配合,特殊類型的戲劇要在生活中找到接近想像場景更是不易,也更需要大家的觀念能夠適時的跟上腳步,才能讓戲更好。」

原來植劇場不只是戲劇幕前幕後人員的一次成長與進化,也需要觀眾和大眾跟上這次旅行,才能一起抵達更好的遠方。

【植劇場】
是台劇的創新,從劇本、團隊到演員,將推出四大類型,包括愛情成長、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原著改編,共拍攝八部戲劇。《戀愛沙塵暴》為首部作品,於 2016.8.19 起每週五晚間 10-12 點於台視首播,並將在八大、愛奇藝、公視等頻道輪番播映。

資料提供:好風光創意執行

圖片提供:好風光創意執行

植劇場 廖健行 天黑請閉眼 台劇 王小棣 積木之家 徐譽庭